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99【息事宁人】
    打人者共有七个,并非日本人,而是日租界的华人巡捕。

    晚清时列强纷纷在中国建立租界,继而出现了租界警察机构。由于当时国人没有警察概念,于是就把这个租界警察机构称为巡捕房。

    最开始巡捕房只招洋人,而且没有任何限制,导致大量来历不明的洋人杂碎做了警察,闹得民怨沸腾。在不得已之下,租界巡捕房开始招收中国人,目的是为了改良警察风气——并非是洋人数量不够。

    在最初的时候,租界对华人巡捕的要求很高,有犯罪记录的通通不要,而且高学历者(学生、洋行职员为主)至少占三分之一。

    但情况发展到现在,已经糟糕得一塌糊涂。华人巡捕的成分极其复杂,三教九流应有尽有,贪污、受贿、勒索、敲诈……没有他们不敢干的坏事。

    英、法、美、意等租界的情况稍好,基本上每隔几年就要处理一批,将那些名声太坏的赶出警察队伍。

    但日租界是个例外,不管是天津还是上海的日租界,都是所有租界里面最肮脏混乱的。只要那些华人巡捕听话,日本人根本不管其作恶多端,因而导致日租界的华人巡捕愈发嚣张。

    此刻那七个华人巡捕,在打伤百货公司职员后,不但不认错,反而耀武扬威,说出一句:“我们穿这制服,是代表日本天皇!”

    围观的中国人顿时义愤填膺,自发堵在商场门口,截住那些华人巡捕的去路。

    能逛得起百货公司的中国人,可都不是什么底层平民,至少也是有稳定工作的公司职员。想想也清楚,中原游艺场的门票4角一张,再加上茶水饮料,看半天演出至少要1元钱,够底层三口之家几天的饭钱了。

    “站住,你们必须赔礼道歉!”一个体态微胖的贵妇大吼。

    有人带了好头,其他围观者纷纷响应。甚至还有个西装革履的眼镜男,揪住华人巡捕的衣襟说:“穿这一身狗皮就是日本人了?你这个汉奸!”

    至少有好几十人,将那七个华人巡捕团团围住。他们见引起公愤,顿时就怂了,有个家伙突然掏出铁哨,使出全身力气狂吹——呼叫警力支援呢。

    “吁!”

    哨声响起。

    警察还没来,百货公司的经理林紫垣已经来了,他问在场员工:“到底怎么回事?”

    惊魂未定的上商场职员回答道:“林经理,这些巡捕房的趁我们不注意,偷偷拿走柜台上几双英国皮鞋。被我们发现以后,他们不但不给钱,还动手打人。那个额头上有痣的华捕,还朝天花板开了一枪,子弹反弹回来打伤了顾客。”

    林紫垣听得怒火中烧,中原百货公司可是有日资参股的,开业那天连日本驻津总领事都亲自出席酒会。几个日租界的华捕而已,居然欺负到中原公司头上。

    “截住他们,我去给日本领署打电话!”林紫垣说完转身就走。

    那些华人巡捕已经懵逼了,如果真闹到日本领事馆,他们肯定要受处罚。

    “让开,快让开,不然我开枪了!”几个华人巡捕想溜,只要没被当场逮住,他们就可以不认账。

    周赫煊见状,突然大吼一声:“打死汉奸!”

    本来被枪吓住的围观者,听到“汉奸”两个字,顿时就热血沸腾地冲上去。就连那些豪门贵妇,都拎着手袋一通乱砸,众人合伙将那几个华捕摁到地上群殴。

    这国家,还是有希望的嘛。

    周赫煊心情愉快地笑道:“走吧,别看热闹了。”

    跟历史上一样,中原游艺场的开幕风波闹得很大,日本领署迫于舆论压力,还是受理了中原公司的控诉,将那几个滋事华捕抓起来。

    至于结局嘛,不了了之。

    所以说日本人的思维很奇葩呢,几个混混做派的华捕而已,开除之后重新招募就是。但他们觉得日租界华捕,代表着日租界的威望,不能轻易妥协。

    必须要极力维护,以后才有中国人为大日本帝国尽心尽力!

    于是乎,那些华捕只是被关了几天禁闭,既没有问罪,也没有赔偿损失。一个星期不到,就又背着枪满大街巡逻。他们甚至故意跑去百货公司,掏钱买东西的时候,肆无忌惮地嘲笑并威胁商场职员。

    中原公司怕惹恼了日本人,居然对此不再追究,还让自家职员对华人巡捕态度好些,谁惹出纠纷就开除谁。

    ……

    几天后,一个鼻青脸肿的年轻人来到中华广播公司,并指名道姓要见周赫煊。

    廖雅泉将他领进来,周赫煊还没说话,那人就哭天抢地地说:“周先生,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周赫煊有些莫名其妙,问道:“什么情况?”

    那人诉苦说:“我叫卢有福,是中原公司的售货员,那天就是我发现华捕在偷东西的。那些狗x的华捕报复我,趁我下班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抓去巡捕房,说我偷了别人的东西。不仅把我打了一顿,还关了我整整三天,现在公司也把我开除了!全家都指望着我赚钱吃饭,现在可怎么办啊!”

    民国时候找工作不容易,知识分子且不提,普通平民就连做学徒都要有保人才行。而一旦犯事,基本上不会有单位愿意聘用,被公司开除的就更遭歧视。

    周赫煊苦笑道:“我这又不是领事法院,怎么帮你做主?”

    卢有福凄苦无奈地说:“周先生,您是大善人,您的广播又影响很大,天津好多人都在听。我也没别的想法,只求把真相在广播里说出来,还我一个清白,让我好在其他地方找活干。”

    “你别着急,让我先想想,”周赫煊安慰道,他掏出两块银元说,“这些钱你拿去治伤,明天再过来,我保证帮你讨回公道。”

    “谢谢周先生,”卢有福感激地说,“不过这钱我不能要。”

    周赫煊好奇地问:“听你说话有条有理的,以前读过书。”

    卢有福说:“我从小跟着叔叔学木工,会算术,还在平民露天学堂读过几天书。对了,我还会几句英文,噎死、搂、古德莫宁、三克油、古德拜、耗马琪。”

    周赫煊忍俊笑道:“我这广播电台还缺个打杂的,你明天过来上班吧。你天津口音太重,如果国语练得好,再多认几个字,以后说不定还能当播音员。”

    “真的?”卢有福喜出望外,连忙说,“那就别帮我做广播得罪日本人了,免得连累周先生您,反正我已经找到工作。”

    唉,咱们国民就喜欢息事宁人。

    不管是中原百货公司,还是这个叫卢有福的售货员,都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周赫煊挥手道:“你去吧,广播还是要做的,听我消息就是。”

    周赫煊想借这次事件,弄一个广播访谈节目出来,这玩意儿放在民国绝对新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