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86【黑色幽默】
    周末,傍晚。

    廖雅泉微笑着目送周赫煊、张乐怡出门,等二人走后,她突然收起脸上的笑容,对刘吴氏说:“吴妈妈,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来收拾。”

    “这种粗活,哪能让你这种大学生来做。”刘吴氏语气中带着讨好,她已经把廖雅泉也视作姨太太,不然怎么在周先生家一直住着?

    廖雅泉只好帮刘吴氏干活,将这老婆子早点打发走。她随即进入周赫煊的卧室,小心无比地翻箱倒柜,希望能找到那么一丝丝线索。

    周赫煊的书房她经常出入,也趁机翻找过,但卧室还是第一次进来。

    “咦!”

    廖雅泉在周赫煊的衣柜里,找到个保险箱。

    箱子不仅用铁链上锁,而且还有一道密码锁。

    廖雅泉当即掏出根细铁丝,不费吹灰之力便把铁锁打开,但面对密码锁她却感到有些棘手。

    密码锁一共三位数字,廖雅泉记下目前显示的数字,把耳朵贴在保险箱上,轻轻拨动密码轮聆听响声。

    “咔咔咔……”

    足足耗费半个小时,廖雅泉将密码全部破译,开锁瞬间的脆饷,犹如美妙的音乐传进她耳中。

    廖雅泉迫不及待地打开保险箱,只见里面躺着三件物品,她只认得项链和手表,却不知那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是什么。

    盒子正面光滑如镜,漆黑一片。背面则闪烁着亮银色光泽,上头有个咬了一口的苹果标志,下面写着英文和数字符号——IPhone7。

    “IPhone7?”

    廖雅泉拼读着盒子上的英文组合,自言自语道:“这个单词完全没听过,难道IPhone是一个组织的名称,或是某神秘组织的下属机构。而这个盒子,则是周赫煊的身份凭证,他在组织当中序号排第七?”

    廖雅泉端着手机反复查看,搞不清摄像头和入话口的作用,但侧面的按键她却隐约猜到。嗯,她把开机按钮当成了启动机关,不过按了几下却毫无反应。

    多亏苹果公司把手机做成全封闭的,廖雅泉又不敢暴力拆开,只得把手机的模样记载心里,转而去研究项链和手表。

    “Patek_Philippe,”廖雅泉拼读着表盘上的小字,自言自语道,“这好像是欧洲的一个钟表品牌,但他为什么不戴在身上,而是藏进保险箱里?”

    廖雅泉苦思不解,认定了手表和手机都是神秘组织的身份信物。

    最后廖雅泉拿起项链展开研究,可惜线索更少。她眼睛都快看花了,才在一粒钻石的铂金底座后面,隐约发现有什么雕刻痕迹。

    “改天去弄个放大镜!”

    廖雅泉打定主意,把东西全部放回原位,密码锁的数字也恢复如初,然后再锁上铁链离开卧室。

    ……

    周赫煊对此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去阻拦。

    身份证、钞票之类的东西,周赫煊早就烧掉了。苹果手机早就没电,而且充电设备也被他放在21世纪的酒店里,廖雅泉能发现什么才见鬼了。

    今天是前去参加舞会的,周赫煊和张乐怡坐着黄包车没走多远,便看到三三两两的美国大兵在街头游艺。

    “Wine,Chinese_alcohol……”

    一个大兵做出举杯痛饮的动作,用蹩脚的中文说:“拍球,拍球!”

    店老板满头黑线,嘀咕道:“喝酒就喝酒,拍什么球!你要散装的还是瓶装的?”

    “this_one!”大兵指着货架上的白酒大喊。

    “这个可是高级货,要1块钱,”店老板竖起一根指头,“one,one_yuan。”

    “Yes,yes,I_konw。”大兵又比划了一个写字的动作。

    店老板不以为意地笑道:“记账是吧,可以,改天一定要来付钱啊。”

    巴特勒将军的亲善举动,显然卓有成效。从天津的政客富商,到民间小老百姓,都对美国人的印象大为改观,已经到了可以给美国士兵赊账的信任程度。

    就在前几天,天津某处街道发生大火,巴特勒带着麾下官兵奔赴火场,亲自参与救火行动。大冷天的,巴特勒的衣服都被汗湿,此举让天津人民大为感动。

    军民鱼水情啊!

    不但如此,那40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来到天津后并没有驻扎在军营,而是分散租住在民居里头,明码实价的用美元付租金。

    说句十分可笑的话,天津人现在对美国兵的态度,远超过中国自己的军阀部队。

    特别是那些商人,恨不得美国大兵在这里待上几十年,最好永远都别走,既能赚钱还有安全感。

    店老板用中文写下欠条,美国大兵用英文签下名字。双方达成友好交易,高兴地互相挥手道别,那和睦相处的场景让人感叹。

    周赫煊目睹了这一幕,立即吩咐车夫停下,走到商店说:“老板,你能把刚才的欠条给我看看吗?”

    店老板愣了愣,随即点头道:“可以,你看吧。”

    周赫煊瞅瞅欠条的签名,顿时哭笑不得,只见上面写着“George·Washington”(乔治·华盛顿)。

    “美国兵一直赊账?”周赫煊问。

    店老板笑道:“刚开始用的美元,估计是钱花光了吧,最近两天都在赊账。不过没关系,美国兵有钱,等他们下个月发了薪水,自然会把钱补上。”

    “你就那么信任他们?”周赫煊问。

    店老板竖起大拇指道:“这些美国兵不一样,仁义之师,从来不干坏事儿。他们那位将军,前些天还亲自帮忙救火呢。要是这些兵一直在天津就好了,咱做生意都安全些,连地痞流氓都不敢上门找麻烦。”

    周赫煊道:“你把所有欠条都给我看看。”

    店老板很快就从柜台抽屉里翻出几十张,周赫煊看了直接无语。

    只从欠条的签名来看,这些美国大兵都是伟人啊!

    什么柯立芝、华盛顿、富兰克林、林肯……美国总统就有好几个。

    而且美国大兵还极富幽默精神,有的签名“斯梅德利·巴特勒”(他们的长官),有的签名“卡丽·纳辛”(美国反酗酒人士),有的签名“沃尔斯·特德”(主张禁酒的众议员)。

    从这些欠条签名就能看出,美国的禁酒令有多遭人怨恨。

    周赫煊莞尔一笑,掏钱对店老板说:“把欠条都卖给我吧,我去找他们的长官聊聊。”

    呵呵,仁义之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