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98【不识抬举】
    天津百货大楼的经营模式非常先进,下面几层是卖东西的,第五层是剧场,第六层是影院,第七层是可供游览的屋顶花园。五、六、七层的娱乐场所,统称中原游艺场,最近刚刚开业。

    “周先生,快请上座!”剧场经理林斌来殷勤地招呼周赫煊。

    周赫煊走到最前面的位置坐下,旁边的老家伙见了他冷哼一声。看那模样估计是前清遗老,对周赫煊颇不待见。

    剧场的舞台边缘,录音人员已经守着机器正在准备了,这是要来现场录京剧的。

    说实话,20年代的录音设备非常原始,再加上嘈杂的剧场环境,录出来各种噪音,而且音质的失真很严重。

    但没办法啊,周赫煊总不能专门出钱,请戏班子来单独录制,那成本太高了。

    眼下这场戏的录制,周赫煊不但不用给钱,中原游艺场反而倒贴钱。

    就在前两天,周赫煊的中华广播电台,连续播出了两场天津劝业场的京剧,而且还是梅兰芳表演的。虽然音质比较差,但却赢得众多听众的热捧,毕竟不是谁都有空、有钱去听梅兰芳唱戏。

    中原游艺场刚刚开业,把天津劝业场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自然不会错过广播电台这一新鲜玩儿。他们出资200元,请周赫煊在节目里,连续一周播放他们游艺场的戏。

    不仅如此,周赫煊还另有要求,就是让中原游艺场,每个月必须请孟小冬的戏班子唱八场戏。

    双方一拍即合,中原游艺场需要孟小冬这样的名角聚集人气,孟小冬也需要中原游艺场这样的大型剧场亮相赚钱。

    第一场演出并非京剧,而是魔术。

    演出还未开始,周赫煊旁边的老头儿没好气地说:“你就是那个斯文败类周赫煊?”

    周赫煊不怒反笑道:“正是,不知这位老东西你又是谁?”

    那老头儿捧着双手向北高举,回答说:“老夫郑孝胥,乃当代帝师!”

    嚯,原来是溥仪的老师,难怪跟周赫煊说话这么冲。

    郑孝胥是光绪八年的解元,当过李鸿章的幕僚,辛亥革命后便以遗老自居。此人再过两个月,便要跑去日本,帮溥仪策划复辟活动,后来官至伪满国的国务总理大臣。

    不过郑孝胥的总理大臣只当了一年,就被日本人克扣工资赶下台了,原因是日方想要清除溥仪的党羽,更加方便他们控制傀儡皇帝。

    至于郑孝胥今天为啥在中原游艺场出现,看看游艺场大门的对联就知道了。那对联就是郑孝胥写的,内容为:风云气少,儿女情多,命世才华空往事;忠孝劳生,功名灭性,悲歌慷慨几知音。

    对联明面上是在写戏剧舞台,暗地里却是郑孝胥的悲叹,说自己满腹才华无处可施,忠孝两全知音难觅。

    周赫煊不想理这家伙,对方却不依不饶,斥责道:“周先生,你也是个人才,怎可怂恿皇上和皇妃离婚?做此悖逆伦常之事!”

    “诶,你可别泼我脏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怂恿刀妃离婚了?”周赫煊矢口否认。

    郑孝胥怒道:“老朽又不傻!淑妃离婚时,是在你《大公报》登载声明,淑妃离婚后,又进了你那个希望教育基金会,岂会跟你无关?”

    “就算是我怂恿的,怎么着吧?”周赫煊笑问。

    郑孝胥愤然站起,指着周赫煊大骂:“寡廉鲜耻,妖人也!”

    这阵仗太大,后排的观众全部看着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剧场经理林斌来连忙跑过来劝道:“郑先生,周先生,两位都是贵客,有话好说。”

    “此等斯文败类,羞于跟他邻座,老夫告辞!”郑孝胥拂袖而去。

    周赫煊一脸无奈,他是真没惹过这老头儿啊。

    台上的魔术表演终于开始,听报幕的介绍,表演者居然来自朝鲜。

    那是一男一女两位演员,女的又肥又胖,被人用绳子绑得严实,不停地叫救命。男的则耀武扬威,拔出把手枪对准肥婆砰砰就是几枪,血花溅起,鲜血长流。

    紧接着,工作人员又把肥婆的“尸体”放入木箱,男性表演者抽出一把长刀,对准“女尸”便扎下去,然后又是几枪,各种血花狂飙。

    “啊!”

    无数观众惊声尖叫,不忍目睹,胆小的甚至直接晕过去。

    太逼真了!

    男性表演者突然揭开木箱盖,里面空空如也,此时那个“死去”的肥婆也从后台跑出,活蹦乱跳的没有任何伤口。

    “啪啪啪啪!”

    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魔术表演之后,便是孟小冬戏班子的京剧表演。

    当孟小冬压轴出场时,现场叫好声震天,简直要把天花板都冲破。

    周赫煊突然大喊:“冬皇!冬皇!”

    “冬皇!”

    “冬皇!”

    全场观众顿时跟着一起喊,就连那些上了年纪的老者都如此,那狂热的劲头简直吓死人。

    京剧表演结束,周赫煊起身离场,站在电梯口等着孟小冬出来。

    片刻之后,孟小冬带着弟弟孟学科出现,戏班的其他人还在后台收拾东西。

    “姐夫,你能带我去找郑大哥吗?我要跟他学耍枪。”孟学科仰着头说。

    周赫煊笑道:“好啊,我可以带你去。不过郑大哥教不教你,那得看他的意思了。”

    孟小冬拍着弟弟的脑袋说:“你练花枪就可以了,练杀人枪法来做什么?”

    “我不管,反正郑大哥枪法厉害,我就是要跟他学。”孟学科坚持道。

    众人说笑着坐电梯下楼,经过一处收拾专柜时,周赫煊转身对孙永浩说:“永浩,你不是要上门提亲吗?买几副像样的首饰,钱不够我借给你。”

    孙永浩一问价格,吓得连连摇头:“太贵了,额买不起。”

    周赫煊选了一副手镯,让店员包起来,笑道:“算我送给弟妹的。”

    “额不能要,太贵重了。”孙永浩连连摇头。

    孙永振已经从老家探亲回来,他说:“收着吧,就当是先生送的结婚贺礼。”

    孙永振的想法很朴实,他让弟弟手下礼物,就是要帮周赫煊卖命,不用计较那些许财物。

    孙永浩乐颠颠地收起手镯,没走几步,就听见外面传来枪声和呼喊声。他下意识地护在周赫煊身前,而孙永振也把孟小冬给挡住。

    等待片刻,前方终于稍微安静。

    周赫煊等人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只见那边的货柜全被砸烂,几个百货公司店员受伤倒地。而一群华人巡捕则站在门口,耀武扬威地说:“我们穿这制服,是代表日本天皇的!拿你的东西,是看得起你,还想让我给钱?嘿,不识抬举!”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