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38章 西域工匠(上)
    琉璃球这东西东市、西市都有卖,价格根据颜色和样式不同也是有高有低。李承乾不止一次在‘两市’上的看到过这东西,兴致来了还会和商家讨论一下价格。

    但手中的这颗琉璃球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外缘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点点灰色的物质。李承乾刚开始拿在手里的时候以为是粘土,试着拿手指刮了一下,却意外的现这一点点东西很坚硬,并没被刮掉。

    好奇之下仔细打量,现丫沾的根本就不是粘土等脏东西,而是特么受潮之后的水泥。

    这个现让李承乾惊喜异常,兴奋的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水泥这东西老钱那货试着烧了好几个月,目前除了废渣依旧是一无所获,李承乾甚至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错了,否则无论如何也应该烧出点东西来吧。

    “大哥,这琉璃球有什么不对么?我们要不要去抓奸商?”巴陵公主的小脑袋从李承乾身后冒了出来,脸上带着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

    “去去去,一边儿去,抓什么奸商啊?这是人家白送的。”李承乾翻了个白眼,把小丫头的脑袋从自己肩膀上推开。

    “哼,臭大哥,不理你了。”巴陵讨了个没趣,气鼓鼓的跑回自己的位置,继续清点自己的战利品,当然,其间也没有忘了偷偷拿几样姐姐们的。

    “哥哥,这琉璃球有什么问题么?”豫章公主表现的有些犹豫,忐忑的问李承乾。

    “没有,不过豫章一会儿告诉大哥是那个胡商送的好不好?”将琉璃球还给豫章,李承乾笑着问道。

    “好啊。”豫章公主点点头答应道。

    不管东西是买的还是送的,在小丫头心里,总是自己的东西,如果被李承乾拿走了,多少会心疼一些。

    “好了好了,把东西交给护卫,我们去吃东西。”看着小丫头们分脏分的差不多之后,李承乾拍拍手说道。

    刚进来的时候点了不少菜,此时已经在旁边的桌子上满满的摆了一桌子。

    “我不要,我要去迎宾楼。”又是巴陵这个小刁丫头。

    “巴陵,迎宾楼在东西,我们现在在西市,离的很远呢。”襄城公主在炫耀自己的学识渊博。

    “可我还是想去迎宾楼,三哥说那里的东西可好吃了。”巴陵公主不依不饶的说道。

    “巴陵,不要闹了,哥哥点了好多菜,不吃要浪费了。”长乐看了一眼另一桌上的菜,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从心里上讲,长乐也想去迎宾楼,但想想平时李二教育她们不要浪费的话,又有些犹豫,必竟菜已经上来了,就这样扔掉太可惜了。

    “这有什么,我们有这么多人,还怕吃不光这些东西?”巴陵公主眼珠一转,指着跟前的一众护卫说道。

    这话让几乎赢得所有人的一致认同,小丫头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李承乾。

    “听你们的,今天让你们玩的尽兴。”李承乾摊手说道。

    能坐着决不站着,坐马车总比走路强,这就是李承乾现在的想法,反正只要不接着去逛街,哪怕是上天都没有问题。

    有了李承乾的承诺,几个小丫头自然是再无顾忌,中午的时候在迎宾楼吃过美味的午餐,下午又去玄都观和兴善寺游玩。

    而且据长乐所说,那个李承乾生病时给他祈福七天的秦道长就是玄都观的观主。

    甚至如果不是他,只怕李承乾的病还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好。

    总之,混乱又疲惫的一天被李承乾咬牙坚持下来,直到日幕时分,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回到‘兰若寺’之后,他已经在心里第八十一次誓,下次如果再带这些小丫头出去,自己就是蛤蟆变的。

    耳朵里依旧充斥着小丫头们叽叽喳喳的叫喊声,哪怕是躺在榻上,用被子将脑袋裹起来都没用,心灵的伤害物理疗法一点效果都没有。

    李承乾在‘兰若寺’整整休养了三天,才彻底将心灵上的伤害抚平。

    老李和长孙对心灵受伤的李承乾没有任何的安慰,只是留下‘瓜娃子’这三个字的评语之后就没了下文,这让李承乾听了之后有些欲哭无泪。

    端午节在李承乾的休养中悄无声息的过去了,所有人都过的很开心,除了李承乾和那个倒霉的胡商。

    阿巴托自从那天从坊市出来,被几个大汉控制住,丢进万年县大牢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一个人,甚至连狱卒都没见到过。

    三天时间他在小小的隔间里转了不下上千圈,却始终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现在阿巴托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死了,连渴带饿的情况下,他再也没有精力爬起来走圈,只能躺在地上的干草中向真主祈祷,希望他老人家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虔诚,出手解救自己。

    “咣当”一个阿巴托期盼已久的声音响起,那是监牢大门打开的声音。终于有人下来了,阿巴托以极快的度从地上爬起来,抓着隔间的木栅栏,眼巴巴的看着监牢大门的方向。

    不管来人是不是为了自己,阿巴托认为至少可以要点吃的或者喝的,否则他真的快要被饿死了。

    小小的少年公子,穿着华贵的唐服,在一个光头壮汉的陪同下进入了阿巴托的视线,并且一步一步向他走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人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味道在里面。

    “阿,阿巴托。”三天水米未进,让阿巴托的声音嘶哑的厉害,听上去说不出的怪异。

    “什么?”少年人应该是没听清楚,皱了皱眉头问道。

    “尊贵的公子,小人叫阿巴托。”努力的调整着声带,阿巴托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少年人疑惑的问道。

    “尊贵的公子,小人已经三天没喝过水,吃过东西了。”阿巴托可怜兮兮的抓着木栏杆,带着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说道。

    “怎么回事?”少年转身向光头壮汉问道。

    “应该是下面的人忘记了。”壮汉想了一下才解释道。

    少年点点头,口中嗯了一声后说道:“放出来,给些吃的,再让他洗个澡,然后带他来见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