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30章 农场新功能
    自从验证了双马的确可以拖动曲辕犁之后,右卫率的兵痞们就开始倒霉了。

    不服管教,屡教不改,左右不分,统统被配到农场,两匹马一副犁杖,每次犁2o亩地,完成就可以回去。

    仗刑在右卫率被彻底取消,只要犯错就只有一个惩罚方式,那就是去农场。而且每三天会公布个人成绩,犁的地越多,代表犯的错越多。

    右卫率无论是过来培训的军官还是以前的老兵,无数人痛恨着想出这个惩罚方式的人。

    犯错挨军棍,咬牙挺挺过去,事后还会被当成好汉、硬汉。可现在这样一搞,皮肉道是不用受苦了,可天天被人念叨犁了多少亩地,面皮却臊的厉害。

    所以右卫率中经常触犯军法的家伙们仅仅用了三天,就彻底改掉了以前的坏习惯,甚至还有时间去检举别人。

    当初自己受的苦不能白受,怎么也得在别人身上找回一些‘快乐’。

    而七天之后,右卫率中再无任何一人触犯军法,完完全全的作到了令行禁止,彻底告别了这种很不‘人道’的惩罚。

    不过乐观的兵痞们过高的估计了某个家伙的人品,就在他们以为可以告别惩罚的时候,新的规定就下来了。

    训练落后的人,以火为单位实行连坐,由训练成绩优异的火负责监督,继续执行耕地处罚。

    慢慢变的安静的荒野再次变的热闹起来,不断有人被带到荒野,由成绩好的人控马负责监督,成绩差的人负责扶犁。

    随着某个家伙不小心将马骑的过快,新的‘仇恨’也就此埋下了种子。

    训练场上变的热火朝天,兵痞们都在努力的完成各自的训练目标,努力成为成绩最优透的一批,只为训练结束之后可以去虐那些虐过自己或没虐过自己的人,因为不管什么样的训练,总会有人排在最后的。

    老程很喜欢李承乾这个出坏主意的家伙,认为他已经坏出水平,坏出境界,坏的无人能敌。

    坏主意被引进了右武卫,所以荒野上又多了一批一边鬼叫一边跑的家伙。

    老秦和尉迟也认为这个坏主意很经典,左武卫和右武候卫同样开始执行。

    荒野上鬼叫的人越来越多,各卫府的训练成绩越来越好,荒野上被开垦出来的土地也变的一眼看不到头。

    “小子,你这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这么损的主意都能想的出来,真是太聪明了。”程老货拍着李承乾的肩膀,看着荒野上奔走如飞的兵痞挤眉弄眼的说道。

    “程伯伯过奖了。”李承乾蹲在已经耕好的地边,被老程的话气的直哆嗦,却还要感谢老程。

    原本如果让军队来开垦荒地必然会闹的军营里怨声载道,现在经过李承乾这样一搞,本身的目标实现了不说,而且还成功的转嫁了仇恨的目标,把士兵对长官的怨气转嫁到其他士兵身上。

    同时,这样的方法还激了士兵的训练热情,虽然目标是为了让别人去倒霉,但战斗力得到提高却是不争的事实。

    可这么好的办法到了老程嘴里就变成了损主意,难怪老程这么不招人待见,李承乾都已经开始不喜欢和他说话了。

    “我可没过奖,连李靖那老家伙私底下都说你这办法好,打算全军推广呢。”老程一边说一边用萝卜粗的手指插在大鼻孔里不停的搅着,不一会就搞出黑糊糊的一团,‘咻’的一声弹了出去。

    我了个去的,这老人渣真特么太有特色了,看这表现哪里有一点点国公爷的样子,大唐的国公要是都这样,那日子可真是有的过了。

    李承乾转着奇葩的念头,却没有回答老程的话,生怕自己一张嘴被老程不小心弹进自己嘴里。

    “咋啦?是不是有什么馊主意了?跟老程说道说道。”看李承乾不说话,老程扭头问道。

    “没,小侄只是觉得单单耕地太单一了些,时间久了就玩腻了。”虽然嘴里不承认,但不得不说,李承乾的的确确是个坏家伙。

    “说说看。”老程把坐在地上的屁股往李承乾跟前挪了挪,神秘的道。

    这老货虽然一直和李承乾斗来斗去的,却并不是真的对李承乾反感,只是觉得他比较对脾性罢了。反正走路摆弄J8,闲着也是闲着,与其天天无所事事,不如找李承乾身上找点乐子。

    “筒车就要弄好了,灌溉用的水渠还没有挖呢,不如明天开始如何?”李承乾歪着头说道。

    这是李承乾不知道老程的真正想法,否则只怕会一头撞死,弄了半天难道自己在这老货眼中就是根J8?

    “你这一说老程也想起来了,除草、搬石头、筑堤……,这农场里的花样还真不少。”老程的脑洞被李承乾撬开一条小缝,思路立刻连惯起来,恶搞卫府里那些兵痞的坏意义滚滚而来。

    看着身边滔滔不竭,坏水横流的程妖精,李承乾不禁感叹古人的智慧当真是无穷无尽。

    把老程的坏水放到一边,单拿炒菜来说,就可见一般。

    短短几个月的功夫,长安城里的炒菜就生出无数的花样,一些李承乾以前见过,但并没有展示出来的菜品已经被摆上餐桌,甚至还有一些从没有听过的也都被一一呈现出来。

    椅子也是同样如此,太师椅已经不单单拘泥于李承乾当初设计的那种样式,包着皮革的、包着兽皮的已经开始出现在长安东市,甚至已经有一些沙的雏形出现。

    老程白话了半天没见李承乾吱声,自己说也有点没意思,渐渐就收住了口,看着远处的兵痞们陷入沉思,良久之后才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对李承乾说道:“行了,老程还有事儿,不陪你在这扯犊子了。”

    “伯伯有事自去便事,承乾恭送。”李承乾起身对老程弯腰一礼,只希望他快点离开。

    这老货就是个腹黑的心机婊,有他陪着自己指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要被他给带坏了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