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64章 夜谈(下)
    “你对造反的事情怎么看?”片刻的沉默之后,李二的话就像一道惊雷自李承乾的耳畔闪过。

    造反?这年头那个老百姓敢聊这个问题?李承乾突然觉得牙有些疼。刚刚还说要像寻常百姓家的父子一样好好聊天,结果老头子没聊几句自己就开始忍不住扬沙子了。

    不过想过归,老头子的问题还是要回答,想了一下问道:“父皇,造反分为很多种,您指的是哪一种?”

    “嗯?”李二被问的愣了一下,虽然他也是靠着造反起家,却从不知道造反还有分类的说法:“那你先说说造反分几种。”

    “儿臣认为造反从广意上讲应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为私利;第二种是为公。”李承乾虽然没有认真研究过造反,但在后世喷子当惯了,哪怕是没有准备,也能随时喷上几句。

    李二有些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原本的讨论现在好像变成了请教,丫好像把关系弄颠倒了。

    不过老子总归是老子,先天就占有一定的优势,不管自己知不知道,都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你且分别说说。”

    看着老李眼神中的迷茫,李承乾先是在心里鄙视老头子一番,然后才开口说道:“这第一种为私利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以自己为中心,一担自己的**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会不顾一切的跳起来反对朝廷,点型的例子就是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

    虽然李承乾不知道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这几个到底是不是真的为私利起兵造反,但却知道这几个都和老李对阵疆场过。所以他们必须是反面点型,用来衬托老头子伟光正的形象。

    李二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那第二种为公的呢?”

    再鄙视老李一番,继续说:“这第二种为公,就是为天下黎民,为了让百姓生活的更好,不计个人得失,与旧有**朝廷抗争到底的民族英雄。最典型的便子就是皇爷爷和父皇您了。”

    不管当初起兵的目的是什么,李承乾身为皇室成员,评论起这件事情都必须给扣上伟光正的大帽子,否则就准备在宗正寺里待上一辈子吧。

    老李依旧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只是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傲然,很明显的表示认同李承乾的说法。

    “你认为现在我大唐还会有人反造成功么?”老李不顾李承乾白话的嘴干舌燥,再次问道。

    “怎么可能,造反成功是需要有群众基础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有军事实力。有道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指的就是一切没有军事实力的造反都是纸老虎。”李承乾喷的有些嗨,吐沫星子都喷到老头子脸上了。

    将脸上的吐沫星子擦了擦,狠狠的瞪了李承乾一眼:“如果造反的人来自内部呢?”

    这话问的有些诛心,就差没点着李承乾鼻子说他要造反了。

    李承乾不是傻子,在老头子问他怎么看待造反这件事的时候就知道情况不对头,所以一直努力想要把自己摘出来,可最后还是没躲过去。

    咂咂嘴,李承乾叹了口气说道:“父皇,您那工作还真就不是人干的活儿,起的比鸡都早,睡的比狗的晚,干的比牛都多,吃的……”

    除了开始的‘父皇’两个字,后面的老李越听越不是滋味,越听脸色越难看,最后终于一拍椅子站起来:“放屁,你才不是人,你才是鸡,你才是狗,你才是牛,逆子,一身皮子紧了,想找揍是吧?”

    “不是,父皇,是您说要像寻常百姓家一样聊天嘛,您亲口说的。”眼见李二举起大巴掌,李承乾飞一般从椅子上跳下来,躲出老远。

    “你回来,朕不揍你,快点。”老李搓了搓手指,重新坐回椅子上,瞪着李承乾。

    “您保证不?”李承乾很执着的站的老远。

    “朕保证,快点过来,听到没,别逼着朕让人抓你回来。”看着李承乾随时要跑的样子,老李的手又痒痒了。

    “行了,不说造反的事,你回来吧。”老李看着李承乾哆哆嗦嗦那样,知道刚刚的话是真把这小子吓的炸毛了。

    不过只要这小子知道怕就好,知道怕今天晚上老李就没白来,警告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父皇,您说您没事儿吓唬儿臣干什么?”乖乖回来,跳到椅子上坐好,李承乾一语双关的说道。既指刚刚老李说要揍他的事情,也是暗指老李说他要造反的事情。

    不过老李这次还真是守信用,当真是绝口不提造反的事了,看着李承乾身上的白色练功服问道:“你那衣服怎么回事?”

    “这个?”李承乾眼前一亮,跳起来站到椅子上扯着白色丝绸制成的练功服说道。

    “你说呢?”对于李承乾的明知故问,老李觉得很不爽。

    “这个叫练功服,穿起来宽松,舒适还凉快。”李承乾从椅子上跳到地上,摆了个不论不类的太极造型。

    李二愣了一下,半晌才说道:“下次说话把舌头捋直了,别夫、服不分。”

    该死的门牙,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一点出头的迹象都没有,弄的李承乾说话只要一着急就有些漏风。

    委屈的点点头,李承乾就晃悠到李二跟前,炫耀的说道:“父皇您看看,是不是很帅?”

    “天晚了,朕回去了,你一会儿早点休息。”李二嗯了一声,从椅子上起身,背着手向门外走去。

    警告加威胁的目的达到了,老李也没什么继续待下去的兴致,这破地方连口茶水都没有,待的实在是无趣。

    “喏,恭送父皇。”看着老李越走越远,李承乾恭敬的说着。

    直到老头子走的连影子都看不到的时候,李承乾终于是坚持不住,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太特么吓人了,难怪人家都说伴君如伴虎,刚刚的情况,只要李承乾一个答的不好,关在宗正寺一辈子都是轻的。

    虽然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引起老李的警觉,但是李承乾从未想过老头子会这么直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