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44章 跳越性思维(上)
    从左卫率离开,李承乾摇晃着往丽正殿而去,虽然老李还没下朝,但早点去自,至少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当初可是答应过老李,不弄死王文昭那货的,现在一时没忍住,丫很可能被自己给搞死,所以必须提前来给老头子打个招呼。

    有过一次儿时经历的李承乾明白,家里老头子不怕儿子在外面惹事儿,就怕惹了事儿回来还不说实话,所以被揍的原因大多是因为撒谎!

    到了丽正殿,李承乾也没去长孙皇后那里,只是在老头子的‘办公室’外面找了个角落,一个自己能看到外面,外面一下子看不到里面的的角落。

    在侍卫怪异的目光注视下,毫无仪态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回头瞪了那个看着自己的侍卫一眼之后,李承乾就拄着下巴想着一会儿如何应对老李的‘暴风骤雨’。

    过了有半个时辰左右,李承乾就听到外面隐隐有谈话声传过来,就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走到老头子‘办公室’门口,规规矩矩站好,等着老头子到来。

    “见过父皇,见过舅舅,见过诸位伯伯。”给老李和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议事的几位大佬见过礼,李承乾再一次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

    “太子,身体可好了?”李二盯着李承乾看了一会儿,不动声色的问道。

    “回父皇,已经大好了。”李承乾乖巧的说道。

    “有甚事么?”李二意有所指的问道。

    “没甚大事,父皇议事要紧,儿臣先去母后那里看看。”李承乾看了老李身后的众臣一眼说道。

    “算了,你也进来吧,跟着听听。”老李想了一下,把李承乾留了下来。

    “喏。”李承乾一脸的无所谓,听就听呗,权当听相声了。

    老李的‘办公室’地方不小,足够坐上十几个人,只是坐的位置和高矮有些讲究。

    朝臣坐的不能比老李高,李承乾一个小娃娃,坐的当然不能比那些重臣还要高,所以轮到他的时候只有一个小锦墩(没概念的话可以理解成小板凳)。

    所以坐在桌案后面的老李除了通过李承乾脑袋顶上的冠来证明这小子依旧存在之外,完全就是看不到他一点的影子——丫已经被大桌子全完给挡住了。

    “无忌,盐法一事研究的怎么样了?”刚刚坐下,老李的声音就从头顶上传来。

    没想到,老李今天要议的竟然是盐法。

    “陛下,此事臣已让民部核算过,官收、商运、商卖之法确实可行。”长孙无忌应声答道。

    盐法这是李承乾投桃报李送给长孙无忌的一份功劳,哪怕没有百年之后的实例证明,单单依靠新盐法执行之后可以省下万余人的粮饷就可以证明这是一个好办法。

    ‘办公室’里坐着的都是官场老油条,如何能不明白,新盐法的好处。

    只是如果执行起来势必要砍掉大量的盐官、盐丁,这样就会损害一大批人的利益,所以如何平衡这些人的利益,才是这些老头子们要议的重点。

    “玄龄,此事你认为可行否?”李二将目光转向房玄龄。

    “臣认为长孙仆射现在说可行怕是有些早了,需知上万盐丁一下子没了职司,只怕会出乱子。”房玄龄犹豫一下,沉声说道。

    “出什么乱子?那些盐丁、盐官整天尸位素餐,难道还有道理了?”萧禹接过房玄龄的话头,不忿的说道。

    老家伙就是这倔脾气,不考虑实际情况,一味的理想主意,而且还认死理儿。混迹朝堂多年,却不知到了地方州府有事情根本不能按道理来处理。

    所以老家伙的话李二果断的没有接茬,只是把目光转向杜如晦:“克明呢?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臣同意长孙仆射的观点,但执行起来的一些细节需要考虑。”到底是官场上的老狐狸,话里的意思和房玄龄一样,但却婉转许多。

    “臣认为既然于国有利,那便颁布执行,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可以从长计议,慢慢解决。”看到老李递过来的目光,长孙无忌便自觉的言。

    “长孙仆射为官多年,岂不知未雨绸缪的道理,如果不事先想好应对之策,一旦出了变故,又当如何?”房玄龄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要先稳定人心为要。

    “好了,别争了,现在讨论是的此法是否可行,而不是什么时候执行。”李二敲了敲桌子,止住几人的争论。

    “臣认为可行。”“臣认为可行。”

    “如此便好,太子,太子呢?”李二原本想问问李承乾是如何看待此事,结果找了一圈现人没了。

    “儿,儿臣在。”一个小脑袋从桌子前面冒出来。

    李承乾这货听着老头子们争来争去,竟把老李的‘办公室’当成朝堂,不自觉的垂头睡了过去。原本隔着桌案还能看到的冠,立时消失不见,整的老李以为他偷偷溜了。

    看着李承乾睡眼惺忪的样子,老李就气不打一处来,丫的在朝堂上睡也就罢了,现在竟然睡到老子‘办公室’来了。

    “太子认为盐丁、盐官一事要如何解决?”生气的老李将原本想要问的盐法一事改成了盐丁的处理,等着李承乾答不出来,再好好修理他一顿。

    “调到都水监去好了,好多河渠的清淤工作都要处理呢。”李承乾眼睛都没眨就回答道。

    正想着利用漕运完成南粮北调却没有人清理河道,老李就送来上万人,如何能不好好利用。

    “呃。清淤?”老李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想不明白怎么李承乾怎么会从盐法跳到清理河道的。

    “是的父皇,刚刚房伯伯不是说未雨绸缪么?现下河道淤积日渐严重,不若提前清理一下,也省得日后水患频。”李承乾眼睛挤来挤去的说道,

    没办法,这几天火大,刚刚睡了一小觉,结果弄出一堆的眼屎出来,当着老李的面又不敢用手指拭,只能把眼睛挤来挤去,看看能不能挤掉下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