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41章 无良太子
    过多的考虑总是会让人游移不定,想想以前处理的那些事情,李承乾觉得多多少少有些小家子气。

    既然便宜老妈曾经隐隐暗示过,老李同志会在背后给自己撑腰,那就放手做好了,大不了让老头子来擦屁股。

    摆脱掉那种压抑,让李承乾的心神放宽了许多,连带思考问题的方式都生了变化。

    渐渐的,一丝和李二一模一样的笑容不知不觉间已经爬上他的面庞,带着这一丝笑容,李承乾缓缓进入梦乡,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宫女说老李已经批准他在下一个休沐之日前可以尽情休息,所以李承乾就那么懒懒的躺在榻上,准备好好的再休息一天。

    “殿下,吴辰回来了。”就是李承乾再一次差点睡着的时候,吴辰的声音在大门外响了起来。

    “进来吧,正想着你呢。”一骨碌从榻上爬起来,李承乾像是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

    “殿下,可是有什么好事?”吴辰笑着从门外进来,看着眼前精神奕奕的李承乾打趣着说道。

    “屁,好事没有,恶事有一桩,你去不去?”李承乾笑骂一声之后,莫测高深的说道。

    “呃,真有事?”吴辰表情一滞,看着李承乾的目光中有一丝疑惑,总觉得和往常有些不同,但却说不上是哪里不同。

    “帮你家殿下杀个人如何?”从榻上跳下来,在宫女的伺候下穿着衣服的李承乾扭头问道。

    “是何人?”江湖草莽身出的吴辰对杀人并不反感,相对于保护崔冉这种事情,他还是更喜欢杀人。

    “不用那么认真,事情还没展到真需要杀人的那一步,现在只是提前跟你打个招呼。”看着吴辰随时准备拔刀的样子,李承乾觉得有些好笑。

    “殿下有需要时,只管吩咐。”吴辰真的如他自己所说一样,将自己当成李承乾手中的一把刀,这不是他忠心,而是他作人的原则。

    “行,需要的时候我会跟你说。另外,这几天你就跟在我身边吧,老王前几天吃了我的瓜捞,怕是得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宫女的服侍下,将衣服整理好,李承乾一边向门外走,一边说道。

    “喏!”走过江湖的人就是不一样,吴辰在处事方面明显比王成虎强上许多,知道看眼色行事,什么进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掌握的恰到好处。

    “走吧,我们看老王去,丫怕是前两天怕是被揍坏了。”虽然王成虎是被他牵连的,但李承乾现在却没有丝毫的愧疚之感,这和三天前相比,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王成虎虽然被揍了,但小命却没什么问题,除了只能趴着以外,其他问题并不大,该吃吃,该喝喝。

    当然,如果遇到无良之人那问题还是有一些的。

    “老王,怎么样?恢复的如何了?”见到趴在榻上的王成虎,李承乾笑着说道。

    “殿下,您怎么来了?”看到李承乾进屋,正趴着无聊的王成虎挣扎着就要起来。

    “好好趴着,别动,伤口裂开就不好了。”几步走到‘光头王’跟然,然后一巴掌按到老王的屁股上。

    “呃~。”爬到一半的王成虎直接就被李承乾一巴掌给按趴下了,一双眼睛瞪的差点没把眼珠子鼓出来。

    “听说你挨棒子的时候哼都没哼一声,现在怎么这么怂。”王成虎幽怨的眼神中,李承乾拍拍手说道。

    “我……”王成虎原本就不善言词,被李承乾这么一说更是干张嘴说不出话来。

    不过当王成虎看到跃跃欲试走过来的吴辰时,瞬间脸色就变了,几乎用吼的说道:“你丫别过来,离我远点,出去。”

    如果说李承乾在老王屁股上拍的那一下是在伤口上撒盐的话,吴辰要是拍一下那就是在伤口上撒硫酸一样的结果。

    所以有了李承乾的教训之后,王成虎死也不会让吴辰靠近自己。

    “行了,咱走吧。”看王成虎精神头还不错,一年半载之内死不了,李承乾也就放下心事,招呼一直没能得手的吴辰一起离开。

    “送殿下。”虽然不能起来,但王成虎还是表示了一下。

    “行了,老老实实的养伤吧,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点防止褥疮的药,没事儿自己洗洗,别伤养好了再把打种的家伙烂掉了,你家殿下身边可没位置给你。”已经走到门口的李承乾突然回头说道。

    “我……”看着门口带着一脸坏笑的李承乾和吴辰,王成虎再次哑然,遇人不淑的感觉从心底升起,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对了,你通知老钱去领人了没有?”消失在门口的李承乾突然退了回来。

    “呃,这个……臣那天,还没来得及。”王成虎吱唔道。

    “我去,丫不会被饿死了吧?”没等老王认错,李承乾又再次从门口消失,弄的王成虎错愕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万年县后衙。

    “老钱,这人我可是交给你了,他应该知道很多东西,你可以尽情的压榨。但是,一个月之后,我必须要见到水泥,明白了没有?”看着满头是汗的老钱,李承乾说道。

    “臣明白了,一个月之内臣一定完成任务。”虽然不知道这段时间生了什么,但钱管事可以从李承乾身上感受到以前没有过的压力。

    “希望你是真的明白。行了,你可以带着人走了。”再次眼着那个垂头丧气的阿巴托看了一眼,李承乾对钱管事吩咐道。

    “喏,臣告退。”在宫里混的久了,钱管事眼色自然不差,知道李承乾的忍耐已经长了极限,如果一月之内再不出成绩,只怕自己这辈子怕是混到头了。

    “去吧,好自为知。”李承乾对钱管事挥挥手。

    “殿下,这水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直听着李承乾和钱管事说‘水泥’,吴辰的好奇心也被越吊越高,最终在钱管事离开之后问出来。

    “一种可以加快建城度的东西,等生产出来你就知道了。”李承乾眼睛盯着大门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口中有些失神的说道。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