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203【私语】
    周赫煊还没有睡熟,便听到一阵轻柔的脚步声。

    黑暗中,他脸上露出诡异的冷笑:廖雅泉啊,廖雅泉,你终于忍不住了!

    每个人走路的声音都不同,只要细心聆听便知,那摸黑进卧室的明显是廖雅泉。

    这几个月来,廖雅泉在他面前各种暗示勾引。周赫煊不为所动,甚至装做不解风情的样子,就是想看看对方能够憋多久。

    悉悉索索的脱衣声传来,紧接着是一个温软的身体钻进被窝。

    “谁?”周赫煊猛地“惊醒”,明知故问道。

    廖雅泉蜷缩在周赫煊怀里,轻声温柔道:“是我。”

    “雅泉?你……你怎么来了?”周赫煊惊呼,“别这样,你快下去,我是有未婚妻的人。”

    “我不管,我喜欢你,我就是要做你的女人。”廖雅泉的手探进衣服里,轻轻抚摸着周赫煊的胸膛。

    周赫煊抓住她的手腕,苦口婆心劝道:“雅泉,你是个好女人,但我们不适合。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我就快要结婚了。”

    廖雅泉柔弱地说:“那我就跟小冬姐一样,做你的姨太太。”

    “不行,我不值得你这样,你快走吧。”周赫煊掀开被子坐起来。

    “值得,值得,”廖雅泉倾诉衷肠说,“我在最落魄的时候,是你出手帮我,还给我安排工作。你风度翩翩、才华横溢、重情重义,是世间最完美的男人,反正我认定你了。周大哥,你要是担心乐怡姐姐生气,那我们就偷偷的好,不让她知道。”

    “我没你说得那么好……喂,你别这样啊。”

    周赫煊话没说完,廖雅泉已经扑过来了,发疯似的扯开他身上的睡衣,对着他的脖颈胡乱亲吻。

    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

    嗯,半推半就。

    周赫煊见火候差不多,自己也起了生理反应,顿时像一头发情的野兽,将廖雅泉反身压在下边。

    廖雅泉在间谍学校里面,学习过相关理论课程,但还是首次实际操作。她本来头脑极为清醒,但随着男人的动作,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烫,思维也变得有些迟钝。

    经过一番不可描述的运动后,黑暗中只剩下男女的喘息声。

    周赫煊把床头的台灯打开,点了根香烟抽起来。

    “你真厉害!”廖雅泉像只小猫般趴在周赫煊怀中,脸色艳丽红润,语气里充满了崇拜和爱慕。

    周赫煊一手抖着烟灰,一手搂着少女娇躯,脑子里却思绪万千。

    贤者时间,男人的思维都异常清晰,他在想以后该如何应付这个女间谍。

    首先,是绝对不能戳穿的。

    廖雅泉已经暴露身份,凡事都要好办得多。如果把她弄死或逼走,鬼知道日本人还会派个谁过来,那时候才麻烦呢。

    或许可以时不时的泄露点“秘密”,把这女人给稳住,免得她沉不住气狗急跳墙。

    至于那些“秘密”,就让日本人去调查吧,查得天荒地老都别想查出什么。

    等两人都歇息得差不多了,廖雅泉突然道:“周大哥,你能说说以前在国外的事吗?”

    “你想听?”周赫煊笑问。

    “嗯,我想了解你更多一些。”廖雅泉像个坠入情网的傻姑娘。

    “我以前祖籍直隶,家境还算殷实,可惜遇到义和团跟八国联军……”周赫煊又开始瞎编故事,“就这样,在那个传教士死后,我靠坑蒙拐骗在美国活下来。”

    “周大哥你真厉害,靠自学旁听都能成为大学问家。”廖雅泉不停地恭维,那种少女崇拜的语态,很容易讨得男人欢心。

    可惜周赫煊的故事是假的,廖雅泉的身份也是假的。

    这种恭维不但没让周赫煊得意高兴,反而更加警惕。他笑道:“可能是我脑袋更聪明吧,看过一遍的东西,基本上都能记下来。”

    “那岂不是过目不忘?”廖雅泉惊道。

    周赫煊说:“这很正常。去年我还遇到个小孩子,是希望小学的学生,他也有过目不忘之能。”

    “中国……我们中国确实很多能人异士,”廖雅泉差点说漏嘴,她转开话题问,“周大哥,我听说美国有《排华法案》,对咱们中国人很不友好。所以在美国的华人,都需要抱团才能生存。”

    周赫煊笑道:“是啊,华人在美国确实处境很糟糕。”

    “报社的人说你加入过洪门?”廖雅泉问。

    周赫煊道:“你看不起社团帮会吗?”

    廖雅泉连忙解释:“怎么会?孙中山先生也是洪门中人,我最佩服的就是他。小时候,我常听爸爸讲起孙先生,还说他是洪门里的红棍,可威风了。你也是红棍吗?”

    “我不是,我是白纸扇。”周赫煊笑道。

    “白纸扇是什么?”廖雅泉天真地问道。

    周赫煊解释说:“白纸扇就是俗称的军师,靠脑瓜子吃饭的。”

    “哦,原来是这样,那岂不是很威风?”廖雅泉兴奋道。

    周赫煊面露微笑:“威风也谈不上,因为我加入的是洪门秘密堂口,一般人连听都没听说过。”

    听到这里,廖雅泉呼吸都急促了些,她问:“什么秘密堂口啊?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嘿嘿,这个可不能跟你说。”周赫煊点到为止。

    廖雅泉心里更猫爪似的,撒娇道:“说嘛,说嘛,人家很好奇。”

    周赫煊眼珠子一转,咳嗽道:“咳,那就给你透露点,你可别往外说。”

    廖雅泉赌咒发誓:“我保证不乱说。”

    周赫煊故意误导思路:“我加入的那个秘密组织,并非完全隶属于洪门,就连美国的一些大人物也有参与。严格说起来,洪门也是被利用的工……”说到这里,周赫煊戛然而止,表情严肃道,“呃,睡觉吧,这种事情你以后少问。”

    廖雅泉脑子完全乱了,美国洪门居然是神秘组织的工具,还有美国高层也参与其中。

    难道如今驻扎在天津的那个美国准将,就是这个组织的人吗?

    如此重要的情报,明天必须要告知三井先生!

    清早醒来,廖雅泉装作身体不舒服的样子,直躺到快中午时才起床,然后出门直奔三井医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