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50【问答】
    这才是张乐怡的真正反应,以未婚妻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今后哪个女人都不能和她争。

    以周赫煊现在的名声,他娶姨太太会被视为风流韵事,丝毫不影响他“妇女之友”的形象,但如果抛弃未婚妻,则肯定要背上沉重骂名。

    所以说民国的思维很奇葩,容许男人三妻四妾,但底线却是不能辜负正妻(包括未婚妻)。这个所谓的“辜负”,并非劈腿出轨找小三,而是对外宣布离婚或悔婚。

    三妻四妾是传统,不可背弃糟糠妻也是传统,一切都是传统道德观念作祟。

    因此徐志摩离婚再娶要遭唾骂,因此鲁迅只敢跟女学生同居,却不敢打破他的包办婚姻。

    “哇喔,密斯特周,你什么时候订的婚?”罗杰故作惊讶地问。

    周赫煊不好驳张乐怡面子,只能顺着她说:“就在前阵子。”

    埃尔韦笑道:“等你们结婚的时候,可一定要给我发请柬。”

    周赫煊说:“希望到时候,两位领事先生能够赏脸来参加婚礼。”

    男人们说话的时候,张乐怡微笑不语。婉容也在笑,但笑得很勉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跟周赫煊有结果,但还是感到非常失落。

    罗杰掏出雪茄盒,递给周赫煊一支,说道:“密斯特周,关于清理航道的事,我已经知道了,非常高明的办法。你对此还有什么建议吗?”

    周赫煊没有回答,而是对张乐怡说:“乐怡,你先跟婉容打球吧,我和领事先生谈些事情。”

    “你们忙。”张乐怡笑着朝二位领事点头。

    等她们离开后,周赫煊才和罗杰、埃尔韦一起,走到旁边的长椅坐下细谈。

    周赫煊直说道:“其实我对清理航道并不关心,我只希望能够快点开工,以工代赈救助天津的灾民。”

    “周,你的仁慈令人钦佩,”罗杰说,“但这是个大工程,就算钱款充足,也需要天津地方政府配合。从制定计划、发行公债到正式开工,没有半年时间根本不可能。”

    “可以同时进行,”周赫煊建议道,“天津地方政府不是不想管,而是没钱,只要有租界董事局和海关筹款,他们肯定乐意配合。而海河的治理,从晚清到现在已经搞过五次大工程,经验非常充足。找那些老河工当向导顾问,再请有能力的水利专家做计划,很快就能拿出一套方案来。只要确定方案,不必等开会通过,就可以先做一些边角工程。我想,海关、港口和贸易商们,早已经等不及了吧。对他们而言,也是越快治理越好。”

    罗杰摇头笑道:“年轻人做事总是这么急躁。”

    埃尔韦突然说:“日本方面,似乎不同意用三年后的海关关税发公债。”

    “这很正常,因为他们从没想过要归还中国的海关自主权,”周赫煊不屑道,“但天津航道治理,关系到十多个国家的商业利益,他们必须答应!日本再强,从不可能单挑全世界吧?而且工程款项顶多花100万,各国分摊下来就更少,日本人年初无偿支援张作霖就用了好几百万日元,这点钱他们是肯定会出的。”

    罗杰找周赫煊聊天,显然不是为了航道治理工程,因为这在他眼中只是小事。经过埃尔韦的传达,罗杰发现周赫煊对世界和中国局势了若指掌,所以想听听他的看法,转开话题问道:“康,你觉得南方政府会赢吗?”

    “我确定,最多一两年内,中国就会达成名义上的统一。”周赫煊不假思索地说。

    罗杰道:“可奉军还很强大,虽然在战场上接连失利,但奉军主力一直没出动过,最终打起来难见分晓。”

    “奉军主力一直没动,是因为张作霖在玩驱狼吞虎之计,”周赫煊笑着说,“驱狼吞虎你们知道吧?张作霖让皖系、直系、山西军队、奉系杂牌跟北伐革命军死斗,自己则保存实力,想等到最后出来收拾残局。但局势出乎张作霖预料,北伐军打得太顺了,等待他的不是残局,而是一支虎狼之军。”

    “然后呢?”埃尔韦问。

    周赫煊分析道:“张作霖属于老狐狸,他的后续行动不外有三:第一,如果北洋各系战事顺利,他将立即派奉军主力出动,去前线抢夺战果;第二,北洋各系和北伐军两败俱伤,这对他是最好局面,直接派大军南下平定全国;第三,就是现在的局面,北伐军已经打到河南,而且军势越来越壮大。在这种情况下,张作霖是不会拿家底去拼命的,他最有可能的举动,就是率军退回东北。没机会就当东北土皇帝,有机会就再次入关争天下。”

    罗杰和埃尔韦听得连连点头,列强对中国的局势也有各种分析,但都是从战略意义上的。周赫煊却是从张作霖的性格展开,联想到张作霖这些年的一贯做法,显然很可能被周赫煊说中。

    罗杰甚至已经决定,回去就把周赫煊的观点报之国会,也算是一种参考。

    “南方的乱局呢?”埃尔韦问。

    周赫煊笑道:“南方局势已经定了啊,不然南京方面怎么可能出兵?而且跟武汉方面的战略配合还打得那么好。不信你们看着吧,最多半个月内,山西的阎锡山就会改旗易帜,宣布信奉三民主义。”

    罗杰惊讶道:“你这么肯定?”

    “再不投降附义,山西的地盘就要被冯玉祥占了,阎锡山可没那么傻。”周赫煊调侃道。

    “果然还是中国人了解中国人啊。”埃尔韦感慨道。他们这些外国领事也经常预估中国时局,但都在猜阎锡山何时溃败,却没去想阎锡山什么时候投降换大旗。

    当然,此刻只是说说而已,他们对周赫煊的话也没全信。

    一直到几天后,阎锡山通电全国支持革命,掉过头来帮冯玉祥攻击奉军,这才把罗杰和埃尔韦惊得无以复加——居然被周赫煊料中了!

    埃尔韦晚年在回忆录中写道:“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就像拿破仑所说,那是一头睡着的雄狮,它总有一天会惊醒的……我在中国见到过许多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周赫煊先生无疑算最特别的那位。他并不热衷于政治,却对局势洞察敏锐,总是能分毫不差的预测未来。在天津的时候,只要我有了疑惑,我就会请周先生喝酒。严格说来,他算我在中国的免费顾问。当然,我也为此付出了许多酒钱。”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