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17章 给崔冉的定心丸
    一个时辰之后,郑老汉美滋滋的扛着新得的曲辕犁回村了,这是李承乾给的奖品,否则老头子有可能把那片荒地都犁上一遍才会罢手。

    虽然老头子现在改行作生意,但这并不能改变他曾经是个农夫的本质。所以老头子习惯性的喜欢曲辕犁这种好用又方便的农具,拿回家哪怕是不用,放在哪里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曲辕犁很好用,效率至少是以前的两到三倍,度虽然没有快多少,但以前用直辕犁需要用两头耕牛来牵引,现在却只需要一头。

    这样一来就省下一头牛,等到翻地的时候,完全可以在相同的时间开出双倍的土地。

    张老二很兴奋,比老郑头兴奋的多,一路上嘟囔着财了,财了,完全不顾自己是一个官员的事实(虽然这个‘官员’是不入流的,但那也是官)。

    李承乾却没有那么多想法,就像完成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样。

    曲辕犁是经过千百年时间检验的农具,自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没有过太多的变化,哪怕是到了现代,在一些偏僻的农村甚至还在使用。

    相比于郑老汉和张木匠的兴奋,李承乾考虑的是能不能使用马来耕田。

    大唐马匹甚多,每年都有一些老马从军中退下来,如果马耕可以的话,那度可就是牛完全没办法比拟的了。一匹马或许拉不到这犁,但两匹一定可以,到时候相同的时间开出四五倍的土地完全不成问题。

    只是这个功劳要送给谁还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李承乾可不想送给一个脑后生反骨的家伙,让后人说自己是东郭先生。至于自己留着,李承乾更是想都没想过,他同样不想历史书上说他是木匠皇帝。

    破破的马车很坚挺的完成了这一次的出行,将李承乾完好无损的载回了皇城,送到了等的有些心焦的崔冉跟前。

    “见过殿下。”喝过八碗‘贞观茶’的老崔像是见到了救星,李承乾的马车刚刚停下,他上冲了上去。

    贞观茶是老李同志起的名子,老头子似乎特别喜欢贞观这两个字,不管什么都用这俩字起名,比如上次的贞观椅。

    “老崔来了?等急了吧?”李承乾从破马车上下来,一边往崇文院里走,一边说道。

    对于崔冉这种墙头草,李承乾可不想让他靠的自己太近,‘兰若寺’虽然破,可也不是谁都能进的。

    “没,小县,哦不,臣也是刚到不久。”老崔违心的说着,毫不在意旁边不停撇嘴的吴辰。

    老吴是李承乾安排给崔冉的护卫,负责崔冉去山西的安全问题,当然,更重要的是监视。老崔这样的墙头草,李承乾可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去山西,别到时候被这货给坑了。

    “走吧,进去说。”李承乾对着崔冉迎出来的房间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光头王’当先走了进去。

    有外人在的时候,李承乾总是份外小心,后世在电视剧里面那些死士、剌客的事情看的多了,这让他看谁都像是剌客。谁知道这个崔冉会不会一时想不开,和自己玩个‘对车’的把戏。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成大事者,必须注意事情的细节,尽可能将事情的利弊都考虑清楚。所以李承乾一直在身体力行,作事时先考虑一切不利因素,尽可能将一切都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中后才会去作。

    崔冉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跟在李承乾的身后进屋之后就默不作声的坐在那里,既没有显的不耐烦,也没显的不在乎。

    “老崔,这次去山西,你的任务很重,希望你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要耍小聪明。”临行之前,李承乾觉得很有必要再敲打一下这个墙头草,别让他坏了自己的事情。

    “下官明白,殿下放心。”崔冉认真的回答道。

    “你这次过去或许见不到王家家主,不过这并不重要,只要你把城破利害说清楚,让王家作出正确的选择便好。”敲打过了,李承乾认为有必要给崔冉再吃颗定心丸,否则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尽心。

    呷了口茶水,李承乾继续说道:“事情办的好了,回来自然有你的好处,品级再往上提一提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明白么?”

    “下官明白,不知殿下可有什么具体的安排?还请示下。”

    李承乾能在两天之内完成任职务的调动,让崔冉充分的认识到了这位殿下在吏部的能量。小心思啥的现在全都没有了,一心一意为李承乾办好这件事是崔冉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

    识时务是墙头草最大的优点,只要你能掌控他的命运,那么你永远也不要担心他们会看不清形势,走到你的对立面。

    “朝中很快就会通过一份律法,放宽盐的管制,改为官收,商运、商卖,石炭同样会采用这样的方式。怎么利用这条消息就看你的了。”手指轻轻敲打着茶碗盖,李承乾缓缓说道。

    原本应该百年之后才出现的盐法李承乾和长孙无忌提起过,在老头子那里也隐约提了一嘴,现在想必那些老头子们正在研究吧。

    百年之后,这仅依靠这套法案产生的税收就可以养活大唐所有官员,没理由在唐初会失败。

    改官收,官运,官卖为官收,商运,商卖,可以减少大量的冗余官员,同样可以减少运输途中对百姓造成的滋扰,还可以减少官卖中的一些营私舞弊现像,所以如果不出意外很可能会被通过。

    而且商运,商卖其中产生的利润也足以让一些世家心动,所以李承乾完全不担心那些世家会阻挠这项法案的通过。

    “殿,殿下,能否细说一下商运,商卖?”崔冉在县令的位置上坐的时间不短,几乎李承乾刚一说完立刻就想到了其中巨大的好处。

    “想要贩卖自然要有准营许可,这许可证要到民部统一办理。现在我只能和你说这么多,具体的等法案通过之后,自然会见分晓。”看着双眼闪烁的崔冉,李承乾心中冷笑。

    世家,一群唯利是图的家伙,难道事情真的会如此简单?当老子是傻的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