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218【出逃乱象】
    在得知张宗昌逃跑后,褚玉璞立即给褚玉凤拍电报,接着把自己的卫队长叫来,以开会的名义坐车逃之夭夭。他怕引起部下怀疑,身边只有三个亲信跟随,连直属卫队都撂下不管了。

    不是褚玉璞不想把部队带走,而是根本带不走,因为已经快被敌人合围了。

    奉军嫡系和孙传芳的撤退,导致直鲁联军侧翼洞开,妄自撤退只能是一溃千里。张宗昌不跑还好说,有机会边打边撤,但张宗昌一跑,下边必然军心涣散,这仗根本没办法打。

    为了保住自己小命,褚玉璞只得扔下部队开溜。

    前线还有五万多直鲁联军,打仗时才发现没了主帅。将领们聚在一起,大眼瞪小眼,最后很愉快地做出决定——投降!

    于是乎,白崇禧不费吹灰之力,就这么收编了五万部队,其中还包括张宗昌和褚玉璞的核心精锐。

    张宗昌比褚玉璞更狼狈,他信不过任何人,居然是只身一人逃走的。他化妆成平民,随身带着些钱财,从一条巷子抹黑连夜奔逃,最终目标是东渡日本。

    张宗昌的想法很简单,以后帮日本人做事,早晚有一天能杀回山东。

    褚玉璞则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他放不下自己在天津的财产,也放不下手里的权利。他洋行里还存着近200万,这些钱都得带走,才有底气继续招兵买马。

    反正如今闯关东的灾民多,只要有了这些钱,随随便便就能拉起一票人马。

    ……

    天津,褚府。

    “爷,今天陪我去看戏嘛。”姨太太倚在褚玉凤怀里撒娇道。

    “滚一边儿去,”褚玉凤毫不怜惜地把女人推开,大喊道,“大眼儿,收拾东西,老子要去北平!”

    去北平当然是假的,借口而已,免得手下起疑心。

    褚玉凤把洋行存折、房契、地契这些值钱玩意儿,全都装进保险箱里,叫来五六个心腹手下,坐着汽车直奔租界。至于府上那些姨太太,已经顾不得了,反正他的正妻和儿女都在山东。

    褚玉凤花钱找人弄来条渔船,便待在租界等着哥哥回来,他们打算坐渔船逃往大连。

    租界里褚公馆那个小洋楼,属于绝对安全的地方。

    就算北伐军攻入天津,也不敢贸然来租界撒野。只要褚玉璞、褚玉凤兄弟俩,老老实实留在这里当寓公,他们下半辈子都可以享福。

    可惜褚玉璞不甘心做寓公养老,他想做督军,他想当大帅!

    军阀就是这样,就拿名声很好的段祺瑞来说。别看他如今待在租界里吃斋念佛,可历史上,他明年初就会勾结张宗昌、褚玉璞,在日本人的扶持下图谋山东,又联合恶名昭著的孙殿英进攻胶东。

    当然,这些脏事段祺瑞没有亲自出面,骂名都让张宗昌、褚玉璞背了。成功了他可以顺势出山,失败了就让别人来背黑锅,自己则优哉游哉地继续当寓公。

    ……

    褚公馆。

    褚玉凤大呼小叫道:“备车,备车……妈的,不是小轿车,要大卡车!”

    申耀荣申师爷挨过来问:“二爷,这是要运什么?”

    “你管得着吗?”褚玉凤没好气道。

    “是,是。”申耀荣赔笑着退后,悄悄回到自己屋里,飞快地收拾财物。他的钱不多,但也不少,洋行里存着3000多块,手头还有几百现银。

    见姨太太们都下楼了,申耀荣眼珠子一转,悄悄摸到三楼去。他偷了几件值钱的珠宝首饰,全部塞到衣服里,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下去。

    走到二楼时,申耀荣突然听到楼梯口有说话声,他吓得立即躲起来。

    褚玉凤对姨太太们说:“几位嫂嫂,俺哥这次有难了。不过你们别慌,安心住在这里,这是洋人的地盘,没人敢找你们的麻烦。俺跟哥哥这次去东北,指不定哪天就能杀回来。”

    果然!

    申师爷贼溜溜地转向另一个楼道下去,对门口的侍卫说:“你们守好,我出门帮太太买点东西。”

    侍卫没搭理他,申耀荣若无其事地喊了辆黄包车,低声催促道:“去德兴洋行,快点!”

    申师爷要跑路了,他刚才偷的几样珠宝,就值上千块大洋。

    ……

    褚玉璞是两天后才回天津的,他进门就问弟弟:“准备好了吗?”

    “已经妥当了,卡车就在院子里,渔船停在海边上!”褚玉凤回答道。

    褚玉璞没再说啥,而是掏出一把钥匙,直奔地下室而去。

    “哐!”

    地下室大门被推开,10多个木箱子,整整齐齐摆在那里。

    褚玉璞喊道:“全都搬上车!”

    200万银元足足53吨重,自然不可能全在这里,地下室里的钱顶多也就几万块。

    如今银行系统没那么发达,不是随便一张卡就可以全国通取。褚玉璞带着100多万银行存折和汇票,那是关键时候有大用处的,至于几万块现银,则方便沿途招兵买马。

    当然,褚玉璞也给自己留了后路,留下50万存放在天津。哪天他要是再败,还能回天津租界养老,进退之道早就想好了。

    四姨太房中。

    褚南湘关好房门说:“梨芳,我们走吧,现在正是好机会!”

    四姨太摇摇头:“我不走,现在斗争形势严峻,我必须留在天津。”

    褚南湘急道:“你那个党,真的比我还重要吗?别傻了,赤党是不能成事的!这中国,注定是北伐军坐天下,咱们可以去南方过日子。”

    “我真不能走,”四姨太态度坚决,“南湘,我们注定有缘无分,下辈子吧。”

    “你傻啊!”褚南湘极度无语。

    1927年到1930年这几年间,平津两地的斗争形势确实极其严重。天津还好些,北平的地下党组织一度被杀绝,直到80年代整理党史时,由老党员亲口讲述,才知道我党在北平还曾有个初期地下党部。

    四姨太以前不是党员,只不过倾向我党而已。后来褚玉璞做了直隶督军,她才正式加入组织,专门负责传递消息。

    至于褚南湘,留学以前跟四姨太是恋爱关系。可等到褚南湘回国后才发现,自己曾经的恋人,居然被亲叔叔强娶了做姨太太。

    两人的关系是清白的,虽然互相喜欢对方,但并没有实质性的亲密行为。

    褚南湘哪个党都不是,但因为四姨太,他专门学了摩尔斯电码帮忙传信,一切都是爱情的力量。

    见不能说服四姨太,褚南湘只得沮丧离开。他刚刚出去,就见褚玉璞快步走来,猛地把四姨太的房门推开。

    “老爷!”四姨太换上一副笑脸。

    褚玉璞掏出配枪,对准四姨太的脑袋扣动扳机。

    “砰!”

    褚南湘快步冲进房间,看着四姨太的尸体目瞪口呆,惊恐道:“大……大帅,你怎么……”

    褚玉璞沉着连说:“老子好几次抓赤党,都被泄露消息,早就怀疑这娘儿们了。”

    “大帅,你有证据吗?”褚南湘问。

    “要个屁证据,这次俺离开天津,家里不能留任何隐患,先杀了再说。”褚玉璞说完,又快步走向五姨太房间。

    “砰!”

    又是一声枪响传来。

    褚玉璞杀五姨太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五姨太经常去新明戏院听戏,似乎跟那里某个戏子走得很近。

    他留了50万存折在这宅子里,任何有异心的人,都必须铲除掉。

    褚玉璞就像只杀了两只鸡,朝褚南湘喊道:“快点,准备出发!”

    褚南湘忍着眼泪,亦步亦趋地跟在褚玉璞身后。他好几次想要掏钱杀人,但还是忍了下来,逃亡路上有的是机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