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60章 智妖(上)
    李承乾在宗正寺说的一番话,无论对他自己还是对其他人其影响都是巨大的。

    虽然像李二说的一样,李承乾的计划还有各式各样的漏洞存在,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计划已经暴露了李承乾未来的政治倾向和民族主义思想。

    老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觉得欣慰,反正虚荣的感觉连一个时辰都没有维持住,脑袋就又开始隐隐疼。

    “观音婢,帮我按按吧,头痛得很。”李二头枕在长孙皇后的腿上,拧着眉毛说道。

    “二哥这是怎么了?前两日不是还好好的,今天出去的时候也很好,怎么突然就头痛了!”轻轻的帮李二按着额头和太阳穴,长孙关心的问道。

    “唉,你莫要管了,不是什么大事。”琢磨着李承乾那个混小子,李二认为还是不要跟长孙说今天的事情,要不然只怕又消停不了。

    不过长孙皇后可怕的直觉再一次挥了作用,低低的问道:“是不是承乾又惹事儿了?”

    “没,你别瞎操心了,不是因为他的事。”李二极力的否认着,他可不想按下葫芦起了瓢,李承乾这边的事儿还没搞定,长孙再磨起人来,那日子可真是不用过了。

    “陛下不想说,那臣妾便不问了吧。”长孙皇后叹了口气,别过脸说道。

    其实问不问都一样,满大唐能把李二愁成这样,还一点办法都没有的,除了李承乾那个一直在不断折腾的小子,就没别人了。

    但李二不说,长孙总不能一直逼问下去,无奈之下只能轻按着老头子的额头,帮他缓解疼痛。

    而老李此时的心早就已经不知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从宗正寺离开之后,他就一直在琢磨李承乾到底想要干什么。

    按照混小子以往的表现来看,他并不是一个对政治感兴趣的人,对权利**也是可有可无,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爆出这么一个庞大的计划,其目到底是什么就很值得人去寻味了。

    如果说李承乾只是在皇宫里折腾够了,想要去折腾突厥人,李二是不信的。丫在大唐上可谓是仇人遍天下,没折腾完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有心思去折腾突厥人?

    最关键的是李承乾的计划太好了,虽然不完善,但的确是一个可以一劳永逸解决边患的好想法。

    所以老李在想李承乾的目的时,总是会不自觉的去琢磨这个计划,想要完善它。

    这让李二觉得很恼火,李承乾的目的和他的计划,两件事情来来回回在脑子里不断的交错,让他总不能静下心来好好想一件事情。

    饼太大了,让李二很难放下,如果真的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边患问题,老李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名垂千古,泰山封禅亦不在话下。

    老李的心是热的,火一样热,平定天下的机会就这样放在眼前,所以老李决定不想李承乾的目的了,那小子想要折腾就让他折腾,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这个当老子的给他擦屁股。

    “陛下要对突厥用兵了。”傍晚时分,杜如晦府上,房玄龄与杜如晦相对跪坐于榻上。

    “是啊。太子殿下的计划一出,怕是整个大唐都要动起来了,没有哪一个帝王可以受得住永定边患,开疆拓土的诱惑。”杜如晦端着茶碗轻轻押了一口之后说道。

    “难道一定要打么?按照太子的计划,慢慢展,三十年内一定可以见到成效。”房玄龄沉声说道。

    “必须要打,先把突厥打服,再执行太子的计划,将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陛下可不是有耐心的人呐,等三十年……太慢了。”杜如晦神色有些飘忽。

    “你认为什么时候会开战?”房玄龄问道。

    “明年夏收之后吧。工部日前已经把白叠子脱子的机器研究完成,现在将作监正在试制,冬日作战很快就不是我大唐需要愁的问题了。”将盯着茶杯的目光收回来,杜如晦看着房玄龄说道。

    “既然克明都这么说,那某也回去准备吧,这一场战事怕是免不了。”房玄龄长叹一声说道。

    战争,除了军方那些个杀坯,从来就不被人喜欢,房玄龄同样不喜欢。

    大唐刚刚定鼎天下,民心尚未安稳,却又要再起战端,按房玄龄看来,的确不是明智之举。

    “玄龄难道看不出来,哪怕没有太子的计划,大唐与突厥之战也会在近几年再次爆么?”杜如晦脸上挂着一丝笑意,眼中闪动着看穿一切的目光,对房玄龄说道。

    “这……唉,某总以为能拖得一时是一时。”房玄龄苦笑着说道。

    杜如晦摇摇头,并不认同房玄龄的看法:“陛下乃一时人杰,如何受得了颉利的渭水之盟?况且听闻今年薛延陀、回纥等部纷纷起兵叛乱,那颉利却战之不胜,如此大好良机陛下如何能不利用?”

    “可陛下向来信守承诺,若无正当理由,如何出兵?”房玄龄顺着杜如晦的话问道。

    “正当理由多的很,不用你我出头,只要有那位太子殿下在,就永远不会缺了理由。”杜如晦高深莫测的笑着说道。

    “克明这是话里有话啊!”房玄龄愣了一下,随后也笑着打趣道。

    聪明人之间,有些话不用说透,点到为止即可。

    玩笑过后,杜如晦叹了口气说道:“睚眦必报果然是名不虚传,今日杜某算是真正领教了。”

    “哦?克明何出此言?”房玄龄收敛笑容,不知道杜如晦为什么会把话题抽到李承乾的身上。

    “难道玄龄没有看出太子今日用的乃是一石二鸟之策么?”杜如晦颇为感慨的说道。

    “愿闻其详!”房玄龄摆了个洗耳恭听的姿势。

    谁知道杜如晦却在此时卖起了关子,看也不看房玄龄,只是低声感叹:“厉害啊,当真厉害,若不是刚刚灵光一现,只怕你我甚至陛下都被太子一人蒙在鼓中而不自知。”

    “克明,有什么话就说,休要跟某卖关子。刚刚你这话如果不说明白了,传出去可就是在指责太子欺君了。”房玄龄敲了敲桌子,把杜如晦的目光吸引过来,有些危言耸听的说道。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