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43章 王文昭之死(下)
    “咔嚓”一声,雪亮的障刀直直的插在崔冉面前的地上,让他不由自主打了机灵,眼角不停抽搐中,结结巴巴的说道:“殿,殿下,这,这……。”

    “怎么?不明白?”李承乾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看着额角冒出冷汗的崔冉:“当初你在王家大门前,把本宫的脸放到地上让王家人踩的时候,就应该料到会有今天。”

    “殿下,下官错了,真的错了,以后再出不敢了。”怨毒的扫了吴辰一眼,崔冉双膝一软跪了下来,几乎是声泪俱下的说道。

    “墙头草的作派,本宫不喜欢。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杀了王文昭,把本宫的面子找回来;二你自己死,全了你们世家之间的情谊。”李承乾不为所动的说道。

    “殿下,殿下,罪不至死啊殿下。”崔冉叩头如捣蒜的说道。

    现在他是真的怕了,曾经他认为李承乾年纪小,而且很好说话,大不了从王家回来时候解释一下,自己是逼不得已,用王家和崔家两家的大旗将这个小小的太子震住。

    到时候王家那里自己的姿态摆的够低,不至于得罪了人,李承乾这边反正自己把事情已经办成了,想来也不会受到过多的责难。

    没想到,在王家时,那个老头子的话现在一语成谶,自己果然是把自己给坑了。

    “你的意思是本宫的脸面很不值钱喽?”轻拍一下吴辰,拉着他一起后退了两步,李承乾继续说道。

    在迎宾楼有过一次王文昭暴起伤人的一幕,现在的李承乾已经学会怎么样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的位置上。

    “没,没有。”崔冉艰难的回答道。

    “崔冉,你我君臣一场,本宫不是不给你机会。杀了王文昭,你便是一个忠耿之臣,将来即便是王家追究,亦不也追究到你的头上,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说罢,李承乾向小院外面走去。

    “殿下,殿下开恩呐!”崔冉的头已经磕出血了,但是为了活命,依旧不停的继续磕着。

    “吴辰,你留下,一个时辰之后,如果他还没有下手的话,两个一起杀了。”‘咚咚’的叩头声中,李承乾冷冷的声音传进了崔冉的耳朵,彻底绝了他的一切希望。

    颤抖着身体,看着眼前的刀,崔冉只是一个读书人,几十年的岁月中,除了筷子,一双手未命沾过任何金属的东西。现在因果循环之下,竟然到了要提刀杀人的地步。

    崔冉的脑袋现在木木的,平时的他引以为傲的聪明全部化为乌有。

    在强权面前,要么低头,要么死。

    就是这么简单!

    大概有盏茶时间,颤抖的手终于抓住了刀柄,缓缓用力将刀拔了出来,游移的目光瞟向关着王文昭的房间。

    “姓崔的,你敢动我?我让我爷爷杀了你。”李承乾刚刚在院子里说的话,王文昭听的一清二楚,此时见崔冉把刀拔了出来,顿时厉声喝道。

    像他这样的‘纨绔’子弟,一生只为自己一人而活,崔冉拔刀在他看来那就是要来杀他的。

    岂不知,他的话等于给自己贴了一道催命符。让原本有些犹豫的崔冉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

    “是他逼我的,是他逼我的。在祁县他就无缘无故要杀我,现在竟然还要杀我。他是在逼我,是在逼我!”崔冉一直在心中给自己灌输着这样一个概念,手中的刀也越握越紧。

    终于,在王文昭的喝骂声中,崔冉从地上站了起来,倒提手中刀,目露凶光,看王文昭的房间看过去。

    “崔冉,你,你别杀我,我,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好多钱,我爷爷可以让你当官,当好大的官。求求你,不,不要杀我。”一步步逼近房间的崔冉终于让王文昭感到了害怕,抓着窗棱的手隐隐透出一股青白色。

    “如果不是你,老子何至于走到今天。如果不是你在祁县要杀老子,如果不是你不依不饶的追到长安,何至于有今天。”握刀的手青筋暴起,崔冉咬着牙,几乎是一定一顿的对趴在窗口的王文昭说道。

    “打开房门,让我们的退出来吧。”小院门口,李承乾对吴辰说道。

    “喏。”吴辰中口答应了一声,对着守门的两个壮汉打了几个手势。

    “我们走吧,事情结束了,一会儿不管谁出来,放他离开。”李承乾终究着着现代的灵魂,让他亲眼看着两个人搏命还是看不下去。

    “如果是王文昭出来了呢?”吴辰好奇的问道。

    “那就让他走。一个纨绔死不死并不影响大局,我只是想借他向王家传达一个信息,死的活的都一样。”李承乾看了吴辰一眼,解释道。

    “觉得我变了?”走了大概百十来步,身后小院里的声音已静不可闻,李承乾才停下脚步问吴辰。

    “嗯。”吴辰点点头。

    “人总是要变的。”李承乾叹了口气,向小院的方向看了眼,缓缓说道:“院子里那两个,都是世家之人,你在他们身上可看到一丝的‘忠孝廉耻,礼仪孝悌’?这样的人如何能当大用?”

    “那,真接杀了便是。”所谓是屁股决定脑袋,吴辰虽然机敏,但总归是江湖草莽出身,很难理解李承乾的意思。

    “虽不能当大用,但是废物利用一下还是可以的,记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用处,只是需要你去现。”李承乾摇头笑了笑,没有再过多解释,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如果吴辰能想通,那将来就再把他提一提。

    想不通……那就继续作护卫吧。

    身边可用的人还是太少了,算来算去,能用的也就是薛仁贵、吴辰和王成虎三个人。

    而薛仁贵又注定是混军方的坯子,现在根本当不得用;王成虎那二货除了吃以外,脑子里根本啥都没有。别人八个心眼,丫四个……还堵了俩,根本就不是能独档一面的材料。

    所以眼下也就剩个吴辰了。

    “行了,你在这里等等吧,不管是谁出来,让得回来通知我一声。”看着皱眉沉思的吴辰,李承乾说道。

    “那殿下的安全……”从思考中回过神,吴辰问道。

    “放心吧,这是皇城,天下间最安全的地方了。”李承乾笑了笑,在吴辰的小臂上拍了拍,淡然说道。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