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42章 王文昭之死(上)
    从万年县出来,再回到‘兰若寺’吴辰顶着一脑门的问号,始终想不清楚,能快加建城度的东西是什么,不过看李承乾眯着眼睛走神的样子,他还是放弃了追问下去的念头。

    “崔冉在作什么?”走神的李承乾突然问道。

    “一直在家里,没有殿下话,老钱又抓着权力不放,所以那姓崔的回来之后一直没什么事作,就躲回家生闷气去了。”吴辰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一会儿把他送到左卫率去,把他和王文昭关到一起。理由……就用‘有损皇家威仪’。”李承乾想了一起,对吴辰说道。

    “明白。我马上去办。”反正吴辰早就看那个崔冉不顺眼,李承乾的吩咐正好顺了他的意。

    “记住,吃的只给一人份。”看吴辰转身要走,李承乾赶紧又加了一句。

    “啊?为什么?”吴辰有些不解的回头问道。

    “照作就是。”李承乾对吴辰说道。

    “喏!”觉查到自己话有些多的吴辰,应了一声之后就离开‘兰若寺’办事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有些平淡,李承乾除了问一下崔、王两人的情况之外,就把自己关到书房里面,一头扎进书堆。

    王文昭自小过的就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哪里受过被关押的苦处,开始的时候送进去的饭食全都被他丢到外面,并且一个劲叫嚷着要报复。

    两天之后被丢出来的就只有饭食,饮水被他留了下来。

    四天之后,送进去的饭食被吃的精光,盘子端出来的时候甚至比狗舔的都干净,连洗刷的工作都可以省略掉。

    待到第六天,崔冉也被关了进去,原本就在祁县结过怨的两人面对着一人份的饭食自然是谁都不肯相让。

    尤其是王文昭威胁崔冉出去之后一定要他狗命之后,崔冉干脆就破罐子破摔起来。

    反正太子那里也得罪了,否则自己也不会被关起来,现在又被王文昭威胁,与其将来死的不明不白,不如在这里拖着王文昭一起死好了。

    所以从崔冉被关进左卫率开始,关押两人的房间里不管送什么,全都会被崔冉一脚踢翻,然后再踩上几脚。

    无论王文昭威胁也好,乞求也罢,总之崔冉就想拖着他一起死。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第十天中午,房间的门被彻底打开,四个大汉将萎靡不堪的两人架出来为止。

    “崔冉,告诉本宫,想死想活?”院子中树阴下的一张摇椅上,李承乾惬意的坐在哪里,手中端着一只茶碗问道。

    “殿下,崔某到底犯了何事?”“李承乾,有种你就杀了我。”崔冉和王文昭不约而同的嘶哑着嗓子说道。

    “你的事一会儿再说,不想嘴被堵上,现在就闭着。”看了王文昭一眼,李承乾沉声说道。

    然后转向崔冉,皱着眉头说道:“现在是本宫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本宫,再问一次,想死想活?”

    崔冉艰难的舔了舔嘴唇,犹豫良久之后,垂头说道:“臣想活。”

    李承乾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很好。给他一碗水一碗粥,看着点,别让他呛死了。”很明显,这话是对身后的吴辰说的。

    看着崔冉狼吞虎咽的将东西吃光,李承乾将目光转向不断舔着嘴唇的王文昭:“至于你……很遗憾,你的仆人没有回来。”

    “你,你想干什么?”王文昭身体猛的一抖,再也没有刚刚出来时要李承乾有种杀了他的勇气。

    “十天前,本宫就说过,如果你的仆人十天之后没有拿着契约回来,那么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将茶碗交给身边的吴辰,李承乾盯着王文昭说道。

    “你,你不能杀我,我,我爷爷是王家家主!”王文昭的头上开始冒汗了,哪怕是四天水米未进,依旧有密密的汗珠从头上往外冒着。

    他看的出来,李承乾现在是真的准备杀他了。

    因为李承乾身上现在的气息与他爷爷处理家中败类时的气息是一样的,都是那么阴森。

    “你先在祁县劫杀本宫使者,又在长安迎宾楼主动袭击本宫,即便你爷爷是王家家主,难道就能保住你了么?”李承乾眯着眼睛问道。

    “你,你到底想要怎样才能放过我?”王文昭虽然害怕,但依旧努力的想为自己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你看,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依旧在用‘你’来称呼本宫,可见在你眼中就没有国之储君存在,你这样又与谋反何异?”李承乾一边说,一边从椅子上直起身子,看了看崔冉:“再给他一碗水一碗粥。”

    “殿,殿下,小民错了,小民认错……”如果不是两个壮汉依旧在架着王文昭,只怕他现在已经跪在地上。

    “不不不,你并没有错,错的是你爷爷。”李承乾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你应该还记得在马车里面我和你说的话吧?”

    “什么?”王文昭愣愣的回答道。

    “你是你爷爷拿来试探我底线的棋子,同样,你也是我用来试探你爷爷的棋子。”对一个将死之人,李承乾还是很宽容的,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次自己的话。

    “你……”

    “我想看看你死了之后,你爷爷会为你动多大力量,就是这么简单。”不等王文昭再问,李承乾就把自己的目的说的清清楚楚。

    “你,你是一个魔鬼,你是一个魔鬼,你不得好死。”从未想到自己会和死亡离的如此之近,王文昭变的有些歇斯底里,咒骂李承乾的同时,终于开始为自己的行为后悔。

    “关回去。”李承乾对架着王文昭的壮汉摆摆手,淡淡的说道。

    “喏!”高声应答中,不顾王文昭的哭泣与挣扎,两个壮汉直接将他拖回了刚刚关押他的房间。

    “吃饱了没有?”看着碗摞在一起,轻轻擦嘴的崔冉,李承乾问道。

    “饱,饱了。”崔冉不知道李承乾下一步的目的,有些结巴的答道。

    “很好,崔冉,你应该听过‘君忧臣劳,君辱臣死’这句话吧?”院子当中依旧传来王文昭的叫骂声,然而李承乾恍若没听到一般,只是盯着崔冉说道。

    “听,听过,殿下,臣……”崔冉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

    “听过就好。”李承乾点点头,也不等崔冉把话说完,便对身旁的吴辰说道:“给他把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