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75【接头见面】
    褚玉凤西装革履,站在穿衣镜前整理领带,骂骂咧咧道:“他娘的,洋人这玩儿真是受罪,勒得俺脖子疼,跟上吊似的。”

    跟班大眼儿说:“二爷,何必弄得那么麻烦。女人嘛,直接弄床上办了,她还不得对你死心塌地。”

    “你知道个屁,”褚玉凤教训道,“自由恋爱懂不?这叫时尚,现在流行这个。你还别说,这自由恋爱还有点意思,比直接玩女人有趣儿多了。他娘的,还是现在的大学生会玩,俺就没有想过这么整。”

    大眼儿连忙赔笑道:“二爷有水平,这种高雅事,咱泥腿子出身的不懂。”

    “不懂就要学,”褚玉凤笑道,“改天给你放个假,你也可以找个女学生玩玩自由恋爱。俺跟你说啊,这种事情可得劲儿了。你每天抱着菊花等女人的时候,那心情就跟要上战场一样,就像要攻破防线把敌人拿下!”

    大眼儿连连摆手:“我不行,这种事情太费劲。”

    “土包子,”褚玉凤鄙视一句,昂首挺胸走出大门,“快备车,俺要去接大学生女朋友下班。菊花,俺的菊花快拿来。”

    立即有侍卫抱来一簇菊花,赔笑道:“二爷,刚在山上采的,新鲜着呢。”

    褚玉凤夸奖道:“嗯,你们办事很不错。”

    不多时,褚玉凤驱车来到督办公署,手捧菊花苦等着女神出现。此刻正值下班时间,从公署出来的职员一个个忍俊不禁,走出好远才捧腹大笑。

    “哈哈哈,真是个褚二愣子。”

    “人家自由恋爱呢。”

    “我还以为他每天来公署上坟。”

    “嗨,你就不明白了。用菊花上坟是洋人的风俗,咱们中国人讲究梅兰竹菊,菊花乃四君子之一。咱褚二爷可是风雅之士,他在用菊花来表达自己的爱情高洁。”

    “缄士兄此言大妙,我们都误会褚二爷了。咱以后别叫他二愣子,叫他二君子就好。”

    “哈哈哈哈,褚二君子!”

    “要说那廖雅泉,才是真不得了,愣把褚老二耍得团团转。”

    “她也是没办法啊。”

    “唉,好好一个女大学生,又要让褚老二祸害了。”

    “……”

    他们口中的女大学生廖雅泉同学,此刻双手接过黄菊花,对褚玉凤展颜微笑。

    这一笑如同春风吹拂,让褚玉凤全身骨头都酥了,他像狗腿子般打开车门说:“雅泉,我们今天去哪家餐厅?”

    廖雅泉说道:“今天不去餐厅,去周赫煊先生家拜访。”

    “周……周赫煊,你找他做什么?”褚玉凤居然吃醋了,心里感觉酸酸的。

    廖雅泉解释道:“我逃难的时候跟亲人失散,走到天津连口吃的都没有。是周先生帮我登报寻亲,还借钱给我,推荐我到海委会做翻译。这种大恩自然得报答,我买了一支钢笔,专门向他表示感谢。”

    褚玉凤连连说:“对,是该感谢。要不是他推荐你当翻译,俺们还没机会认识呢。”

    两人很快驱车来到周赫煊家,褚玉凤让跟班敲开大门。

    周赫煊见廖雅泉跟褚玉凤在一起,略微有点惊讶,随即笑道:“二位请进。”

    张乐怡端来两杯热茶,褚玉凤一双贼眼直往张乐怡的胸部瞟,随即收回目光笑道:“周老弟,雅泉现在是俺的女朋友,俺们在搞自由恋爱。你以前帮过雅泉,俺得谢谢你,以后有啥事尽管说,一切包在俺身上!”

    周赫煊闻言差点笑喷,敛起笑容道:“那就恭喜二位了。”

    廖雅泉拿出一个包装盒,双手捧上说:“周先生,这是我用自己薪水买的礼物,聊表谢意。”

    “客气了,”周赫煊略微点头,明知故问道,“廖小姐,你还没寻见亲人吗?”

    廖雅泉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叹息说:“唉,他们可能闯关东去了吧,一直没有消息。”

    褚玉凤马上安慰道:“雅泉你放心,俺明天就要让亲卫队帮你找人,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着!”

    “什么挖地三尺?又不是找杀人犯!”廖雅泉恼怒道,“你不会用成语就别乱用。”

    “是是是,俺不会说话。”褚玉凤连忙道歉。

    周赫煊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不愧是日本女间谍啊,把褚老二当狗一般使唤,这手段也没谁了。

    褚玉凤装模作样的说道:“周老弟啊,哥哥还得感谢你。多谢你帮了雅泉,还把她推荐到海委会当翻译,你就是俺们两个的媒人。等办喜事那天,你可一定要来参加。”

    “那是当然,我很荣幸做两位的媒人公。”周赫煊忍着笑说。

    廖雅泉趁褚玉凤不注意,连连向周赫煊眨眼,随即把视线投向钢笔盒。周赫煊也展现出极佳演技,先是疑惑不解,接着恍然大悟,然后笑着悄悄点头。

    那盒子里有东西。

    廖雅泉传递完消息,终于放心下来,起身说道:“周先生,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对对对,告辞。”褚玉凤活像个响声虫。

    张乐怡略作挽留道:“两位留下吃晚饭吧。”

    “不用,已经太打扰了。”廖雅泉矜持地笑道。

    周赫煊把他们送出门,回屋笑着对张乐怡说:“褚老二也有今天,真是报应不爽,以后有他好果子吃。”

    张乐怡万分不解:“这个廖雅泉不是女间谍吗?怎么又和军阀搅在一起?”

    周赫煊把玩着装钢笔的小礼盒说:“你刚才没看见吗?那个廖雅泉,一直在偷偷给我使眼色,这盒子里应该有东西。”

    张乐怡好奇地拆开礼盒,里面躺着一支钢笔,钢笔下面果然有张字条,她打开念道:“周先生,褚玉凤对我纠缠不休,我不得不虚与委蛇跟他周旋。我现在处境窘迫,希望能够得到周先生的帮助……唉,看到周大哥所料不差,那个女学生果然是冲着你来的。”

    周赫煊玩味地看着字条,划燃火柴丢进烟灰缸里烧成灰烬,自言自语地笑道:“日本人想要情报,我给就是,就怕情报太多他们查不过来。呵呵,这事有趣儿了。我倒想看看,那个廖雅泉接下来会怎么做!”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