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29章 纨绔子弟(二)
    次日,混过无聊的早朝,李承乾就带齐了人马,直奔倭国遣唐使所居的驿馆。

    而与此同时,驿馆中倭国皇子也正在大雷霆:“马鹿野郎,你们这些废物,天天被那些唐朝的官员敷衍,很有趣么?你们马上再去鸿胪寺、去大理寺催,去给他们的朝廷施压,如果三天抓不到人,就断绝两国关系!”

    良久之后,倭国皇子终于够了脾气,使团正使犬上三田耜才缓缓说道:“皇子殿下,唐人皆有傲骨,催的急了怕是会起到反作用,依臣看来不如再等等。”

    不想犬上三田耜的话才刚刚说完,倭国皇子便吼道:“八嘎!我不想听这些东西,难道我一个皇子还没有一个将军的侄子重要?我最后告诉你一次,如果人抓不到,回去之后你就等着被砍头吧。”

    无奈的互相对视着,犬上三田耜对使团副使惠日摇摇头,示意自己已经无能为力。

    倭国皇子上古大兄,其父明舒天皇,其母苏我法提郎女,因为在家中年龄最小,所以丫就像一个这个被宠坏的孩子一样。

    而原本这次出使的名单里面是没有他的,只是这小子不知怎么说通的明舒天皇,竟然在使团即将出的时候突然把他按排到了队伍里面。

    如此一来犬上三田耜和惠日算是彻底掉进坑里了,一路上这小子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惹出的麻烦数不胜数,偏偏这小子还总是自觉高人一等,任谁的话都不听。

    这一次倒霉的皇子终于是碰了钉子,被人狠揍了一顿不说,还被人把随从杀了个干干净净。

    而且这几天两人也从侧面打听了一下,好像那个姓程的将军并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武力值怎么样不说,耍无赖的招式堪称朝堂无敌,除了大唐的太子能够抵抗一二之外,再无敌手。

    上古大兄一个人吼了一会儿,也觉得独角戏没啥意思,狠狠瞪了犬上三田耜和惠日一眼,一甩袖子出了房间。

    他还要出去找些乐子,长安城的繁荣比值倭国京都强上太多了,好多东西上古大兄见都没见过,单从这一点来说,这个倭国皇子打心眼儿里喜欢大唐这个富饶的国度。

    如果不是倭国与大唐之间隔着茫茫大海,上古大兄甚至想要求父皇带兵攻入这个美丽而又富饶的国度,彻底将她占领。

    不过上古大兄的思绪到这里不得不终止,因为一个很霸道的声音就在他的前面响起:“站住!”

    恍惚间上古大兄回过神来,就看到眼前站着四五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一个小小的少年站在几个汉子中间,趾高气扬的看着自己。

    “你们是什么人?识相的快点让开,我乃是你们大唐的贵宾,惹急了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挥手让身后的几个护卫挡在自己身前,上古大兄盯着李承乾说道。

    “是不是他?”没想到,小小少年根本不理他的威胁,只是把脸转向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衫的青年,淡淡问道。

    在等到那个青年点头示意之后,少年二话不说,一声冷喝:“拿下。”

    上古大兄在少年扭头的时候,同样看到了那个如同恶魔一样的男人,脸色瞬间变的惨白,颤抖着嘴唇,嘶声对那几个护卫喊道:“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

    上古大兄认得程华安,不单单是认得,而且上一次还被他吓的尿了裤子,如果不是有官兵及时赶来,只怕丫现在头七都烧过了。

    但上古大兄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身高只到几个壮汉胸口位置的矬子如何能拦得住开弓六石的猛男。

    几乎他们刚刚想要拔刀阻拦的一瞬间,几个壮汉就已经到了他们跟前,单臂一伸,直接掐住脖子随手往边上一丢,几个矬货就被摔的不醒人事。

    狂暴,简直太狂暴了,刚刚还在幻想着怎么马踏中原的上古大兄再一次被吓尿了,一边后退一边撕心裂肺的喊道:“你,你想干什么,我我,我是倭国皇子,我,我是大唐的贵宾。来人,快来人救驾,救驾!”

    可能是这货的喊声太过凄厉,也可能是倭国的使团正要出去,就在程华安抓住他的同时,一声爆喝在驿馆门口响起:“住手。”

    “愣着干什么,带走。”看着扭头询问自己意思的程华安,李承乾冷冰冰的说道。

    “站住,放开皇子殿下。”虽然上古大兄让犬上三田耜各种讨厌,但若说眼睁睁看他被李承乾带走,犬上三田耜还作不到。

    “你跟他是一伙儿的?”李承乾扫了犬上三田耜一眼,眯着眼睛问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眼看上古大兄被程华安拖走,犬上三田耜一边对身后的人打手势,一边连声追问。

    看着犬上三田耜打算拖延时间,李承乾也不阻止,就那么冷冷的看着。

    倭国使团一共二百多人,去掉各种来学习的工匠,僧人,学生,护卫也就的也就几十个。前几天被程华安搞死了五、六个,今天又被席二愣和王成虎搞挺了五、六个,能打的怕是不多了。

    果然,没用多长时间,驿馆里冲出来四十多个拿着刀的倭国武士,乱七八糟,比比划划的向李承乾等人靠了过来。

    看着那些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矬子,李承乾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一群拿刀的猴子,瞥了一眼略显紧张的薛仁贵,淡淡说道:“仁贵、君买,看你们的了。”

    “喏。”薛仁贵和习君买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看着矬子们拿着刀子靠过来,更是担心李承乾的安全。

    此时李承乾已经下令,两人自然不会怠慢,一杆方天画戟、一支铁槊,各自提在手中,成犄角之势对着拿刀的一群矬子冲了过去,口中一声爆喝:“太子右卫率奉命拿人,无关人等退开,反抗者格杀勿论。”

    银光闪烁的方天画戟,乌黑锃亮的铁槊,被舞的如同风车一般,几乎是眨眼之间站在前面的十来个倭国护卫砸翻在地,哀嚎之声响彻长街。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