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52【狗官】
    周赫煊的新作名叫《狗官》,也勉强可以算是现实魔幻主义作品吧。

    小说主人公叫辜望之,幼时家贫,但聪明伶俐。在恩师的资助下留洋日本,学业半途而废,满腔热情地跑去搞革命。等推腐朽的翻清政府后,原本力图报国的他,渐渐迷失于权利和财色当中。

    辜望之抛弃了发妻(恩师之女),另娶当地富商的女儿。靠着岳父在地方的财力,以及自己革命先驱的名望,一步步往上爬。他继而趋炎附势、攀附权贵,最终当上一省大员。

    以上皆为人物背景,小说是从一次宴会开始。

    几位富商宴请辜望之吃饭,他们要建一座大工厂,为了方便货物运输,选址在某个村庄附近。因为要占用村民的良田和坟地,所以搬迁工作无法进行,奸商们也不愿花太多钱安置赔偿。

    再加上需要官场照应,所以富商们决定给辜望之新建工厂的干股。而辜望之也一口应诺,在宴会结束后,便派手下带着流氓混混去闹事。最后闹出血案,官府以杀人名义,抓捕枪毙了几个反抗态度最强硬的村民。

    有一天,辜望之外出的时候,听到百姓骂他狗官。他哈哈大笑,不以为意,还对随从说:“清官难做,狗官好当,这个世道就要做狗官。”

    当晚他回到家中沉沉睡去,一脚醒来,发现自己真变成了狗,还是只土狗。

    妻子见身边躺着只狗,惊恐大叫,喊来儿子和佣人,将变成狗的辜望之赶出家门。

    辜望之想要解释,但话说出口,却只是“汪汪汪”的叫声。无奈之下,他逃到姨太太那里,结果发现姨太太正在偷汉子,对方还是当地的戏曲名角。

    姨太太见家里进来只土狗,立即和野男人把他轰打出去。

    遍体鳞伤的辜望之,在家门口跟姨太太养的宠物狗展开对话。

    宠物狗说:“女主人早就红杏出墙了,还拿你送的钱,给那个小白脸买了一辆小轿车,连她那个儿子都不是你亲生的。”

    辜望之说:“我是你的主人,你应该帮我的帮,把那个野男人赶走。”

    宠物狗说:“你以前是我的主人,现在你比我还不如,你只是一只又脏又臭还受伤的土狗,过几天说不定就死了,我为什么要帮你?”

    辜望之说:“你这只忘恩负义的狗,有奶便是娘。”

    宠物狗说:“你不也是这样吗?”

    辜望之从狗洞钻进院内,眼睁睁看着小白脸睡他的女人,用他的钱,住他的房子,气得汪汪直叫。这叫声惊动小白脸,于是又拿起棍棒把他打了一顿。

    辜望之一瘸一拐地在街上流浪,他饿得发慌,看到有人家倒馊水,顿时就恶狗扑食冲过去。结果他遇到两个乞丐,乞丐不仅抢了他的馊水,还要抓他剥皮吃掉。

    辜望之好不容易逃出劫难,就快饿死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儿收养了他。

    小女孩儿住在城郊的村子里,本来家中还有几亩薄田,但却被商人征用来建工厂,连小女孩儿的父亲都被官府抓走。这家人一贫如洗,母亲被村里的恶霸给强占了,小女孩儿也被卖进窑子,才十二三岁便开始接客。

    小女孩每天都要偷偷给辜望之喂食,有次他在窑子门口苦等半天,结果小女孩儿还没出来。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小女孩儿染上花柳病,已经并入膏肓了。

    辜望之冲进窑子想要安慰小女孩儿,却被龟公乱棒打出。

    他瘸着腿继续流浪,又遇见自己曾经抛弃的发妻和恩师。恩师已经老迈病重,发妻40岁不到便头发花白,靠给人浆洗缝补卫生。但他们还是收留了辜望之,让他难得有个安身之处。

    可好景不长,地方打仗,督军下令征收苛捐杂税。连家里的锅灶都要征税,发妻只得把锅砸了,灶推了,每天去屋外搭石头做饭。

    直到某一天,发妻进城给恩师买药,就再也没回来。辜望之去寻找时,发现发妻病死在路边,而当他返回家中,恩师也已经咽气了。

    辜望之继续流浪着,以一只狗的视角,观察他曾经热血革命建立起的国家,贫穷、饥饿、战乱、天灾、瘟疫……

    整部小说,就是一条狗在不断流浪,将民国方方面面的社会问题展现出来。

    最后的结局是,辜望之被当兵的抓来吃掉,而那支军队的长官,正是他当初送去读军校的大儿子。

    乱世之人不如狗,而好多狗却窃居高位做了人。

    如果硬要将《狗官》和《神女》做比较,那么《神女》更加冷血诛心,而《狗官》多多少少带着些暖色调。比如灾荒当中也有温情,乱世当中也有好人,只不过这些好人往往没有好下场。有些好人为了活命,也被逼着去做了坏人。

    周赫煊把写好的前几万字给张乐怡看,张乐怡看完只说了一句话:“以后我再也不读你的小说了,太吓人!”

    “哈哈,不吓人怎么警醒人?”周赫煊把小说稿装好,去邮局寄往《小说月报》杂志社。

    一周后,上海的郑振铎收到稿件,见署名是周赫煊,他顿时兴奋地拆开阅读。

    因为小说名叫《狗官》,郑振铎还以为是讽刺官僚的,没想到一读下来,发现周赫煊居然真的在描写一只“狗”官。

    “这个视角,真是奇妙绝伦!”郑振铎忍不住赞叹。

    书中那条狗所经历的苦难,大部分是他自己造的孽。在郑振铎看来,周赫煊写此书的目的,就是想让当官的看看,他们都干了多少混账事,给人民和社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如果单独评价小说主人公辜望之,此君做人不如做狗。做人时不干人事儿,做狗了反倒还有些良心,知道报恩,知道维护主人。

    不用说,下一期《小说月报》的头条小说,又是周赫煊的作品。

    而当《狗官》一问世,所带来的轰动甚至比《神女》还大。因为《神女》写得比较乱,各种穿插倒叙和臆想幻想,脑子不够用的读者根本看不明白。

    《狗官》却不同,这部小说从头到尾都是线性描写,语言通俗直白,只要认识字的都能读懂。而书中所描述的一切,此刻正在全国各地真实的发生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