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362章
    学级审判的时间到了。

    “虽然很难接受,但是看来只能讨论了。”机望说。

    “可是根本不需要讨论,这次的凶手就是主谋小吉不会错的。”梦野说。

    “嗯,只可以这么想了。”白银说。

    “不过,妄下结论太危险了,还不确定,百田就是被害人。”林潇说。

    “你要说到什么时候?被害人就是百田没有其他人了。”小春说。

    “可是,我觉得还是先弄清楚比较好,不认得话。”林潇说。

    “再这样下去,本来应该还活着的另外一个人,就会这样一直缺席啊。”

    “看样子为了将嫌疑犯拉到审判现场,得先弄清楚被害人是谁才行。”机望说。

    “特地讨论早就已经得到肯定的事情,真是再麻烦也不过了。”梦野说。

    大家都认为百田是被害人,但是百田还可能活着,只有找出真相,说服大家了。

    “被害人,除了百田还有谁吗?”梦野说。

    “百田同学被小吉同学关了起来。”白银说。

    “小吉同学应该随时都可以杀他。”

    “加压机夹着的衣服,也是百田的。”梦野说。

    “主张小吉是被害人一点根据都没,被害人就是百田。”小春说。

    “而杀掉他的凶手就是小吉。”白银说。

    “真是的,死了一个可喜的人,魔法师不能使用查克拉复活他啊。”梦野说。

    “不对,有可以证明小吉是被害人的证据啊,因为在机库的WC那里找到了这个东西。”

    林潇说。

    “那不是小吉的上衣吗?”

    “而且这衣服的背上和袖子部分都占有淡淡的红色。”林潇说。

    “这显然是小吉受了某种外伤的证据吧?”

    “小吉同学,受了外伤?”白银说。

    “在说,既然这衣服被冲进马桶,就代表有人要湮灭证据。”林潇说。

    “那又如何,压在加压机下的是百田的衣服,只要有这个证据就不会改变百田被杀的证据。”小春说。

    “对啊,确实这就是所谓的铁证如山”梦野说。

    小春同学一口咬定死的是百田,到底是为什么,她的根据是衣服吗?

    “其实关于压在加压机下的衣服,我一直很在意。”林潇说。

    “啊,在意什么?”

    “为什么百田的衣服只有袖子露在加压机的外面呢?”

    “因为如果穿着衣服被加压机压死不可能只有袖子露出加压机吧?”

    “应该会连套着袖子的手臂也一起露在加压机外面才对,但是衣服却只有袖子,那么这就代表。”林潇说。

    “居然要我特别说明那种事情,看样子你比我想的要蠢,如果连这种程度的事情都没发现,就给我闭嘴。”

    “不然只会遭人讨厌。”小春说。

    “只有袖子露在加压机外,不如说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被压死的是别人就算了,是百田的话肯定会这样。”

    “竟然连这种事情都不懂,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观察百田。”

    “好好观察是什么意思?”

    “他传衣服的方法总是很奇怪。”小春说:“经常将胳膊露出来。”

    林潇说:“百田的手臂平时确实都没有伸向袖子,但只有右手臂而已,左手臂应该是伸进袖子里的。”

    “可是露在加压机外的是左手,这样的话露出那边的袖子还是很不自然。”

    “那么应该只是那个时候,碰巧而已吧。”小春说:“也可以这样想,说到底你的推理是错误的,够了不要妨碍我,我非要在这里打倒小吉不可。”

    感觉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不过小春说的没错,被害人只可能是百田,因为如果小吉死了,那么这场自相残杀不可能继续。”

    “的确。”

    “黑白熊已经确定被害人,快点将小吉带来。”小春说。

    “已经要带过来了,还太早了点吧”黑白熊说。

    “不造,接下来我们要讨论嫌疑犯,如果本人不出来就没办法继续讨论。”机望说。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那差不多就该请他上场了,请大家欢迎他。”黑白熊说。

    接着一台机械战士过来了。

    “机械战士?”

    “为什么会是机械战士出现?”小吉说。

    ““哦,抱歉吓到大家了。”

    “那个声音是百田?”

    “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躲在机库的机械战士中,结果好像不知不觉睡这了,哈哈大迟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百田说。

    “等一下,所以死的不是百田同学,而是小吉。”

    “笨蛋,我骗你们的!”小吉说:“哈哈哈你们真的觉得我会死我怎么可能会死。”

    “小吉!”

    “我不会死的,因为我爱你们。”

    “这也梗也太老了,你到底几岁。”梦野说。

    “我就知道是这样,果然很适合人渣的最烂登场。”小春说。

    “嘻嘻嘻,居然为了我这么生气,真是辛苦了。”小吉说。

    “你真的是小吉?”林潇说。

    “当然罗。”

    “所以说你到底几岁。”梦野说。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一直呆在机械战士中,为什么不好好的出来。”林潇说。

    “这就是所谓的自我防卫,入股偶直接登场就会被某人杀死。”

    “不过我能体会大家的心情,因为这幅墨阳,所以大家不相信我说的话吧。”小吉说。

    “嘻嘻嘻,那就是因为这样想,我带来了证据,就是这台摄影机,这是之前仓库的那台,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我事先拿到了机库。”

    “哎呀这么做真是太对了,多亏如此,才清楚拍下来被害者死亡的瞬间,所以啦赶快来看这个冲击性的瞬间。”

    “哎,黑白熊可以将这摄相机接到屏幕上吗?”

    “好的,了解。”

    接着,开始播放影片。

    “太过分,为什么要这么做。”白银说。

    “我看到了,百田被压死的瞬间。”梦野:“有点想吐。”

    “顺带一提,刚才的影片是完美无缝的哦,在说这台摄影机,只有非常简单的功能。”小吉说。

    “只有播放键,录像键,当然影片也没有放入电脑剪辑。”

    “啊可以回答哦,刚才是有必要的公平推理。、”小吉说。

    “原来如此,既然是必要的公平审判推理要素,那我就回答吧。”

    黑白熊说:“的确我确认过学院内所有电脑,全都没有外部链接的可能。”

    “看吧,入股偶没有将摄影机接到电脑上就无法修改影片,也就是说刚才的影片是如假包换的真品哦。”小吉说。

    “这样一来,似乎就没有怀疑的余地了。”机望说:“被压死的人就是百田。”

    “那个百田竟然死的这么悲催。”梦野说:“居然在那台加压下。”

    “别说了,连我都不舒服了。”白银说。

    “这可能是因为的魔法,将刚才的东西转移到你身体的关系。”

    “被闹了,很恶心。”白银说。

    “嘻嘻嘻,看样子你们终于相信这里面的人就是我”小吉说。

    “是的,也确认了,你就是凶手,既然拍到被害人的死亡瞬间,正说明你当时在现场。”机望说。

    “也就是说拍下这段影片的你,就是杀死百田的犯人。”

    “可是如果拍影片的人就是凶手,为什么要刻意拿出刻意作为证据的影片。”

    “哎,被发现了吗?对啦,我就是凶手啊。”小吉说。

    “真是自掘坟墓,其实我在杀死百田的时候就决定要用机械战士参加这次审判。”

    “这当然是为了让大家不知道谁是被害人炒热气氛,而且为了证明在机械战士中的人是我,才事先拍了刚才的影片,可是。”

    小吉说:“哈哈哈,太大意了,其实不该让你们看到。”

    “刚才的话,是认罪的意思?”白银说。

    “哎呀,又是自掘坟墓,反正接下来不管我多少借口,应该都不会有人相信,算了我放弃了。”小吉说。

    “放弃的意思说已经确定了。”

    “既然这样要进入投票时间了吗?实在是普通的干脆这样好吗?”

    “好啊,反正一开始就肯定凶手是小吉,不过在进入投票时间前,只有一句话先跟小吉说。”

    小春说:“就算你是主谋,也不允许你违反规则逃走,那可是侮辱创造出自相残杀的盾子的规则。”

    “江之岛?”

    “总之进入投票时间吧,趁着小吉还没改变主意。”梦野说。

    ‘等一下,太奇怪了。’林潇说:‘嫌疑犯这么晚才出现,一下子就认罪,这样根本不算游戏!’

    “完全不像是小吉和黑白熊,还有江之岛执着的游戏”

    “是主谋自已玩腻了游戏,那确实很像是绝望残党。”白银说。

    “不对,如果玩腻了,不会拍下那种影片,而且如果真的玩腻了,应该根本就不需要举行这场学级审判。”

    “果然,还是有点不自然,我觉得至少再观察一下比较好,小吉一定有什么企图,他可能是想对我们设下圈套。”

    “圈套,什么圈套?小吉不是凶手吗?”

    “既然这样,你是说凶手在我们之中?”小春说。

    “的确如果不是小吉,那凶手就在我们之中。”机望说。

    “不可能有这种事情。”

    “我没有那样时候,只是轻易相信他太危险了。”

    “嘻嘻嘻,林潇真是疑神疑鬼,不过你说的太对了,我不是凶手。”

    “你在说什么,说的和刚才不一样。”

    “嗯,因为刚才是我说谎啊,抱歉我又说谎了,因为这次的真凶伪装的太草率,想稍微帮他一把。”

    “所以我采用刚才的影片假装凶手,因为那样游戏才精彩。”小吉说。

    “那个,你是认真的吗?”

    “到底是真是假,我越来越混乱了。”梦野说。

    “没问题,凶手肯定是小吉,那家伙杀了百田,还在这混淆视听,刚才的影片就说明了一切,绝对不能还有其他的选项。”小春说。

    “凶手就是小吉,看到刚才的影片了吧?”

    “就是拍下百田被压死的瞬间!”梦野说。

    “有可能作案的就是和百田一起在机库的。”机望说。

    “除了小吉没有谁,就是他。”小春说。

    “没办法用加压机杀死百田,因为那个加压机有安装装置。”林潇说。

    “是的,关于安全注意事项有写到,当加压机的红外线传感器侦查到活体反映,为了安全起见,将会自动停止。”机望说。

    “所以如果有活人在下面,加压机就不会动?”白银说。

    “所以,没办法用那台加压机杀死百田。”林潇说。

    “也就是说百田有可能是被用另外一种方式杀死以后再压扁。”

    “换言之在刚才看到的影片中他早就已经死了吗?”

    “可是如果安全装置是红外线,之夭夭让他失效就行了。”

    “不对,为了启动加压机,小吉不可能使用,如果用了,机库的警报装置就会失效,机械战士的遥控器也没办法用吧。”

    “对小吉来说,会陷入相当不利的情况。”

    “但是乜办法我肯定不会用,毕竟我是只要炒热气氛,什么都做的人。”小吉说。

    ‘而且被其他人方式杀死,只是毫无根据的推理而已。’小春说。

    “有证据,被害人被其他的方法杀死的证据。”

    没错,有一个线索。

    “机库有一道像是拖过什么的淡淡红色,而且那道红色从WC延续到加压机。”

    “说道WC就是百田被关的地方吧”白银说。

    “而且WC也有红色,说明那才是现场。”林潇说。

    “所以百田是在WC被杀之后,被搬到有加压机的地方压扁的吗?”

    “如果红色是百田的吧,你说百田在WC被杀,但是只是推测,在尸体被压扁的现在,根本无法找到线索。”

    “百田之制服的袖子有小洞,那应该可以称为死因。”

    “不那么小怎么可能,说这种不可能的话人,小溪那我对他施加莫阿法。”梦野说。

    “梦野你怎么了,突然那么慌张。”

    “我哪儿慌张了,我只是说了不可能会有那么小的东西。”梦野说。

    “应该是掉在WC地上的十字弓吧?”林潇说。

    “的确如果是那把十字弓箭,应该可以造成这样,也就是说百田是被十字弓攻击到,换言之那把十字弓有可能是杀死百田的凶器。”机望说。

    “原来如此,没想到凶器是十字弓,真是没想到。”梦野说。

    “如果他的死因就是那个,那究竟是谁用十字弓攻击的他。”

    “其实我知道哦,但是不告诉你们。”小吉说。

    “他根本是在逗我们。”白银说。

    ‘’但是打游戏到此为止了,让他知道,我们是绝对不会向绝望的残党屈服。

    “希望,绝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