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13章 折腾前的准备工作(下)
    小姑娘原本就被撩拨的心慌意乱,加上耳朵上传来的麻痒之感,惊呼声中,背着李承乾直接摔成了滚地葫芦。

    “殿下,殿下没事吧?”林晓晓怎么样不知道,反正李承乾身边顿时围了一圈人,‘光头王’神色有些紧张的问道。

    “去去去,都滚一边去。”将伸过来扶他的手都打开,李承乾没好气的说道。‘小’俩口卿卿我我,郎情妾意挺好件事儿,要不是这帮混蛋在边上,怎么可能会摔倒。

    至于李承乾自己手脚不老实的事实,他是不会承认的。

    以前在榻上的时候,同样手脚不老实,却没有摔到榻下边,这就可以证明摔倒这件事情和李承乾无关。

    “殿下,您没事吧?”林晓晓此时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推开人群挤到李承乾身边。

    “我能有什么事。”李承乾忍着手掌上的疼痛,呲牙咧嘴的笑笑。

    “都是晓晓不好,如果不是晓晓要背殿下……”小姑娘眼睛红红的,有委屈,也有担心。

    “行了行了,都起开。”‘光头王’三两下把围过来的侍卫与宫女打到一边,将李承乾从地上扶起来。

    林晓晓则是围着李承乾检查到底有没有受伤的地方,只是一拐一拐的走路不是很顺畅。

    “晓晓,你怎么样?是不是伤到哪了?”起身的同时,李承乾随意的抖了抖胳膊腿,现除了手掌有些火辣辣的疼之外,其他地方没什么问题,便开始关心起林晓晓。

    “臣妾没事。”手扶着膝盖,林晓晓弱弱的说道,看样子她的伤应该是在膝盖上。

    “还说没事,是不伤到腿了?”看着林晓晓弱弱的样子,李承乾心里也不大好受,要不是他瞎折腾,林晓晓根本就不会伤成这样。

    刚刚所有人都在走路,注意力不在他们两个的身上,借着光线昏暗抓抓兔子当然可以。

    现在人都聚过来了,四下里照的通明,李承乾想要看看林晓晓伤成什么样都作不到了,必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掀女人的裙子,哪怕是他自己的老婆也不可以。

    让宫女扶着林晓晓到一边坐着,再安排侍卫回西池院把装茶树叶的马车赶回来给林晓晓代步,一番忙碌下来,李承乾终于有时间坐到一边歇一会。

    琢磨着回寝宫之后一定要翻翻黄历,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所有麻烦事儿都在今天。

    等回到寝宫,找来御医,给林晓晓看了腿伤和李承乾手上的擦伤,也差不多到了休息的时间。

    不过因为林晓晓的腿受了伤,所以李承乾原本计划晚上抓兔子的行动,临时改为与周公下棋。

    在梦里,伺候棋局的周公女儿长的不甚漂亮,让李承乾连输八局五子棋,周公为补偿李承乾,特地泄漏天机,言说在西市有一书摊,内有一书可解农场一事的燃眉之急。

    是以第二日散朝之后,李承乾便伙同长孙冲等人,架着一辆大车,将西市所有书摊扫荡一空。

    “表弟,买这么多杂书干什么?”长孙冲扭头看着满满一车破书,撇嘴说道。

    “听过一句人常说老话没有?”李承乾答道。

    “什么老话?”房遗爱鬼头鬼脑的凑过来问道。

    这小子自从拆房子那次和李承乾认识了之后,就成了他的死粉,不管他老子教育多少次,却始终对李承乾‘痴心不改’。

    幼小的心灵中,一直认为敢拆房子,能打口哨还会甩响指的‘武林盟主’简直是比他老子还要牛逼的存在。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剽窃过数着诗词之后,李承乾现在对于抄袭已经没有任何的负担。

    “有这老话?谁说的?”长孙冲想了半天,也没想来谁说的这句话。

    “你不认识我么?”李承乾傲然拍拍胸口。

    “你说的啊?”长孙涣到底反应快一些,略一犹豫便问道。

    “废话,不是我说的,难道是你说的?”李承乾翻了个白眼说道,结果,换来一堆的白眼和数根中指。

    自从李承乾对着他们使用了一次之后,这个国际通用手势就被他们学会了,而且经常会用到它的‘明者’身上。

    “表弟,你确定这些杂书有用么?”长孙冲年长些,他可不认为这些乱七八糟不知所谓的书里有能什么精化可以汲取的。

    “不全有用,但有时能给人启。”李承乾随意的解释了一句,将自己买书的真实目的掩盖下去。

    他当然不会告诉别人,自己买书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否则他继续折腾下去的话,一定会引起别人怀疑。

    必竟一个饱学之士写出一篇好文章很正常,如果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也能写出一篇好文章,那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表弟,端午出游,你要参加不?”长孙涣却不管那么多,反正将来家业也是长孙冲继承,和他没什么关系,所以他只顾着玩儿就好了。

    “看情况吧,到时候不一定有时间呢。”李承乾想了一下说道。没有意外的话,端午的时候好像他应该是最忙的时候。

    “不去你可要错过好多机会了,我可听说有位诗词大家要到场呢。”长孙涣一脸神秘的说道,似乎在等着众人问他是谁。

    可惜,有长孙冲在场的情况下,这个犊子注定是装不下去的,被一个脑瓢拍的头晕脑涨,差点撞到猪身上去。

    “干嘛打我?”踉跄几步的长孙涣回头吼道。

    “打你都是轻的,什么时候你的那位诗词大家能写出‘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再来吹牛逼。”长孙冲被李承乾教坏了,以前只会说吹牛,不会加最后那个字的。

    不过李承乾却怎么都觉着丫儿是在给自己拉仇恨,这种聊天扬沙子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所以将来一定要找机会给他上点眼药,不让他挨顿揍,实在是难解心头之恨。

    一车用十来贯钱换来的各种书,被拉进‘兰若寺’,放进书房里面。当然,李承乾也没有忘记布置一翻,比如把书打开铺的满地都是,装成在查资料的样子等等。

    接下来就要是找那个叫张老二的木匠,农场的事情必须要准备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