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29章 崔冉之祸从天降
    “不明白?”隔了一会儿,老者扭头看向懵懂中的崔冉。

    “请家主教我。”崔冉将姿态放的更低,不过一次他代表的是自己,吴辰并没有什么表示。

    对崔冉的态度,老者点点头,表示很满意:“我只能告诉你太子与我王家之间的争斗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夸长,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激烈。你能想明白最好,想不明白,日后有机会回老宅,问问你远方大伯吧。”

    老东西们总是喜欢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让小辈去悟,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现出他们高深莫测的智慧一样。

    崔冉完全被老头子的话说懵了,理不清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关窍。

    不清不楚的说了一半就没了下文,让崔冉心中愈的忐忑,原本对王家示好的一种行为,在老头子的嘴里变成了招祸。

    本应是死敌,可王家的家主却在为太子说话,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不光是崔冉,就连吴辰也是听的一头雾水,恨不得冲上去卡着老东西的脖子,让他把话说明白,现在这样不上不下似懂非懂的感觉真是太特么难受了。

    不过老头子此时已经闭了嘴,没有再说下去的**,只是朝着大门的方向,摆了摆手,示意崔冉可以走了。

    顶着一脑门子的问号,崔、吴两人对视一眼,从王家老宅退了出去。老家伙不说,他们两个也不能死皮赖皮的留在那里不走,整个大唐除了李承乾和程妖精这两个活宝,估计没人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崔冉他们又在祁县待了几天,等着王家的人来把契约签好之后,一行人就踏上了归程,时间已经接近端午,如果不抓紧时间赶路,只怕端午之前就回不到长安了。

    不过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脚后跟,踌躇满志的催冉此时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

    一把雪亮的横刀砍在车辕上,几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跨在马上,看着缩在马车一角的崔然哈哈大笑。

    “你就是那个世家叛徒催冉?”打头的一个青年瞥了一眼拨马回来的吴辰,扭头不屑的对车中的崔然问道。

    青年腰间的刀鞘内空空如也,从侧面证明了车辕上的那一刀就是他砍的。

    “你,你是谁?想干什么?”虽然疑惑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世家叛徒,但现在实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

    “这是我们王家嫡亲大少爷,王文昭!至于干什么……”不等青年回答,一个狗腿就跳了出来。

    “姓崔的,你不会这么容易就想走了吧?”摆手示意手下别插嘴,青年歪着脑袋说道。

    “你待如何?”崔冉看了一眼被青年的几个手下拦在不远处的吴辰,心中有些忐忑的问道。

    如果论资排辈,眼前这个王文昭还是崔冉的子侄一辈,见了他怎么也得叫声叔父。可人家是嫡亲,崔冉是偏房庶出,这一嫡一庶之间的差别,放在这个时代差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干什么?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我王家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青年说完,从马上跳了下来,伸手抓出砍在车辕上的横刀猛的使力拔了出来。

    崔冉已经被吓傻了,心中暗恨自己前几天耍小聪明损了李承乾面子的举动。现如今李承乾派来的护卫被人一挡就站在外面不动了,分明是打算出工不出力看自己的笑话的。

    而祁县又是王家的地盘,十个人能有九个半是王家的,面对着自家大少爷,指定也不会帮他一个外人出头。

    至于自己来的那些仆役,早就被雪亮的横刀吓的有多远躲多远。

    “你,你不能这样,我们是姻亲,是一家人。”崔冉被王文昭堵在马车里,死乞白赖的喊着。

    崔冉没说错,崔家家主的妻子正是王家家主的亲妹妹。可是他作为崔家家主堂弟的妾室所生的儿子,这个姻亲扯的就有些远了。

    “那有怎么样?一个世家叛逆而以。”王文昭拿刀敲着车辕说道。

    面对打定主意要搞自己的王文昭,墙头草崔冉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对着吴辰喊道:“吴辰,吴辰,救救我,太子让你保护我的。”

    “你叫他也没用,现在那小子自身都难保,怎么可能会来救你。”王文昭轻蔑的笑着说道。

    “你动他一下试试?”话题扯到自己身上,吴辰自然不再装傻。

    “小子,福祸本无门,唯人自招取。你仔细瞅瞅,这周围到底有多少人,老子虽然不敢杀这姓崔的,可杀你却不成问题。”王文昭侧过头,用眼角余光瞥着吴辰说道。

    “你若想好了便试试,反正吴某孤家寡人一个,只要你今天留不下我,今后你就躲在老宅里面别出来了。”将手放到腰间横刀之上,吴辰冷冷的说道。

    吴辰终究从军的时间短,还保留着一身的江湖气息,对于这种人无论是世家还是世族,都是不喜欢招惹他们。道理很简单,这帮人命太贱,和他们死磕太不值得。

    “你当真要保他?”王文昭豁然转躲,盯着吴辰说道。

    “吴某要保的是他怀里的东西,如果你能让他乖乖拿出来,即便是你杀了他,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吴辰淡淡的说道,完全不顾崔冉听到这话之后的心里感受。

    “好,今日王某给你这个面子,放你们过去。”吴辰的话让王文昭明白,今天的事情指定是没什么结果了。

    崔冉听了吴辰的话之后一定死抱着契约不放,到时候如果自己还要下手,这姓吴的势必不会看着。

    世家子弟最看重的还是自己的命,和吴辰这样的草根拼命实为不智之举,所以,王文昭果断放弃了教训崔冉的想法。

    “大少爷,就这么让他们走了?”望着远去的马车,替王文昭报字号的狗腿疑惑的问道。

    “不让走还能怎么样?在这里杀个血流成河?”翻了狗腿一眼,王文昭说道。

    “那,那我们现在去哪?”讨了个没趣的狗腿讪讪一笑,满不在乎的继续问道。

    “去哪?”王文昭低声重复了一遍之后,想想说道:“我们去长安,端午快到了,想必那个什么太子也会出来游玩,我们就去会会他,看看他凭什么拿走我王家七分利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