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79【英雄救美】
    日本驻津总领事有田八郎,并未理会褚玉凤。他在与华商友好交谈后,一脸笑容地朝周赫煊走去,举杯微笑道:“周先生,很高兴与你见面。”

    周赫煊不敢有丝毫大意,日本的驻津总领事,一个个骨子里都是军国主义者,而且还是大情报头子。

    几年前,船津辰一郎当日本驻津总领事的时候,便派人暗中调查天津名流的档案。包括北洋政要、各省军政官员、前清遗老遗少,甚至连律师、学者和工商界知名人士的详细情况,都全部被整理汇总,编辑成详实的调查表归档。

    这份调查表,直到1994年才被公开。

    可以说,但凡在天津长期居住,又有点名气的中国人,全部在日本人的监视范围内。

    当然,这种监视也是有侧重点的。

    一般名人,只登记姓名、别号、职业、籍贯、住址等内容。重点人物则重点监视,费劲心机打探各种相关信息,甚至暗中收买你的身边人。

    周赫煊以前只是普通名人,现在已经被升级了。就连周赫煊家的女佣刘吴氏,日方都派人秘密接触过,旁敲侧击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比如周赫煊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特殊嗜好等等。

    天津,属于日本特务最活跃的城市,因为这里有太多当寓公的军阀、政客和名流。

    就说眼前这个有田八郎,他过几年便会当上日本外相,卸职后成为东条英机的特聘外交顾问。

    周赫煊笑道:“领事先生的中文说得真好。”

    有田八郎谦谦有礼地说:“我来中国五年了,非常喜欢中华文化,也特别热闹中国这个国家,我希望中日两国能够永远和睦相处。”

    信你才有鬼了!

    周赫煊装出一脸佩服的表情,赞美说:“领事先生真是品德高尚,来,让我们为中日友好干杯!”

    “为了中日友好!”有田八郎举杯笑道。

    周赫煊抿了一口红酒说:“领事先生,我还要感谢你支持海河整治工程,造福天津人民和山东灾民。”

    “这是我应该做的,”有田八郎说,“我调来天津还不到一年时间,对天津的名流不甚熟悉。以后有机会的话,大家可以多多走动,我本人是很愿意和中国的学者交流的。”

    “哪里哪里,鄙人受宠若惊。”周赫煊诚惶诚恐道。

    好吧,他演得有点过火了。

    有田八郎笑道:“我曾拜读周先生的作品《大国崛起》,佩服之至。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周先生能去日本讲学,让日本的学生聆听周先生教诲。”

    “教诲不敢当,互相交流而已。”周赫煊说。

    有田八郎打听道:“听说周先生曾周游世界?”

    “流浪罢了。”周赫煊道。

    “我也曾去英国留学,但我在日本学的是德文,”有田八郎说,“比起英国,我更喜欢德国。周赫煊在书中对德国的论述,甚合我意。”

    “英雄所见略同。”周赫煊心想:喜欢德国,难怪是军国主义份子。

    两人开始连篇胡扯,谈起关于德国和英国的见闻。反正各说各的,有田八郎留学英国那会儿,周赫煊还是个小屁孩儿呢(按29岁来算)。

    周赫煊跟有田八郎聊着,川岛芳子那边也是八面玲珑。她此刻的身份是满清十四格格,加上面容姣好,谈吐得体,受到中外人士的一致追捧。

    这个女人,现在还没正式加入日本特务机关。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助清朝复国,从而建功立业证明自己的价值,包括去年嫁给蒙古王族。

    周赫煊还没资格进入川岛芳子的法眼,她现在结交的要么是富豪,要么是政要,不屑在周赫煊这个文人身上浪费时间。

    闲谈片刻,周赫煊感觉没啥意思,便提前告辞离开。

    周赫煊这边一动,廖雅泉立即给褚玉凤使眼色,两人快速从后门下楼。

    英雄救美的好戏即将登场!

    “先生,这么快就回去啊?”孙永浩嘴里嚼着牛排,从偏厅跑过来说。

    孙永振瞪了眼弟弟,呵斥道:“少说废话,一天到晚只知道吃!”

    “吃咋了?”孙永浩反驳道,“好不容易来趟大饭店,当然要吃个够。”

    “饭桶!”孙永振鄙视说。

    周赫煊笑着打圆场:“好了好了,吃点东西很正常,只要别喝酒就行。”

    孙永浩立即说:“放心吧,额心里明白得很,绝对不会喝酒误事。”

    三人说笑着乘电梯下楼,走过饭店大门不远处,突然看见一群亲卫士兵站在路旁。那些士兵身后有辆车,不时轻微摇晃,还传出呼喊挣扎的声音。

    “救命啊!”

    “混蛋,快放开我!”

    “啊……”

    周赫煊已经听出是廖雅泉的声音,脸上顿时浮出诡异的笑容。

    你要演戏,那我就陪你演一场。

    周赫煊瞬间化作正义侠士,厉声喝道:“你们干什么?快把人放了!”

    那些士兵立即掏枪瞄准,叫嚣道:“少管闲事,褚二爷办事,不想死就快滚。”

    “这里是日租界,日本驻津总领事就在饭店里,你倒是开个枪试试?”周赫煊大义凛然地踏步向前。

    那些士兵果然不敢开枪,领头的说:“把枪都收起来,打死这个不长眼的。”

    周赫煊指着对方笑道:“我记得你,上次在褚二爷府上,你可是被少帅的兵揍得哭爹喊娘。”

    这些兵并不知道廖雅泉的计划,他们是真的在帮褚玉凤把风。此刻听周赫煊提及不堪往事,那些亲卫顿时一个个脸现怒容,但又惧怕少帅的威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滚开!”周赫煊径直往前走。

    “不准过去。”士兵们堵住去路。

    孙家兄弟对周赫煊的“侠肝义胆”佩服不已,他们长期受周赫煊的武侠小说熏陶,也梦想着能够成为行侠仗义的豪士。此刻见到不平之事,而且周赫煊还被威胁,兄弟俩立即往前冲。

    孙永振已经把八卦门的身法和形意拳的拳法融会贯通,专找脆弱地方下手,几乎是一拳撂倒一个。他出拳姿势很丑陋,但拳路极为狠毒,有几个被伤及内脏和筋骨的士兵,至少得躺两三个月才能康复。

    孙永浩的功夫虽然要差上许多,但对付几个当兵的却已足够。他掏枪护在周赫煊身边,专检哥哥拳下的漏网之鱼,三人很快就冲到汽车旁边。

    “唉哟!”车内褚玉凤一声痛呼。

    廖雅泉衣衫不整地逃下车,直接扑进周赫煊怀里哭泣:“呜呜呜呜……周先生,褚玉凤他是混蛋,他想非礼我!”

    褚玉凤在车内双手捧裆,欲哭无泪,他那里真被廖雅泉来了一下狠的,疼得想撞墙自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