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209【歪曲报道】
    采访完毕,车轴还没修好。

    哈雷特·阿班指着周围光秃秃的的山坡,扶了扶眼睛说:“周,我到了山东,才终于知道什么叫饥荒。饥荒,就是人们把能吃的都吃了,把不能吃的也塞进嘴里。我曾亲眼所见,有个山东灾民吃泥饼,最后腹胀而死。”

    周赫煊不禁苦笑,如今正是五月,植物葱茏茂密的时候。可眼前的小山坡却没有几分绿意,别说青草和树叶,就连好多树皮都被饥民扒来吃了。

    跟此刻的情形比起来,后世那些影视剧里的大饥荒场面,就跟闹着玩一样——可没见哪个导演拍戏的时候,把青草拔光、把树皮剥光。

    周赫煊不想聊灾荒话题,太沉重了,转而问道:“你为什么来中国?”

    “当然是为了冒险啊,”哈雷特·阿班笑着说,“在美国的办公室里坐着,每天报道千篇一律的新闻,重复那些乏味无聊的文章,这种日子我受够了。中国就不一样,每天都有神奇的事情发生,这里是冒险家的天堂。”

    周赫煊毫不客气地说:“我不认同你对‘济南惨案’的报道,太偏颇了,中国人看了会很生气。”

    哈雷特·阿班是全世界第一个报道济南惨案的,比中国记者的动作都快。

    他凭借美国记者的身份,先是去青岛采访了日本总领事馆、陆军总部,以及海军总部的发言人。那些人对他说,5月3号那天发生了战斗,电报线因战火而中断,青岛至济南的火车也停运了,不知道前方的具体情况。

    哈雷特·阿班认为日本人在说谎,执意要去济南,日方只好答应他乘坐运兵车前往。

    来到济南后,阿班又采访了日军第六师团长及其助手,还有日本驻济南领事、英美德等国的领事和传教士。唯独没有采访济南市民和北伐军将士,因为济南城里找不到中国人,没死的要么逃走,要么已经躲起来。

    总的说来,哈雷特·阿班的报道比较客观公正,没有偏袒哪一方,而且详细描述了屠杀后的惨状。

    但由于采访的对象比较片面,他受到日本人的极大误导,最后居然得出这么个结论:“从细节证据看,冲突起因应该怪中方。”

    面对周赫煊的指责,阿班却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他说:“周,我承认日本人非常残忍,但冲突真是中方引发的。从青岛至济南的时候,我亲眼见到中国人伏击日本运兵车,由于一次次遭到袭击,日军只好反复停车。中途经过五座有城墙的城镇,到处都在燃烧爆炸,不是毁于败退的北洋兵,就是遭受了南方军队的炮击,城内城外遍地都是尸体。而且据我采访收集到的信息表明,5月3号那天,中国军队率先向日本人开枪。加上后续的沿途伏击,5月11日的屠杀,其实是日军被中国人激怒后的报复行为。”

    周赫煊好笑地问:“你是哪天从青岛乘运兵车去济南的?”

    “5月9日下午从青岛出发,我到达济南的时候,惨案刚好结束。”阿班说。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被日本人骗了,”周赫煊说道,“那些伏击你所乘运兵车的部队,是日本人自己假扮的,只为在美国记者面前扮演受害者。他们4月份就在铁路沿线驻兵,完全有能力这么做。”

    阿班还是不肯相信,他说:“不可能,双方是真枪真炮在交火。而且我只是一个记者而已,他们就为了在我面前演戏,从而浪费进军速度和枪炮子弹?”

    “这种事情,日本人做得出来,”周赫煊笑问,“你亲眼见到中国军队了吗?”

    阿班想了想说:“因为是晚上,所以看不太清楚。”

    “我们退一万步来说,”周赫煊道,“就算是中国军队袭击日军,那也属于正常行为。因为双方正在济南交火,自然要派兵拦截对方的支援部队。你说是吧?”

    阿班点头道:“是这样的。我在新闻报道中,也指出了日军的野蛮行为,他们确实不该伤害平民。我只想说,冲突的起因是中国人造成的。北伐军率先向日本侨民开火,日军才被迫还击,从而爆发战斗。这种情况在南京有过先例,北伐军人都是革命者,他们非常容易激动,见到外国人就抢劫杀害。”

    “阿班先生,我也是办报纸的。据我得到的信息,日本人早在5月1日,就无故杀害了北伐军士兵,他们在故意挑起事端,”周赫煊讥讽地说,“而北伐军的领袖常凯申先生,则命令部下忍辱负重,不得还击,跟你所说的情况刚好相反。”

    哈雷特·阿班皱眉思索,假设真如周赫煊所说,他所看到的,都是日军故意制造的假象,他所听到的,都是日方编造的谎言,那玩笑就开大了。而做为一个记者,居然受人愚弄报道出假新闻,这让阿班感到极其愤怒。

    周赫煊指着远处赶路的灾民,说道:“或许,你可以采访从济南城里逃出的难民。又或者,你应该去采访亲身经历过那次事件的北伐士兵,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我会的。”哈雷特·阿班郑重地说。

    前方那辆车的车轴已经修好,周赫煊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回马车取来《菊与刀》的书稿,递给阿班道:“这是我正在写的书,你可以看看,方便你以后采访日本人。”

    “谢谢,”哈雷特·阿班接过稿子笑道,“不过我中文不是太好,读起来可能有点吃力。”

    “这本书写得很粗浅,你一定能够看懂。”周赫煊说。

    两人各自回到车上,继续朝商河县前进。

    哈雷特·阿班翻开书稿仔细阅读,内容让他感到有些惊讶,居然是分析阐述日本民族性的作品。不过里面分析得很有道理,解开了许多他对日本人的疑惑,比如为什么日常交流彬彬有礼的日本人,却能做出大屠杀这样的暴行。

    “这本《菊与刀》,应该给白宫的那些家伙看看。”哈雷特·阿班心想,他知道美国一直在东亚和日本竞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