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67章 秋猎(三)
    “好吧,包龙图就包龙图,只要不是个黑脸的便好。”李承乾缓缓呼出一口气,低声说道。

    “呃,殿下,那包龙图倒是不黑,只是一双眼睛生的甚是吓人。”李承乾声音虽低,确没有故意压制,所以依旧被纥干承基听到。

    “也罢明日一早你且带他们过来,正好本宫也见见这包龙图到底是个何等人物。”李承乾没有在意纥干承基所说的眼睛问题,在他看来再如何可怕的眼睛都不如老头子的可怕。

    “喏!”纥干承基答应一声,又等了一会儿见李承乾没再没有其他吩咐:“臣告退。”

    挥手示意纥干承基可以离开之后,李承乾将目光转向正在和王成虎挤眉弄眼的吴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要是想和他一个待遇可以说,本宫亦可以对你客气一些。”纥干承基走了没的影子,李承乾这才对吴辰说道。

    “别,殿下,现在这样就挺好,挺好的。”吴辰缩了缩脖子,臊眉耷眼的说道。

    李承乾看不上纥干承基,吴辰同样也看不上,不管怎么看都觉得那货不顺眼,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或者说什么人玩什么鸟,又或者王八看绿豆。

    “行了,别贫了,两日后的秋猎还需要准备很多东西,你丫不是准备空着两只手去吧?”以往总是在小说或者电视里看秋猎,现在终于能亲自体验一把,李承乾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一门心思都在秋猎上了。

    而且刚刚要不是王玄策的事情太过重要,那纥干承基只怕连大门都进不来,将来还不知道还要空跑多少次,才能见上李承乾一面。

    “某只靠一柄横刀足以。”吴辰傲然说道,引的一旁的王成虎不断撇嘴。

    丫就是一护卫,到了秋猎现场也没有展露身手的余地,吹毛牛逼。

    果然,李承乾一点面子都没有吴辰留,嗤声说道:“行了,别吹牛逼了,一会儿你去仁贵那里一趟,你们两个商量一下需要带的东西,然后去准备军械。”

    “喏。”说到正事,吴辰收起嘻笑之色,慨然应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开。

    “老王,你也去休息吧,好好准备应付两天后的秋猎。”瞥了一眼身边的‘光头王’,李承乾说道。

    “殿下的安全……”王成虎犹豫道。

    “屁的安全,老子是在自己家里,还要担心什么?快去吧,这段时间在宗正寺一直没好好休息过。”李承乾翻了个白眼说道。

    虽然说三个多月的时间宗正寺几乎被李承乾包了,但那终归不是‘兰若寺’,吴辰和王成虎一直都没有放松警惕,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总是在轮流守夜,不敢有一点大意。

    所以这三个多月下来,要说不累那还真就是骗人的。

    等到王成虎也离开之后,李承乾很干脆的一个翻身滚到榻上,衣服都不脱,直接扯过一被子往身上一盖就直接梦周公去了。

    “殿下,殿下,该起了。”刚刚睡了不长时间,李承乾就觉得身边有人叫自己,待翻身坐起抬看去之时,现竟然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宫女在叫自己。

    “你是谁?”李承乾四下打量一眼之后现,一直都有人执守的房间里竟然一个宫人都不在,若大的房间里,只有自己跟眼前这陌生的宫女存在。

    “吾乃太子建成贴身女官,殿下叫我明月即可。”宫女见李承乾醒了,便退后两步,轻轻扶身一礼之后说道。

    “大伯?”李承乾眉头一紧,盯着宫女说道:“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我在宫中从未见过你?而且……房间里的人都哪里去了?”

    李承乾很好奇为什么自己那个挂了的大伯身边女官会在自己宫里出现,按理说当初这一批人不是应该都砍了么?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最主要的是这女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的‘兰若寺’虽然不能说是飞鸟难入,但这么一个大活人跑进来,总会有人看到吧,完全没理由让她接近到自己身边来啊。

    “殿下无需知晓吾从何而来,只是两日之后的秋猎小心身边之人便可。”明月没有回答李承乾的问题,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便再次扶身一礼,转身向门口走去。

    秋猎?身边之人?李承乾心中猛然一惊,当下就从榻上跳了起来,追到宫女明月身后,抬手向她的手腕抓去:“等等,把话说清楚,到底要小心谁?”

    谁知那明月就像身后有眼睛一般,在李承乾快要抓到她的时候,突然转回身,伸出右手在他的胸口就推了一把,口中说道:“殿下莫要忘了,小心身边之人!”

    本已经快要追到明月的李承乾只觉得胸口一股阴冷的气息传来,接着就是一股大力,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猛的向后倒去。

    “明月……”强烈的失重感让李承乾剧烈的挣扎起来,口中一声大喝。

    “殿下,殿下,您怎么了?”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用睁眼李承乾都知道,那是林晓晓的声音。

    缓缓睁开眼睛,房间还是那个房间,林晓晓一脸紧张的坐在身己身边,那些消失的宫人也重新出现在原本的位置。

    扭脸向门口看去,却是空无一人,本应站在门口的那个叫明月的宫女已经杳无踪影。

    只是透过窗纸能看到外面昏暗的天色,却不知是早上还是晚上。

    “殿下,可是作恶梦了?”林晓晓的再次紧张的问道。

    “哦,没,没事,的确是作了一个梦。”李承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可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林晓晓一边为李承乾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问道。

    “刚刚……没什么,不用担心,现在什么时辰了?”李承乾刚要开口说一下梦里的事情,又突然意识到什么,临时换了话题。

    “已经是寅时末了。”林晓晓张了张嘴似乎还要再问,最后却没有问出来,只是说了一下时辰。

    “嗯。时辰还早,我再睡会儿,你也去休息吧。”李承乾看了林晓晓一眼,再次闭上眼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