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11章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二)
    “舅舅过于危言耸听了,我只是想让崔冉去谈一些合作的事情。”李承乾耸耸肩说道。

    虽然他确实很想挑起世家争斗来削弱世家的力量,但在没有足够利益作诱饵的情况下,这个想法只能埋在心底,就算长孙无忌,他也不会说。

    有些事说得做不得,而有些是做得说不得,君不密由失臣,臣不密则**,李承乾还不想早早的被暗中做掉。

    所以有些计划他在做,却并不敢说,也不能说,就算是老李也只是隐隐察觉到他在布局,却不知他到底干什么。

    “你若想要和解在长安谈就可以,为什么一定要去山西?”长孙无忌目不转睛的看着李承乾,闹不清他到底要干什么。

    该死的豁牙子,说话漏风,长孙无忌一时间把合作,听成和解。

    “不不不,弄错了,不是和解,是合作。”正在用丝帕将嘴上那些药物擦拭干净的李承乾,话说有些含糊,但还是把自己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

    和解与合作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意思,在李承乾看来,除非王家把石炭的生意全部让出来,否则完全没有和解的可能。

    这是原则性的问题,就像在王家看来,如果李承乾的石炭司不解散,那就永远不和解的道理是一样的。

    “你想与王家合作?”不论是和解还是合作,长孙无忌都有些搞不清李承乾是什么意思。

    前几天这小子还和家王闹的急赤白脸,现在转眼又要合作,这有些出乎老长孙的预料。

    “当然,他们有资源,我有渠道,这就是合作的基础,大家总不能为了一点点分歧就耽误了赚钱吧。”李承乾这话说的颇有老程的无耻风范。

    他曾经给王家扣过谋反的帽子,王家也试图毁掉他的名声,这一系列的事情在他的口中,变成了一点点分歧。

    单就这份政客必备的隐忍与无耻,让长孙无忌心中隐隐泛起一丝嫉妒。

    长孙冲要是能有他一半的成长度,长孙无忌这个当老子的都不用豁出这张老脸,天天捧自己这个外甥。

    “你有什么计划?”长孙无忌不认为李承乾空口白话太原王家就会与他合作,所以他很好奇计划是什么。

    “王家以矿山作为投资,我出销售渠道,事后三七分成,他三我七,具体计划没有,能不能成就靠崔冉那张嘴。”李承乾很不负责任的说道。

    “你就那么肯定王家一定会接受?”长孙无忌问道。

    在他看来如果这个分成条件反过来,或许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为什么不同意?啥都不用管,白得三成利,这样的好事儿上哪儿找去”李承乾嘴角扯出一丝笑意,在长孙无忌的角度看去,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所以长孙无忌觉得程老货说的很有道理,自己这外甥还真是鬼头蛤蟆眼一肚子馊主意。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长孙无忌有些郁闷的从‘兰若寺’离开。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和李承乾的这一次谈话让长孙无忌有一种已经老了的感觉,如果下一代的年轻人都是这个样子,老一代只怕用不了几年就要被赶出朝堂,成为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作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之一,李承乾将‘黑哨’演绎的淋漓尽致,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下去,王家如果不合作,二十年内必将分崩离析。

    长孙无忌不知道自己是在嫉妒?羡慕?还是在担忧,总之心情十分复杂,原来打算去看看妹妹的心思也淡了许多,站在‘兰若寺’外面犹豫良久,最终选择离开皇宫回家揍长孙冲出气,谁让这小子不争气呢。

    目送长孙无忌离开之后,李承乾颓然的在椅子上蹲下来,揪着自己的耳朵开始愁。

    牛逼是吹出去了,什么皇子的责任;太子要有担当等等等等,可农场到底怎么搞还是一点眉目头有没有。

    疏通河道的任务也需要被提上日程,必竟贞观三年的大蝗灾几乎近在眼前。这种事情如果不知道,还则罢了,知道了,就很难当它不会生。

    历史上这一次蝗灾老李同志是怎么应对的李承乾不知道,唐书上也只记载老李吃了只虫子,念了篇罪己诏。

    如果这样就可以灭蝗虫的话,那后世的农药可真是白研究了。

    采用漕运之法南粮北调,把江淮一带的粮食调到关中,是李承乾能相到的唯一解决这次蝗灾的办法。只要关中粮仓中的存粮能吃上一个月,通过河道运来的江南米粮就可以解了这次的困境。

    农场的事情,疏通河道的事情,石炭司进入山西的事情,一庄庄一件件,那一个都是刻不容缓。

    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还要处理一大堆的事情,想想这些李承乾就觉得脑袋快要炸了。

    “殿下,钱管事来了。”就在李承乾蹲在椅子上,把耳朵揪的通红的时候,有侍女进来说道。

    “让他进来。”换了一个姿势,坐在椅子上,李承乾对侍女吩咐道。

    “喏!”

    “臣见过太子殿下。”老钱一张皱巴巴的老脸挤出一丝艰难的笑容,进屋之后对李承乾见礼。

    “免了,坐吧。”李承乾随意的摆摆手说道。

    “谢殿下。”

    “崔冉来找你了?”老钱坐下之后,李承乾便开口问道。

    “是的,殿下,那个万年县县令来找过臣了。”李承乾的问话让老钱紧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苦着一张脸说道。

    以这老家伙的精明劲,崔冉找到他没说几句就被他猜出了目的,一种被抛弃的委屈从老钱心底往上冲。

    辛辛苦苦好几个月,为了太子的差事忙的没黑天没白的,可这一转眼,太子就调来一个新人,把自己的差事给顶了,虽然说不上卸磨杀驴吧,但总有些过河拆桥的意思在里面。

    接近四个月啊,没功劳还有苦劳,没苦劳还有疲劳不是,当年只不过是训斥了那个春晓丫头几句,现在竟然落得这般下场。

    那个春晓已经恢复姓氏,甚至还成了太子的诏训,看来这一切都是当初一时冲动惹下的祸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