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23章 甚毒(五)
    出来容易回去难,礼部官员的安排、折腾下,李承乾直到第四天才回到自己的‘兰若寺’。

    简单的收拾一下,带上小武,李承乾就直奔丽正殿,虽然大唐没有《弟子规》这书,但出必告,反必面这个道理却是千古不变的。

    “儿臣,见过母后,母后万安!”

    “新阳见过皇后娘娘,娘娘万安!”

    李承乾和小武进殿之后,双双拜倒,小武更是双眼红,看样子分明是想起自己的娘亲。

    “起来,都起来,这是干什么,没的行那大礼干什么。”半年没见过儿子的长孙皇后双眼出有些红,自椅子上起身,将李承乾和小武从地上扶起来。

    “该的,儿臣不孝,不能日夜陪在母后身边尽孝……”李承乾说着说着想起后世的老母亲,眼圈也开始红。

    “母后知道,知道,莫再说这些话让母后伤心。”长孙皇后轻轻拭了一下眼角,拉过小武抱起来:“新阳乖,不哭啊。”

    原本小萝莉就在瘪着嘴忍着,现在李承乾一句话,小武顿时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粉嫩的小脸上划过,惹的长孙好一阵心疼。

    哄了好一会儿,直到长孙说已经给远在利州的老武了消息,要不了多长时间,老武就会赶来之后,小武才算止住眼泪。

    李承乾看着差不多了,凑过去把小武从长孙身边拉过来,又嘻皮笑脸的对长孙说道:“儿臣恭喜母后,贺喜母后。”

    “臭小子,一回来就作怪。”看着李承乾目光所及之处,长孙皇后咬咬牙,狠狠在李承乾的额头上戳了一指头。

    “母后,知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啊?”虽然被戳了,但李承乾还是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半年多没被戳过,还挺怀念的。

    “去去去,小孩子问这个干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大唐时代的父母可不像现代的,基本上比较****,所以李承乾果断的碰了钉子。

    不过隐约间李承乾也大概能猜出来,长孙怀的应该就是李治那个小混蛋,那小子应该就是贞观二年出生的。

    “对了,母后,儿臣这次回来给您带了些阿胶回来补身体。”又聊了一些路上的见闻,李承乾突然一拍脑袋,想起礼物的事情。

    “还有礼物?那有没有朕的礼物?”李承乾话音刚落,一个他让他头大如斗的声音就在身后响了起来。

    “儿臣见过父皇,愿父皇千秋万载,一统天下。”扯了扯小武,李承乾极狗腿的回身一个跪礼。

    “嘿嘿,这话听着新鲜,别说那些没用的,有朕的礼物没有?”老李时隔半年见了儿子,瞅着李承乾满脸的尴尬,就忍不住想折腾他。

    李承乾现在真的很大,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老头子会像小孩子一样的要礼物:“父皇富有天下,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父皇……”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礼物在哪里?”李二脸上挂着坏笑,坐到自己老婆身边,把小武抱过来逗弄一番,就开始继续折腾李承乾。

    “没,没有。”李承乾被逼的没招,任命般的垂头说道。

    “二哥,高明刚刚回来,你就别折腾他了。”长孙皇后心疼儿子,挽着老李的手嗔声说道。

    “观音婢,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干过什么荒唐事。”李二哼了一声,假意瞪了李承乾一眼,说道:“这小子在山东竟然做鲤鱼给孝恭吃,你说,还有比他更荒唐的么?”

    “父皇,儿臣不认得鲤鱼啊,钓上来之后看着挺肥的,就弄来吃了。”看着长孙脸色渐冷,李承乾赶紧辩解到。

    “不认得,嘿,那为什么只有你河间王叔一个人在吃,你一筷子都不动?”李二一点脸子都不给的将李承乾的谎言戳穿,继续说道:“你说你这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那可是你王叔。”

    “儿臣……儿臣知错了。”眼见情况不对,李承乾立马认怂,再倔下去后果难说啊。

    鲤鱼这事儿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只要老李不追究那就没问题。

    但是李承乾没想到的是李孝恭那个老货,竟然真的不顾丢脸跑去找老头子告自己的状。

    再想想以往程老匹夫输打赢要的‘光荣历史’,李承乾突然感觉好像天策将军府就没出过什么‘好人’。

    “行了,这次因为你刚回来,先放你一马,下次再敢作这种荒唐事,先想想你的腿。”老李可能也觉得儿子这一趟跑的挺辛苦,所以轻拿轻放的警告了事。

    “谢父皇恩点。”怂都怂了,李承乾不介意怂的彻底一些。

    “嗯。在这好好陪你母后一下,回头到朕的书房来。”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老李同志交代李承乾一句之后,便起身离开。

    李承乾则是乖乖的留在长孙的寝宫,陪着老妈吃饭,聊天,说说在山东的见闻,大概一个多时辰之后,才不情不愿的被长孙赶了出去。

    必须去见老李了,否则老头子一定会把他重新关进宗正寺去。

    “坐吧,别装出那副熊样,你小子有什么本事朕清楚的很。”

    老头子的书房,李承乾乖乖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静静的等着老头子把话题继续下去。

    “蝗灾的事情说说你的看法。”李二摆手示意房中所有人出去,然后对李承乾问道。

    “我也不知道,总的来说,目前需要稳定人心,如果损失无法避免,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筹集粮食。”李承乾摇摇头,把自己能想到的说了一下。

    “你认为有人会借这次蝗灾搞事情?”李二严肃的问道。

    “一定会。但具体会是哪些人儿臣猜不出来。”李承乾皱着眉头缓缓说道。

    “如果是你,会怎么应对。”李二揉揉额角,看着李承乾问道。

    老头子真的需要问策于自己么?李承乾确定,他不觉得在政事上能和老李比肩,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前面做,老头子在后面给他完善,或者说老头子在后面给他擦股屁来的合适。

    那么,老头子这么问就是考校?或者说想从自己这里得到某些补充?一时间李承乾竟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老头子的问题。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