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11章 送给李孝恭的生意
    李孝恭用手指狠狠地点了李承乾半天,最终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可能是真的被他气到了。

    最终,李孝恭对跟进来的玄甲护卫吼道:“给老子把这个村子封了,任何人许进不许出。”

    “喏!”整齐的回答之后,甲叶子哗哗作响中,整个村子彻底被监控起来。

    一时间院子里所有人都有些傻眼,包括李承乾在内,全都都搞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

    “你让我怎么说你,你平时的聪明劲儿都跑哪里去了。”李孝恭顾不上其他人,把李承乾就到一边就狠狠地教训起来。

    “王叔,到底咋回事,你这是闹得哪一出?”李承乾看着那些惊若寒蝉的村民,皱着眉头问道。

    “你先别说话,老夫问你,这印刷的方式是不是你搞出来的?”李孝恭脸色异常严肃,沉声问道。

    “这里还有别人么?”李承乾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如果这印刷方式被外人得去,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李孝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李承乾有些愕然的看着李孝恭,好半晌才回味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敢情这老家伙是怕活字印刷术流传出去之后,使得印书成本下降,到时候就不能大把的赚钱。

    想到这里李承乾不由摇头苦笑,咂咂嘴说道:“王叔,不是我说你,咱格局能大一点么?”

    “啥是格局?”李孝恭有些听不懂后世的专业词汇。

    “就是眼光,眼光放长远一点,眼界广一点,不要局限于眼前一点点的钱财。”李承乾叹了口气,一点点解释道。

    结果李孝恭听完之后大眼睛眨了半天,满脸怒容的说道:“你敢说老子是鼠目寸光?信不信老子揍你。”

    用力推开快要杵进自己鼻孔里的大手,李承乾严肃的说道:“王叔知不知道,书的价格降下来之后能培养出多少读书人?这些读书人会为大唐创造多少财富?”

    李承乾看重的是国库的收入,而李孝恭看重的是自家钱库的收入,这就是所谓的屁股决定脑袋。李孝恭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郡王,他的想法和即将接手一个国家的李承乾是不一样的。

    “可是……”听了李承乾的解释让李孝恭明白了很多,但想到损失的钱财,河间郡王又有些舍不得。

    但毕竟新的印书方式是李承乾搞出来的,李孝恭虽然是叔叔辈,在如何使用的方式上也没有太多的言权。

    “没什么可是的,刚刚我问过王叔你,送你一桩生意怎么样,是你自己说不要的。”李承乾摊开手,同时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啥?”李孝恭的声音陡然拔高,一脸要吃人的表情,抬手指着木头架子的方向,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送给我的就是这个?”

    “当然,要不您认为会是什么?水泥厂么?那个是石碳司的,不能送人。”李承乾一脸认真的说道,其实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他自己是太子,根本不可能真的去开一家印书馆,如果把印书馆挂在石碳司的名下倒是可以,但那样太拉仇恨了。

    和世家碰撞过一次的李承乾已经接受教训,知道世家这个庞然大物绝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正面碰撞的,要对付他们就必须躲在后面,然后找一个人去顶雷。

    而活字印刷就是李承乾近期对付世家的一件利器,李孝恭来到山东之前,李承乾还愁在山东找不到顶雷的人物,打算拉着孔家下水,现在看来不用了,一个天策府的老将足够了,情况好的话还可以拉更多的人下水。

    “你真要把这个送给老夫?”李孝恭在金钱和老脸之间考虑了良久,最终选择了金钱,向李承乾这个挥舞着无数小钱钱的‘恶魔’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一年的经营权。”李承乾伸出一根手指,晃了一晃,继续说道:“而且别人印书的价格我不管,但是我要印书必须成本价。”

    “一年?”李孝恭不满的摇摇头,伸出一个巴掌:“五年。”

    “两年,不能再多了。”将李孝恭的大手按下去,李承乾伸出两根手指。

    “四年。”李孝恭肉痛的减了一年。

    “两年,一年都不能多。”李承乾摇摇头说道。

    “那三年总成了吧?”李孝恭感觉无数的小钱钱在从自己的口袋中飞走。

    “只有两年。”李承乾咬死两年不松口,看李孝恭还要再说,便打手止住,继续说道:“两年已经是极限了,这种东西只是一个想法而以,甚至用不了两年,活字印刷就会泄漏出去。”

    “那时候其他的印书馆不给我们一点好处,却在抢我们的生意,这种事情我是决不允许生的。所以你只有两年时间,两年之后我会公布活字印刷术。”李承乾说的斩钉截铁,根本不容李孝恭拒绝。

    李孝恭也不是傻子,听了李承乾的解释,慢慢也想通了这里的关窍,觉得侄子说的很有道理。

    让那些没名堂的跟自己一起赚钱,的确不如老老实实赚两年钱,然后把碗一砸,大家一起喝风来的爽快。

    “殿下,外面为什么戒严了?”正在叔侄俩阴谋算计赚钱大计的时候,包龙图急吼吼的从外面走进了院子。

    “龙图,过来。”李承乾远远的对着包龙图招招手,把他叫到跟前,指着李孝恭说道:“这位是河间郡王,今后印刷厂的事情找他就好。”

    “见过河间郡王。”老包认真的给李孝恭见礼之后,继续对李承乾问道:“殿下,外面为什么戒严了?”

    “为了防止泄密,活字印刷没什么技术含量,很容易就会被我们的敌人学到手,到时候就会变像的给他们提供活动经费。”李承乾耸耸肩,说想慌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哦。”老包虽然倔,但不是不明事理,知道戒严不是针对百姓的,也就不在关心这个问题。

    而站在一边的李孝恭,却清清楚楚的从老包的身上看到了魏征的影子,甚至那一身的倔骨头比魏征还要强上三分。

    想想魏征那倔驴一样的性子,李孝恭不禁对李承乾投去怜悯的目光,可怜的娃,今后的苦日子只怕长着呢。

    给小伙伴推荐一本书:剑北望大大的《三国之神将纵横》,喜欢三国的可以去看看哦。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