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216【借兵】
    周赫煊无语之下,连忙拦住孙良诚说:“斩公鸡烧黄纸就算了,兄弟相交贵在知心,何必在意那些细节。从今往后,你我二人就以兄弟相称。”

    “那好,”孙良诚也是一时兴起,笑道,“我今年35岁,怕是得做兄长。”

    “孙大哥好!”周赫煊拱手说。

    孙良诚拍着周赫煊的肩膀道:“贤弟,以后多帮大哥出出主意。”

    “那是一定!”周赫煊满口答应。

    孙良诚这人怎么说呢,历史上当汉奸也当出了个性。他本来是北上去抗日的,结果日军还没来,就被自己人(汤恩伯)逼得没有活路,只剩下联共和投日两个选择。

    孙良诚选择了投日,他找汪兆铭要钱要粮,顺利扩充自己的军队。又向日军提要求,说自己坚决不打国军,为抗日胜利后留下反正的后路。面对如此离谱的要求,日方居然也同意了,连他的部队番号都没变。

    这家伙同时跟日军、汪伪和重庆方面联系微妙,打八路时也不咋出力,他的宗旨只有一个:保存实力!

    ——典型的军阀思想。

    周赫煊虽然跟孙良诚兄弟相称,但也属权宜之计,借这家伙方便办事而已。以后能劝就劝,如果劝说不了,只要此人敢当汉奸,立马登报绝交,与之划清界限。

    这次在泰安停留了三天,春和班组织义演的同时,孙良诚把黄子明也招来泰安,任命他为鲁中保安团团长。

    5月23日晚,孙良诚为周赫煊准备了送行宴。

    孙良诚喝得有些上头的时候,周赫煊突然说:“大哥,兄弟这次回天津,想借你几个兵使使。”

    “借兵?”孙良诚酒意顺眼散去大半,惊讶地看着周赫煊。

    周赫煊笑道:“兵不多,四五十个就够了。”

    孙良诚也没拒绝,而是问道:“你要兵来干什么?”

    周赫煊玩弄着手里的酒杯,吐出两个字:“杀人!”

    “杀谁?”孙良诚更加惊讶。

    “褚玉璞和褚玉凤兄弟!”周赫煊说。

    孙良诚更加吃惊:“你跟他们有仇?”

    周赫煊道:“褚玉璞强掳我去给他做师爷,每天让我写小说,把我当小厮使唤。这也就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些许小事我不计较。但褚玉凤却派人暗杀我,我和我的保镖都中了枪,这个仇一定要报!”

    周赫煊挑拨黄子明扩军组建保安团,其实就是为了借兵弄死褚玉璞兄弟。不过现在有更好的人选,他自然要在孙良诚身上打主意。

    孙良诚皱眉说:“褚玉璞手握重兵,你带几十个人怎么杀他?”

    周赫煊抿嘴笑道:“北伐军就快包围京津了,褚玉璞肯定兵败而逃,正是杀他的好机会。”

    周赫煊笑得云淡风轻,但那笑容却让孙良诚心头发寒。

    这读书人也太记仇了,处心积虑地要把对方弄死,比他们当军阀的还狠。

    军阀界的潜规则是,双方打生打死无所谓,只要一方通电下野,那什么仇恨都不计较了,甚至大家可以坐下来一起打牌听戏。

    赶尽杀绝,是坏规矩的!

    孙良诚问:“你怎么知道褚玉璞从哪里逃走?”

    “褚玉璞在天津有产业,他不可能空着手离开,肯定想带上财物东山再起,”周赫煊自信地笑道,“一旦兵败,褚玉璞绝对会赶回天津,带着他搜刮的那些银子跑路。他身边的兵不会太多,甚至连姨太太都顾不上,我们只要在天津城外半路埋伏即可。”

    孙良诚沉默不语,似乎在考虑其中得失。

    周赫煊加码道:“大哥,褚玉璞兄弟的那些银子,你六成,我四成,我帮你存在天津的洋行里。”

    听到这话,孙良诚眼睛一亮。

    如今当军阀的,谁都说不准自己下场如何,退居租界当寓公,算得上一条极好的后路。

    孙良诚前年兵败投靠南方政府,后来又一直在扩军打仗,他是没有什么存款的。现在好不容易主政山东,却根本没有什么贪污的机会,反倒整天为赈灾焦头烂额。

    而褚玉璞做了两年的直隶督军,搜刮民脂民膏不说,还截留盐税把北洋政府的财政都弄崩溃了,手里至少得有个一两百万吧。

    如果能弄到这些钱……

    孙良诚突然笑起来,问道:“贤弟,四五十人够用吗?要不我再多借点兵给你?”

    周赫煊狂汗:“人太多不好办事,咱们还得去青岛走海路。就是这点兵,也不能带长枪,最好是每人藏一把手枪。”

    孙良诚咬牙道:“我让云祥陪你去,他是我以前手枪队的队长,手下的兵个个都会玩短枪。”

    “如此,多谢大哥了!”周赫煊抱拳说。

    “哈哈哈,有钱咱兄弟一起赚嘛。”孙良诚一想到那些银子,就不由自主地开怀大笑。

    第二天早晨,赵云祥带着50人等在旅店外。他们全都化妆成难民,计策都想好了,到了青岛就说是从济南逃出来的学生。

    “赵兄弟,有劳了!”周赫煊抱拳说。

    赵云祥连忙道:“不敢当。周先生,以后叫我云祥即可。”

    比起孙良诚那个家伙,赵云祥明显顺眼得多,至少看起来就更英俊帅气。

    赵云祥虽然以后也会做汉奸,但他很早就起义投靠新四军,是华中地区的首位起义将领。在苏中地区的战斗中,赵云祥率部七战七捷,为我党立下了大功。

    众人坐火车沿胶济线前往青岛,此时青岛虽为中国所有,但驻守该地的却全是日军。

    通关的时候,日军见周赫煊这些人里有好几十个青年,立即拦住询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周赫煊做出气愤的样子,用日语回答道:“我是北大校长周赫煊,他们都是山东大学的学生。你们日本人在济南大肆屠杀,导致学生难以安心学业,只得转学去北大读书。你居然还有脸问他们是干什么的?”

    日军士兵还得守关呢,懒得跟周赫煊理论,朝同伴挥手说:“都是学生,可以放行!”

    周赫煊舒了口气,幸好赵云祥和他手下的兵,都是20岁左右的青年。而且个个精气神十足,看起来确实像大学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