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41【夜袭】
    程砚秋、荀慧生、杨小楼等名角从戏院出来,正好看到周赫煊他们上黄包车。

    杨小楼惊讶道:“周先生身边那位,好像是婉容吧!”

    “哪个婉容?”荀慧生问。

    “前清皇后啊!”

    杨小楼说:“去年溥仪生日大宴宾客,还请我去唱过堂会。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婉容就坐在溥仪旁边,应该不会认错。”

    “你没认错,那就是婉容皇后。”程砚秋说。他是满洲正黄旗出身,虽然家族早已没落,但成名后却很受遗老遗少欢迎,经常出入清贵门庭唱戏,曾见过婉容好几次。

    管兴权也是快满50岁的人了,此刻居然八卦之魂燃烧起来,嘀咕道:“周先生不会把皇后勾搭上了吧,啧啧,有本事!”

    “慎言,慎言!”程砚秋摆手道,“背后议人,终非君子所为。”

    “说得也是,”管兴权哈哈一笑,说道,“走,咱们去吃饭。大清朝早没了,管他皇后贵妃,不过是寻常女子而已。”

    程砚秋笑着摇摇头,他虽为满人,而且还是正黄旗,但对清朝没有半分好感。

    晚清时候的底层满人,日子过得比汉人还惨。因为朝廷禁止满人从事工农商贸易行当,以此显得高贵特殊,但铁杆庄稼又养不活那么许多,这就导致底层满人没有任何生计来源。

    特别到了辛亥革命后,连铁杆庄稼都彻底完蛋。无数满人沦为乞丐、娼妓,北平的那些黄包车夫,里面有很多都是满族人。

    程砚秋便是如此,他因为家贫,六岁就卖身学艺,能有今天的风光,完全是靠自己苦出来的。

    众人此时不说,但难免有人憋不住。管兴权后来在跟朋友喝酒时,便借着酒兴大舌头道:“嘿,你是不知道啊。周先生绝非一般人,写文章厉害,撩女人更厉害,连皇后都被他勾到手了!”

    周赫煊和婉容的绯闻,先是在青帮小圈子里流传,到年底时,已经变得街知巷闻,成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娱乐八卦。

    ……

    黄包车在小洋楼前停下,一共五辆车,周赫煊给了1元让车夫们自己分,结果愣是被找补回来8角。

    周赫煊诧异道:“从城北到租界,这么远的路,你们每辆车只收4分钱?”

    一个车夫回答说:“别人坐车至少要6分,周先生不给钱都坐得。”

    “哈哈,我又不是当兵的,哪能坐车不给钱。”周赫煊大笑。

    另一个车夫说道:“当兵的不给钱,咱心里有怨气。周先生不给钱,大家伙儿心里高兴。”

    “是啊,能给周先生拉车,说出去都有面子。”

    “周先生,你以后出门说一声便是,保证只收最低价。”

    “周先生,我儿子还在你的希望小学读书呢。”

    “……”

    车夫们争先恐后地说话,表现得极为热情。

    周赫煊诧异道:“你们怎么都认识我?”

    车夫笑着回答:“哪能不认识周先生?您可是天津的大善人。”

    “是啊,要是周先生都不认识,咱还拉什么车?”另一个汉子笑道。

    周赫煊出书写文章,名声只在知识分子圈中流传。而他办义学、搞慈善,却让普通老百姓记住。特别是最近赈济了那么多灾民,虽然对外打着济民会旗号,但最让人尊敬的还是他周赫煊。

    那些青帮混混们别的本事没有,吹牛传话却很在行,周赫煊自己掏钱给灾民看病这事,早就在天津传遍了。车夫们每天在外奔走,消息十分灵通,自然认识周赫煊这个大善人。

    如今天津百姓提到周赫煊,那都是要竖起大拇指的。

    周赫煊摇头苦笑,他以前费尽心思邀名,只是为了保住小命。现在赈灾但求心安,反倒闯出偌大的名声,也算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见车夫们对周赫煊如此尊敬,孟小冬脸上尽是笑容,就好像自己丈夫被人赞誉一般。

    “该多少就多少,你们过日子也不容易。”周赫煊又退回去2角。

    “周先生仁义。”

    “周先生真是好人啊。”

    “要我说,这民国的大总统,就该让周先生去当,保证老百姓都过好日子。”

    “……”

    在车夫们的盛赞声中,周赫煊带着孟小冬、婉容和孙氏兄弟回家。刘吴氏开门便说:“先生,饭菜已经做好了,现在就开饭吗?”

    “嗯,端上来吧。”周赫煊点头道。

    刘吴氏随即摆好碗筷,自己则退到厨房,跟孙家兄弟开伙。

    孟小冬和婉容分坐周赫煊左右,有两位美女陪伴用餐,这让周赫煊压力山大,咳嗽一声道:“起筷吧。”

    “周大哥,我帮你盛汤!”孟小冬殷勤道,手脚利索地给周赫煊盛了半碗。

    周赫煊点头微笑:“谢谢。”

    盛完汤,孟小冬又忙着给周赫煊夹菜。婉容冷眼旁观,心里颇不是滋味,她没有孟小冬的活络心思,也不知道如何伺候男人——没办法,以前都是别人伺候她。

    周赫煊感觉气氛有些不对,连忙说道:“都自己吃吧,别忙活了。”

    孟小冬得意一笑,又给婉容夹菜说:“婉容姐姐,你也吃。你太瘦了,多吃点才能长肉。”

    “谢谢。”婉容勉强笑道。

    那种若有若无的火药味,让周赫煊极为别扭。才两个女人便如此难搞,张宗昌20多个姨太太,后宅得乱成啥样子?

    用餐完毕,轮到婉容出风头了,她拿来重新画好的《三毛流浪记》说:“周大哥,你再帮我看看,这次的味道对不对?”

    周赫煊翻开画稿,发现果然比之前好了许多。至少人物面孔不再千篇一律,里面各种角色都颇具代表性。比如奸商,婉容就画得尖嘴猴腮,加上一撇小胡子,形象立马就鲜明起来了。

    “不错,这个水平可以在报纸上连载。”周赫煊点头赞赏。

    婉容得意道:“那我明天就送去报社投稿。”

    周赫煊说:“不用,我帮你带去。我打算在《大众》副刊新开两个版面,专门用来连载漫画。”

    “我觉得有些地方还是画得不好,周大哥你再帮我讲讲。”婉容凑到周赫煊身边,翻开画稿中的某页细细请教。

    两人聊得很投入,孟小冬却感觉颇为无趣,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读起来。她的心思没在书中,不时抬头看向旁边两人,然后又望望柜子上的时钟,希望时间过得越快越好。

    “哈!”

    孟小冬捂嘴打了个哈欠,起身说:“你们忙吧,我睡觉去了。”

    婉容笑言道:“小冬晚安。”

    “晚安。”孟小冬也在笑,不过转身的瞬间却翻了个白眼。

    周赫煊夹在中间无比头大,他发现自己错了,就不该让这两个女人见面。

    一直盘桓到凌晨,婉容终于告别离开,周赫煊把她送到家才折返而归。

    回到自己卧室,周赫煊正准备脱衣服睡觉,房门突然开了。

    孟小冬从身后将他抱住,俏脸贴在周赫煊背心,语气热切地说:“周大哥,你要了我吧。我不图你什么,做外室做小妾都可以,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