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17章 异性兄弟
    蹲在回春楼门口的黑子无聊的从身上捏出两只虱子,看了回春楼大门一眼,便再一次低下头去捉虱子。

    时间已经过去五天,丢了一个伙计的回春楼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本身就很不正常。如果不是李承乾要求不要打草惊蛇,黑子很想晚上去拜访一下回春楼的老板。

    “小子,滚一边去,这里是老子的地盘。”就在黑子不断和身上的小生物作斗争的时候,一个大咧咧的声音在身边响了起来。

    扭头看去,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乞丐,拄着棍子,梗着脖子正瞪着自己。

    “我来这里已经三天了,根本没有见过你。”黑子向边上移了一些,口中问道。

    “老子这几天病了,没来上工,才被你小子捡了便宜。”乞丐见黑子挺识相,瞥了他一眼后,就盘坐到他刚刚的坐过的地方,没有再赶他走。

    时间流逝,大概中午时分,乞丐的前面堆了大概有十来个铜钱,而黑子前面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小子,第一次干这一行吧?”乞丐将铜钱拢到一起,揣进怀里后,看了黑子一会儿之后问道。

    “你怎么知道?”黑子反问道。

    “你身上没有那股味,虽然看上去和乞丐没什么不同,但你没有乞丐的气质,而且你腰杆子挺的太直了,比那些有钱人都直,另外一点,你的手太干净了。”乞丐说话的功夫,前面又多了三两个铜板。

    黑子哑然的看着乞丐,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乞丐的观察力也没谁了,只是扫了几眼就看出这么多破绽。

    “你不用吃惊,我不会打扰你办事,只是觉得你要装也装的像一点,比如把腰弯一些,见到有钱人说句‘大爷,赏两个钱’之类的,或许更好一些。”乞丐颇为热心的指点着黑子。

    “对对对,就是这样,腰再弯一些,对,这样就像了。”

    “不要总去捉虱子,乞丐没那么爱干净,对,不要有多余的动作。”

    照着中年乞丐的指点,黑子努力的学习怎么才能像一个真正的乞丐,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窍门,但是……。

    “小子,你后背里面插得什么?都戳出来了。”乞丐的疑惑声中,黑子才想起来,自己后背还插着一根三棱军刺。

    “为什么要帮我?你连我的目的都不知道。”黑子恢复原本的坐姿,盯着中年乞丐说道。

    “因为你抢了衣服知道给钱。”乞丐与黑子对视一眼,缓缓说道:“你的衣服是我一个小兄弟的,它根本不值一百文。”

    “就这么简单?”黑子皱眉问道。

    “就这么简单,或许对你来说一百文不算什么,但对于我们来说……不少了。所以,我们必须让你这一百文钱花的值一些。”中年乞看着前面的地面,有些失神的说着。

    “你不拍知道了我的秘密被灭口么?”黑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能抢衣服留钱的人,怎么可能会随意杀人。年轻人,千万不要小看乞丐,蹲在街上这么多年,如果还没有练就一双看人的眼睛,早就饿死了。”中年乞丐一边说,一边拍拍黑子的肩膀,从地上起身摇晃着离开了,留下黑子一个人默默的呆。

    “哎,起来吧,别装了。”一个轻佻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几乎不用回头,黑子就知道是吴辰那个不着调的家伙。

    “你怎么来了?”从地上弹身而起,黑子问道。

    “大朗说你太蠢,让我把你带回去,任务结束。”吴辰耸耸肩说道。

    “你……”黑子被吴辰的直言不讳气的脑门子青筋直跳。

    “别你你我我的,跟我来吧。”吴辰歪了歪头,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剩下黑子一个人,站在原地有些愣。

    不过最后黑子还是在吴辰的身影消失之前跟了上去,同时打定决心,今后苦练‘杀敌本领’,有朝一日将所有的一切,都在吴辰那个家伙身上找回来。

    一前一后,吴辰带着黑子在青州城里转了大概有小半个时辰,最后来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当先走了进去,然后就听到身后一声清脆的声音:“拦住那个乞丐。”

    待吴辰回头,就现倒霉的黑子已经被几个巷子里冲出的壮汉围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黑子有些莫名其妙,警惕的将手放到后腰位置,握住三棱军刺的握柄,迷惑的问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这话应该问你才对,你鬼鬼祟祟的跟在那个人后面想干什么?”清脆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青衣少年,手中拎着时下最流行的折扇正从小店一侧的巷子里走出来。

    “我?鬼鬼祟祟?”黑子指着自己的鼻尖,不可置信的问道。

    “当然,你一个乞丐,跟在一个陌生人的后面,走的那么快,不是鬼鬼祟祟,想要图谋不轨又是什么?”青衣少年手里的折扇遥点黑子,凝声问道。

    黑子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先是被乞丐看破身份,然后被吴辰说成蠢货,现在又被一个少年当成了贼人,难道下一次出门真要先翻翻黄历?

    不过好在小店里的李承乾等人已经被外面的动静惊动,来到小店门口,看到黑子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由出言解围道:“这位兄台,且慢动手。”

    “你是?”青衣少年闻声像李承乾看了一眼,疑惑的问道。

    “哦,小弟李高明。”李承乾先是对少年抱了抱拳,然后指着黑子说道:“这位是我的属下,不是什么乞丐。”

    “贵的属下?”青衣少年脸上写满惊愕,看向黑子的眼神中充满同情,转向李承乾时,眼神也怪异了许多,意思很明显:让属下混的如此苦逼,你丫也太抠门儿了吧。

    “鄙人属下……”李承乾用手指指自己的头,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说道:“这里有些问题,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太正常。”

    每月总有那么几天……,青衣少年面色突的一滞,微微泛起一丝红润,隔了一会儿才抱拳说道:“如此,倒是在下唐突了。”

    “无事无事,毕竟兄台也是好意。”李承乾摆摆手,示意少年不要介意,然后说道:“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我二人在此相遇便是有缘,不如小弟做东请兄台吃个便饭如何?”

    青衣少年面色再次一红,想了想说道:“听李小弟口音不是青州人士,这顿便饭还是孔某来请,也好让孔某略尽地主之谊。”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