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46章 暴风雨前(上)
    “殿下。”‘兰若寺’中已经等了很久的吴辰迎上李承乾,施了一礼。

    “怎么样?哪个活下来了?”被老李数落一顿的李承乾颇有些烦躁的问道。

    “全都死了。”吴辰应声说道。

    李承乾叹息一声,没有再问下去,死都死了,怎么死的并不重要:“派人去通知他们的家人和随从,就说王文昭言词不敬,无礼在先,崔冉忿其目无君上,高呼‘君辱臣死’拔刀与其相搏,最终双双战死。”

    “喏!”吴辰嘴角抽了一下,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像中崔冉这种墙头草高喊‘君辱臣死’是个什么样子。

    挥挥手让吴辱去办事,李承乾回到自己的房间,有些郁郁的躺到榻上呆,琢磨着如何应付随时而来的世家反扑。

    两条人命因为自己一句话就此消失,这种权利带来的迷醉感确实不错,但李承乾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他不是变态,作不出那种杀人取乐的事情,这一次如果不是被自己的话逼到墙角无法脱身,他决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不过做都做了,也没必要后悔,灵魂的彻底融合将他原本优柔寡断的草根性格弥补了不少。

    想了很长时间之后,李承乾果断的放弃了这种无谓的思考,太子的身份注定他的全身上下满是破绽。这和一个破筛子无论怎么改造,都不可能变成一块铁板是一个道理。

    心情烦躁之下越躺越烦,再加上时值夏日,更是让人烦躁不堪,一骨碌从榻上爬起来,叫过一个宫女:“丫头,去给你家殿下找些存冰来。”

    这是习惯使然,虽然身体只有九岁大小,但心理年龄足足二十多,所以李承乾看他宫里的宫女全是和中学生差不多大小的小丫头。

    “喏。”一声软软糯糯的回答响起,让李承乾听的浑身麻酥酥的得劲,恨不得让小丫头在耳朵边说上一天。

    从房间中出来,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现整个‘兰若寺’就没有一个凉快一点的地方。

    建在长安最低洼处的太极宫,其地理位置决定了皇城每到夏天必定炎热无比,这根本不是转几圈就能解决的问题。

    越转越热的李承乾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水,然后是游泳池,然后就是水泥,接着就是钱管事。

    一种把钱管事全身的皮扒下来,糊在墙上人念头自心底升起。

    “去个人把老钱给本宫找来。”心烦意乱的李承乾对侍卫们说道。

    “喏。”老爷们儿粗粗的声音让李承乾皱了皱眉头,有一种组建娘子军的想法。

    “殿下,冰取来了。”等待中,小宫女糯糯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水”“蜂蜜”“奶”三样东西,李承乾每一个都要隔上一段时间再说,为的就是听小宫女多说几个‘喏’字。

    除了‘贱人’实在是找不出另一个词来形容此时的李承乾猥琐。

    有了水和冰再配上奶和蜂蜜,一种李承乾自己都说不出来叫什么的东西就被调制出来。

    缓缓的呷上一口,沁人心脾的感觉自腹中传来。

    “爽!”一声大喝,仰头将碗里不知名的东西一口抽干,心里的烦躁一下子去了一大半。

    “殿下,什么‘爽’啊?”袅袅的声音自远处传来,林晓晓一身宫装走过来,看的李承乾直想用‘天王同款’把她给裹上。

    不因为林晓晓衣裙太薄,周围的宫女穿的并不比她多,实在是李承乾身体不作主,9岁的小身板啥也干不了。

    能看,能摸,就是不能动真格的,这样的情况下李承乾一直认为自己会死于“疯牛病”。

    “过来,试试你家殿下的秘制饮品。”对林晓晓招招手,李承乾就继续让小宫女帮着弄那种不知名的饮品。

    “是什么啊?”林晓晓走到李承乾跟前,好奇的问道。

    “试试看。”等小宫女调制好了,李承乾示意林晓晓喝了试试。

    将碗接过来,林晓晓试着轻轻偿了一口,顿时眼前一亮:“殿下,这个叫什么啊?”

    “不知道,随便调的,怎么样,好喝不?”李承乾无所谓的摇摇头,对林晓晓问道。

    这小丫头可是李承乾在大唐见到的第一个人,对她的感觉自然非比一般。

    “嗯。真好喝。”林晓晓点头说道。

    “那就多喝一些,现在天热,不用担心吃坏了肚子。”李承乾笑着说道。

    冰都是碎冰,加上少许温水就会化开,再把蜂蜜和奶对进去,一杯甜甜的淡冰奶就制好了。

    李承乾和林晓晓两个,一人一碗喝的甚是开心。

    当然,其间李承乾也没忘了给每个宫女和侍卫都分上一碗,反正拿来过好多,他和林晓晓两人也喝不完,与其浪费掉不如来个雨露均沾。

    “殿下,钱管事来了。”就在李承乾拉着林晓晓东拉西扯讲小h文的时候,去找钱管事的那个侍卫回来了。

    “让他进来。”收起调笑的心思,李承乾对侍卫说道。

    “殿下,妾身告退。”看李承乾有正事,林晓晓识趣的选择离开。

    “嗯。你回去休息吧。”李承乾没有挽留,长孙皇后在宫里立下的规矩就是后宫不得干政,无论是谁都不得违背。

    “见过殿下。”老钱一如继往的恭谨,没有家族作靠山,他只能在李承乾这一颗树上吊死,如果李承乾对他不满意,除了老死宫中,基本上没有别的可能了。

    “免了,坐吧。少在本宫这里装可怜,交待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看着老钱在椅子上坐下,李承乾才开口问道。

    “试着烧了几窑,但杂质太多,不大合要求。”老钱认真回答道。

    “那个叫阿什么的还老实吧?”李承乾又问道。

    虽然在现代李承乾是一个宅男,但这并不能改变他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的事实,信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观点的他始终觉得那个阿什么阿的不会太听话。

    “那家伙老实的很,只是跟臣提了个小小的要求。”老钱小心的说道。

    “什么要求?”李承乾眉头一皱问道。

    “他想成为我大唐子民。”老钱小心的说道。

    和那个阿巴托接触的几天,老钱觉得这个异国人还是不错的,而且很懂看眼色行事,是个比较得力的帮手,生怕这个要求让李承乾不满意,把这个异国人给砍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