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204章 剌客(上)
    青州回春楼后院柴房,阳光找不到的角落,一个黑色的人影头戴斗笠,静静的站在那里,恍若幽灵。

    而在他的旁边,有一个酒楼伙计打扮的人正垂手而立,额角不断流下的汗珠代表着此人心中的紧张。

    良久之后,黑衣人似乎很满意酒楼伙计的表现,在其忐忑的目光中缓缓说道:“去查一下,李孝恭为什么会突然到了青州,他的目的是什么。”

    黑衣人一身阴冷的气息让伙计紧张的要命,恍若置身于一条毒蛇身边一样,直到其开口,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之后,恭敬的说道:“属下全力以赴。”

    “慢慢来,一切以安全为重,不要打草惊蛇。”黑衣人嗯了一声,认真的叮嘱道。

    “属下明白,目标现在居于城外庄园,每天的饭食都是由回春楼送过去,属下可以借机打听一下。”小伙计简单的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下。

    “不行,目标身边尽是玄甲,警惕性、忠诚度都非常高,若你多嘴多舌,坏了主上的大事……”黑衣人直接把小伙计的计划否决掉,他宁可不知道李孝恭的目的,也不想暴露出组织的秘密。

    上一次该死的‘黑七’擅自行动,引起目标警觉,身边防御已经严密到了风雨不透的地步。若是这一次再打草惊蛇的话,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很难想像。

    必竟‘种子’只是一个组织,只适合背后搞搞小动作,如果站到阳光下,面对大唐军队这种暴力机器,无异于以卵击石。

    “是是,阁下,其实李孝恭为什么会来属下有一些猜测,不知当讲不当讲。”计划被黑衣人否则,伙计并没有什么不满,略想了一下有些犹豫的说道。

    黑衣人依旧没有移动半分,只是轻轻扭过了头,阴冷的说道:“说清楚。”

    “属下猜测应该和目标在青州狂卷七万八千贯之事有关。”小伙计被透过斗笠缝隙的一双眼睛盯着,汗毛有些炸,话说的有些结巴。

    “我让你把话说清楚,不是让你下结论。”黑衣人声音愈加阴冷,似乎有些不满小伙计的言行。

    “是,目标在拍卖会之前曾经向长安那位有过一份陈词,但是被……被紫衣使截下来了。所以……”小伙的被黑衣人吓的一个哆嗦,说话音更不利索了。

    “紫衣使?山东负责人?”黑衣人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满的情绪,一身阴郁的气息不断暴涌。

    “是,是的。”柴房中的气氛凝滞到了极点,小伙计脑袋几乎要垂进自己怀里,大气都不敢出。

    良久之后,黑衣人缓缓收敛自己的情绪之后,才说道:“你可以走了,李孝恭的事情不用查了。”

    “是,属下告退。”小伙计向后退了几步离开黑衣人身边之后,转身离开柴房,回到前面去继续自己的日常工作——端盘子。

    黑衣人在伙计离开之后不长时间,也悄悄的离开柴房,在回春楼后院了几圈之后,便失去行迹,不知所踪,后院之中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紫衣使?好奇怪,还有人敢穿紫衣?就不怕被人给砍死。”无人的院落中,一个自言自语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而声音传来的位置竟然是刚刚那间柴房的房顶。

    紧接着,一个身穿淡蓝色衣衫的青年自柴房之上一跃而下,落地时一个深蹲将冲力缓冲之后,缓缓起身,看着黑衣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搓着下巴。

    青年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身材匀称,浓眉大眼四个字足以概括其相貌。

    在大唐浓眉大眼的人不少,所以青年那张脸并不如何引人注目,反而是他一双白净的手格外吸引人的注意。

    纤细而修长十指,指甲修的不长不短,看上去就是精心打理过的。甚至如果不相识的人,单看他的一双手,很可能会把他当成一个女人。

    青年名叫墨子羽,绰号黑子,职业是一种传承的数千年,古老而又光荣的职业——剌客。

    刚刚从幽州那边完成了一桩买卖的黑子,这回也是途经青州,机缘巧合之下偷听到了黑衣人与小伙计的对话。

    所以无所事事的剌客心开始痒痒了,事关一位郡王和另一个不知名的重要人物以及神神秘秘的组织。这让无聊到了极点的黑子有些心动,觉得应该参与一下,或许还有机会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剌客也说不定。

    青州城外庄园之中,李孝恭拿着一本厚厚的帐册,皱着眉头翻来翻去,最后丢在一边说道:“小子,你这里面都是什么鬼画符?不是随随便便弄了个假的来忽悠老子吧?”

    “这叫阿拉伯数字。”李承乾伸手在帐册上戳了戳,鄙视的目光看着李孝恭说道:“我说王叔,难道您没事儿不看邸报么?这可是半年多以前就开始推广的计数法。”

    “老子又识不得几个字,看那个东西干什么?”不屑的翻了李承乾,看邸报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一样。

    李承乾突然间开始后悔了,觉得自己就不应该跟李孝恭谈什么经济,这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不过李承乾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他和李孝恭都能接受的活动:“王叔,咱还是去抓贼吧,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要老子在这里一天,你小子就别想出去。”李孝恭很执着,坚定的认为现在李承乾出去会很危险。

    “王叔,这天天躲着算什么回事?难道咱们躲着别人就进不来了?”李承乾眨眨眼睛,伸手向房顶上指了指,示意上面已经有人了。

    “来人,警戒,上房顶看看。”李孝恭虽然不知道李承乾是根据什么判断出房顶有人的,但仍然很配合。必竟安全的角度上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让人去房顶看一眼,也耽误不了什么事情。

    “不用了,墨某自己下来。”就在侍卫刚刚答应,还没来得及行动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自屋顶传了下来。

    接就是一个身着淡蓝色衣衫的青年倏然从天而降,只是丫落地时的那一个深蹲,彻底的打破了李承乾心目中武林高手能飞檐走壁的幻象。

    (本章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