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57【去他妈的张宗昌】
    “周大哥,这个要带上吗?”张乐怡手里拿着一件风衣问。

    周赫煊苦笑:“姐姐,现在是夏天。”

    张乐怡语气认真道:“可我听说东北很冷,夏天夜里的温度也很低。万一我们晚上出门怎么办?”

    “冷了就买,咱有钱。”周赫煊开玩笑道。

    “没正经。”张乐怡白了他一眼,顺手把风衣放回去。

    如今已是八月初,他们即将启程前往奉天,参加冯庸大学的开学典礼。

    张乐怡穿着一件碎花洋裙,眉峰如黛,眼若秋水,秀发挽在脑后,大家闺秀的气质扑面而来。她拎着手袋走进车站,顿时引来不少男性的注目。

    没办法,张乐怡的胸比孟小冬还大。

    如今北方女子并未放胸,张乐怡随便走到哪里,都犹如鹤立鸡群,惊得天津男人们眼球都鼓出来。

    “不堪入目,不堪入目!”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学究连连摇头。

    张乐怡遭受众人围观,忍不住脸红起来,低声问道:“我是不是也该束束胸?”

    “束什么束?让他们看去。”周赫煊毫不在意。

    张乐怡笑道:“嘻嘻,我还怕你吃醋呢。”

    两人带着孙家兄弟走进车厢,他们买的是头等票,甚至还带着独立的马桶,可以去高级餐车吃饭,也可由乘务员送餐上门。

    “污~~~~~”

    火车渐渐驶离车站,行了大概几百米,铁路两边突然出现大片人潮。

    那些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但此刻却化身为运动员,不要命的朝火车飞奔。

    “三儿,快上来!”

    “娘,娘你在哪儿?”

    “啊,我的腿!”

    “别拽,快放手!”

    “我的儿啊,你死得好惨!”

    “……”

    周围传来乱七八糟的喊声,年轻力壮的很快爬上火车,老弱病残却毫无办法。有人爬到一半被挤下来,运气好的只是摔伤,运气不好的直接被车轮碾碎。

    又有与亲人失散者,三三两两蹲在道旁,茫然无助地哀嚎哭泣。

    “啊!”

    张乐怡一声惊呼。

    却是他们的车窗外有人扒上来了,无比危险地向上攀爬,很快那人的上身便爬到车顶,车窗处只能看到两只脚乱蹬。

    一个上去,紧接着又是下一个。偶尔爬上车顶的人,还会伸手拉拽帮忙,不到片刻火车顶部便坐得密密麻麻。

    张乐怡惊慌问道:“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爬火车?”

    周赫煊表情凝重道:“都是闯关东的灾民。”

    山东年初暴雨成灾,入夏又出现严重干旱,继而蝗虫群起为祸,间杂着各种风灾和雨灾,夏麦秋禾殆尽无疑,灾民达1000万人以上。重灾区颗粒无收,饿殍塞途,灾情更重的地方甚至“草根食尽,人烟断绝”。

    周赫煊还记得《大公报》的报道:“鲁灾区农民多食破毡、棉花、皮革,或自尽、饿毙,铜元5枚可购一女。”

    五枚铜元可购一女,五枚铜元啊!

    就算是当20文的大铜元,五枚铜元也才3分多钱,只够买一张报纸。

    都说乱世命贱,如今大灾降临,人命居然只值一张报纸的价格。

    如今北方各大报纸,都在报道山东、河北的灾情,其中以山东最为凄惨。

    就连洋人报纸也加入进来,报道内容如下:“鲁省待救难民,与战后欧洲难民待救之情形,不相上下也。据大概调查,山东最困苦之灾民,总计有千万以上,约占全省人数四分之一……设无得力之大宗救济,恐饿毙者,不免有二三百万之众。”

    一位洋人记者深入灾区,对这场大灾荒如此描述:“灾民的苦难是震撼人心的。难民营里的人普遍染病,麻疹、水痘、肺炎、猩红热,比比皆是。许多人横死街头巷尾,尸体曝陈多日,也得不到掩埋……”

    而山东的督军张宗昌呢?

    他可没打算赈灾。

    当张宗昌从前线返回山东后,在中国居住20多年的《纽约时报》记者哈雷特·阿班,立即上门拜访,希望能够约谈赈灾事宜。

    张宗昌好酒好菜招待哈雷特,哈雷特这样描述那场晚宴:“满席价值连城的山珍海味,外加法国香槟和高级白兰地,丰盛到罪恶的程度……他(张宗昌)踌躇满志地向我炫耀一套从比利时定做的西餐餐具,可供四十人同时进餐。每件餐具,包括咖啡杯在内,全是切割玻璃的。他吹嘘道,全套餐具的价钱要五万五千美金。”

    哈雷特在给《纽约时报》总部的报告中写道:“山东的问题是人祸,是山东督军张宗昌的巧取豪夺直接导致的。用美国人的钱来赈济山东的饥荒,无异于资助这个恶棍。若灾难不救,山东人民很可能就揭竿而起,将他赶走。”

    《纽约时报》本来打算募集数百万美元捐款,帮助山东赈灾,但哈雷特的报告发回去后,美国那边立即放弃了募捐计划。

    正如哈雷特所说的那样,“若灾难不救,山东人民很可能就揭竿而起,将他(张宗昌)赶走”。自从灾荒发生后,山东遍地红枪会起义,不仅抗租抗捐,还攻击官府和劣绅。

    其中自然有我党的身影,我党趁着灾荒在山东发展出不少前期武装。某些部队甚至生存到抗战时期,成为敌后抗日的中坚力量——除了东北,山东敌后抗日打得最惨烈。

    山东不仅有起义,还出现了无数打家劫舍的土匪,某些地方甚至成为土匪的世界,家境富裕者纷纷躲到青岛避难。

    张宗昌对此毫不在意,照旧征收重税,甚至从前线调回部队镇压起义。有些士兵杀红了眼,干脆化身为土匪,他们甚至连普通灾民的口粮都抢,导致情况更加严重。

    周赫煊本来兴高采烈去东北,现在被搞得兴致全无,整天倒在铺位上睡大觉。

    清晨睡醒,张乐怡拉开车窗帘说:“快到地方了吧……天啦!周大哥,你快看。”

    周赫煊趴在窗后向外眺望,只见沿着铁路,不时便出现几具路倒的尸体。这些人都是来闯关东的,但却病死饿死在途中,有的甚至还没死透,躺在地上艰难挣扎,睁大眼睛无助地望着天空。

    “去他妈的张宗昌!”周赫煊忍不住爆粗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