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66【讨薪】
    北平,车站。

    章太炎走出车站大厅,眼神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搜寻。

    周赫煊对孙永浩说:“去叫几辆车。”

    孙永浩正待离开,章太炎出身道:“不急,有人来接。”

    不到片刻,穿长衫戴眼镜的刘文典匆匆而来,恭敬地行礼道:“老师,让你久等了!”

    章太炎伸手摸摸刘文典的头,赞赏道:“嗯,淑雅,你真好,还记得老师。”

    刘文典哭笑不得,他也是快40岁的人了,还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但恩师的夸奖还是让他很高兴,扶着章太炎道:“听闻老师被南京方面通缉,学生无能,只能干着急。”

    “能为我着急就很不错了,”章太炎骂道,“不像黄侃那个混账,知道我要来北平,居然不来车站迎接!”

    刘文典为黄侃辩解道:“季刚兄也不容易,他大儿子刚刚病逝不久,自己又在北师大屡遭排挤,过得极为艰难。”

    “他活该!”章太炎生气地骂道。

    民国有很多狂生,黄侃是其中名声最臭那个,一来脾气太坏,二来私德不修。

    他脾气坏到被人视为“民国弥衡”,简直人见人恶,恨不得把这家伙弄死。

    就拿胡适来说吧,有次胡适谈到墨子和墨学。黄侃开口便骂:“如今还讲墨学的人,都是些混账王八。”胡适懒得跟这家伙计较,黄侃又说:“胡适他爹,也是混账王八。”

    胡适终于生气了,怒斥道:“你为什么侮辱我父亲?”

    黄侃却大笑着说:“不要生气,我是在试试你。墨子兼爱,是无父也,你今有父,何足谈墨学?”

    众人大笑,胡适还没法反驳,气得肺都炸了。

    黄侃就像是一条疯狗,逮谁咬谁,他得罪过的人,比周赫煊交的朋友还多。

    至于私德,去年武汉的报纸如此评价黄侃:“黄侃文章走天下,非吾母、非吾女,可妻也。”

    这家伙一生结婚九次,每次结婚不久便另寻新欢。前些年还搞婚外情,把章太炎唯一的女弟子黄绍兰骗到手,搞大肚子的同时还在北平有个学生情人。接着黄侃又去武汉当老师,把武汉三镇最漂亮的校花哄骗上床。

    别的学者娶姨太太被当成风流韵事,黄侃背骂名的真正原因,在于他喜新厌旧,有了新人就把旧人弃之不顾,留下别人孤儿寡母艰难度日。

    顺便一提,被黄侃搞大肚子又抛弃的那位黄绍兰,正是我党召开一大时的接待人。中共“一大”预备会和开幕式,都在黄绍兰家中举行,黄绍兰还为开会者站岗放哨。

    章太炎对黄侃的态度很复杂,欣赏这位弟子的才华,又厌恶他的品行。当初黄绍兰孤儿寡母处境凄惨,正是去投奔章太炎夫妇才得以度日,章夫人汤国梨甚至写文章大骂黄侃“有文无行,衣冠禽兽”。

    “唉,不说那个混账东西了,”章太炎介绍说,“这是我的忘年小友周赫煊。”

    刘文典居然到此刻才看到周赫煊,连忙施礼问候:“周校长好!”

    “刘教授你好。”周赫煊笑道。

    刘文典正是北大的教授,如果没有周赫煊出现,他此刻应该跑去安徽大学当校长了。但因为北大提前复校,刘文典依旧留在北平,并没有应邀南下去安徽。

    北大在民国时被称作“大学祖庭”,不是没有道理的。但凡是北大有名望的教授,如果受聘去南方任教的话,很多都直接做校长,再不济也是担任系主任。

    可想而知北大有多牛逼!

    周赫煊也是恰逢其时,遇到张作霖这个不讲道理的军阀,不然他万万没有资格当北大校长。

    刘文典跟北大的其他老师一样,刚开始看不起周赫煊。一个毛头小子而已,就算写了几部学术著作,但到了北大也得老老实实呆着。想当校长?呵呵!

    但现在却不一样,周赫煊自己掏钱垫付北大教师薪水,此事让刘文典颇为感激,也对周赫煊的高尚情操钦佩不已。

    说俗气点,刘文典还要靠周赫煊吃饭呢!

    几人坐着黄包车出发,半路上周赫煊问道:“刘教授,学校现在情况如何?”

    刘文典苦笑说:“还不是老样子。不止北大,现在北平所有的公立学校,老师们都过得很艰难。还有政府的那些公职人员,一个个也闹着要辞职,不发工资谁愿意白干啊!半个月前,上百名普通公职人员,联合跑去张作霖的官邸闹薪。张作霖感觉很没面子,勉强拨款补发了两个月薪水。我们这些当老师的,哪天也该去闹闹才行。”

    章太炎颇为吃惊地问:“北平的情况这么糟糕?”

    周赫煊解释道:“张作霖自己组建了军政府,军事、外交和财政大权,现在全部归军政府管。北洋中央政府就像是后娘养的,连教育部自己的人都发不起工资,更别说往学校拨款了。”

    “这不是胡闹吗!”章太炎气愤道,“张作霖在自掘坟墓。”

    周赫煊无奈地说:“现在直隶各地的许多公立小学都停办了,纷纷联系希望教育基金会,想把公立小学改名为希望小学,基金会那边正在酌情处理。”

    章太炎摇头叹息,教育为国家之本,停办公立小学太过离谱。他本来还对张作霖很有好感,现在却失望之至,将其视为穷兵黩武的莽夫。

    几人一路闲聊,很快便到了北大。

    这次听说章太炎要来北平,北大虽然资金紧张,但还是勒紧裤腰带凑钱,邀请章太炎做学术演讲,还给章太炎安排了专门的接待宿舍。

    他们不知道的,周赫煊这位校长也来了。

    直到周赫煊走进校园,消息才迅速传开,但凡没有上课的教授和讲师们,纷纷过来拜见致谢。

    “校长好!”

    “周校长,你总算来学校视察了啊,我们都等得望眼欲穿了。”

    “周校长,什么时候能发薪水?”

    “对啊,我妻子生病都是借钱买的药。”

    “……”

    好吧,这些人当中,不仅有问候感谢的,还有要钱讨薪的。

    周赫煊顿觉头大,发现自己不该来学校,有种想带着小姨子跑路的冲动。

    私掏腰包不是长久之计,看来得想点办法,给北大弄点校办企业才能继续维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