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59章 老头子的骄傲=妖孽(下)
    相比于李承乾的信心满满,李二此时的心情很难描述,骄傲有之,担心有之,迷惑有之各式各样的情绪被老李深深的埋在心底。

    李承乾这个儿子虽然身上有着这样那样的一些缺点,但至少识进退这一点让老李十分满意。

    不抓权,不恋权,甚至有时候把权利放到李承乾手里,他都不知道怎么用。这样的太子让李二很放心,至少不用担心哪天玄武门之变在自己身上重演。

    另外让李二担心和迷惑的是李承乾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为什么就像是一个万事通一样。不管什么样的问题,到了他这里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尤其是那张破嘴,死的能说成活的,黑的能说成白的,就连抓战俘去当苦力修路这样会被那些腐儒强烈谴责的事情,到了他的嘴里都变的天经地义,符合圣人之道。

    强烈的好奇心让李二一次次的想要探究李承乾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什么时候能把他逼进一条死胡同,让他彻彻底底的告饶。

    所以李靖和房玄龄的问题,李二并没有阻,同时他也想知道李承乾要开互市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很快李二就被李承乾的话给惊到了,最后甚至惊讶到口水流出来而不自知的地步。

    “房伯伯,突厥人需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好了。要盐有盐,要铁有铁,要茶有茶,甚至我们还有粮食,有烈酒,有丝绸,有麻布,有书籍……”李承乾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盐铁可是对突厥禁运的物资。”房玄龄被吓到了,看了李二一眼之后,对李承乾问道。

    “不干什么,满足突厥人的需要而以,让他们过上富足的生活,让他们感受到生活的美好,让他们感受到生命的可贵,这样他们就会慢慢的失去往日的勇武,失去那种敢杀敢拼的精神。”李承乾眼中有一种莫名的神彩,让人很难看懂其中的含义。

    “……”没人说话,杀坯们早在一开始就听的脑袋直懵,房玄龄和杜如晦、李靖则是陷入沉思,开始考虑李承乾所说的可能性。

    “你想没想过这样会投入多大的成本?”李二沉声问道。

    “总不会多过战争的成本,而且我们还换回很多的牛羊和战马。”李承乾摊开双手说道。

    “如果他们还要南下呢?”李靖被李二的问题惊醒,看着李承乾问道。

    “南下?”李承乾看了看李靖,又看了看程妖精等人,开口问道:“程伯伯,突厥人南下怎么办?”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砍他丫的。”程妖精眼珠子一瞪,给出一个很专业的回答。

    “您看,多简单的问题。”李承乾笑着对李靖说道。

    李靖这时也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咂咂嘴不说话了。

    李承乾看没人再说话,就继续说道:“老夫子们不是很想教化天下么?让他们去互市,我们可以在哪里办学,教那些突厥孩子什么是温良恭俭让,什么是仁义礼智信。”

    “我们可以提供他们工作的机会,让他们感受一个唐人的荣耀,前提是他们要听话,要劳动,要认真休会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

    “愿意接受我大唐皇帝陛下赐予的,我们会给予保护,会给予他们土地,还会帮他们杀掉那些觊觎他们的痞子。”

    “但是那些敢于不接受我大唐皇帝陛下好意的。”再次将目光投向那些已经听的呆了的十六卫大将军,李承乾淡笑着说道:“十六卫的将军们,会教会他们如何接受的,对么?”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也包括听的有些傻的李二陛下,所有人眼中都含着深深的忌惮,看李承乾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妖怪。

    聪明、机智、鬼才等等一系列形容词在众人脑中闪过,最后只得出一个词,那就是多智近妖。

    李承乾所说的计划很庞大,实施起来应该很不容易,但能想到这个计划更不容易。

    数百上千年,无数能臣猛将都在为漠北草原而焦虑,都想一劳永逸的解决边患问题,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

    但李承乾的计划让众人看到了希望,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边患问题的希望,是的,目前来说只是希望。

    “你的计划有一个漏洞。”半晌之后,李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

    他已经放弃了继续让李承乾出风头的打算,9岁就可以想出如此庞大计划的妖孽,已经不需要再出风头,是到了应该雪藏的时候了。

    老李可不想自己最理想的继承人半途夭折掉,不管是被人嫉妒陷害,还是李承乾自己欲壑难平、自寻死路,这些都不是李二想要看到的结果。

    所以老李决定打压一下这个混小子之后,彻底将他雪藏起来。

    “还请父皇教我。”李承乾低头说道。

    “你怎么让他们老实听话呢?那些突厥人又不是傻子,难道他们不会抢了你的商队?难道他们不会换了东西之后,继续南下中原?”老李的语气中充满戏谑与不屑。

    “真是太单纯了,不,读了几天论语,就想着治天下,你小子还嫩着呢。”老李继续用刚刚的语气贬低着。

    淡化,必须淡化李承乾在这个计划中的作用,这就是老李的目的。

    这混小子已经是一根出头的椽子,暴露出来的能力已经够强了,如果再加上出色的政治天赋,李二很难想像那些扑向李承乾的明刀暗箭会有多少。

    狠狠贬低了李承乾一顿之后,李二扭头窗外的天色,从椅子上站起来,沉声说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吧。”

    “呃,父皇这就要走?”李承乾有些意外的问道。

    老头子太不地道了,‘咔咔’的贬低自己一顿不说,末了拍拍屁股就要走?

    计划中的奖励呢?想了好几天的表扬呢?最重要的是,啥时候放自己出去呢?

    这些一个字都没提,竟然就要走?这出牌的套路根本就不对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