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4章 遇到一个小萝莉
    此时此刻,作为兵部乱局的罪魁祸,李承乾正坐在万年县的会客厅惬意的打着折扇,与崔冉聊天。

    “殿下,小县这里有些上等好茶……”聊了些家常,崔冉觉得如此干坐着不是个事,便试着开口询问。

    “免了,别糟践东西了,我喝不惯那东西。”不等崔冉说完,李承乾就打断他的话题,对于那些放了五花八门东西的茶,小李从来都是敬而远之。

    再次聊了一些关于万年县的一些趣事之后,李承乾合上手中折扇正色说道:“老崔,到我那里帮帮忙如何?”

    不想踩人的时候,李承乾一般都会自称我,将本宫二字抛到一边,因为他觉得这两个字听起来像娘们儿。

    “不知殿下此话何解啊?”崔冉被李承乾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一愣,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他在万年县待的好好的,眼看着李承乾圈地之后就要开田,到时候大把的政绩就要到手,这时候突然离开好像有些得不偿失。

    “你还惦记那块地呢?”崔冉的表情让李承乾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看着崔冉沉默,李承乾继续说道:“从你这里圈的地我已经交给兵部了,那里的农场会由他们负责。”

    “兵部?”崔冉的眉头皱了一下,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他们接收了,而且很开心。”

    “殿下,你,你可是坑的我好苦啊。”和李承乾聊了这么长时间,崔冉对他的性子也多少了解一些,言词间也不是那么小心翼翼。

    兵部那些兵痞崔冉接触过,说啥都不明白,一着急就老子长老子短,完全就是一群混蛋。弄上这么一群兵痞放在治下,那就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

    “要是真想坑你,我就不来找你了。”李承乾欣赏的就是崔冉这种墙头草的风格,很多事情就是要他这种人去办。

    “小县谢过殿下。”在心里踩着小人儿,崔冉脸上却带着一付感恩戴德的笑容。

    “这么说吧老崔,咱们之间虽然有过一些不愉快,但你的为人和能力我还是很欣赏的,所以事情一有变化,立刻就过来通知你一声。”李承乾自己都感觉笑的有些假,不过没办法,手底下没人,只能自己出头。

    “殿下好意小县心领,日后决不辜负殿下期望。”老崔话说的特敞亮,不过‘日后决不辜负’的意思也很简单,就是这次算了吧。

    “老崔,到我那里虽然品级不高,但好在石炭司除了我你最大,比起你在万年县上挤下压日子怕是好上不知多少。你是明白人,相信不用我多说也能明白其中关节,好好考虑一下吧。”

    言罢,李承乾从椅子上下来,摇着手中折扇说道:“本宫累了,这就回去,你再好好想想,想通了明天找石炭司的老钱说上一声,他自然会转告本宫。行了,你留步吧。”

    穿越者有穿越者的傲气,虽然手下需要崔冉这样的人,但也并不是非他不可,所以李承乾也只是把话说上一遍,能来则用,不来就算了。

    没有达到理想中的目的,李承乾从万年县出来自然是不甚高兴,意兴阑珊的爬上马车,对‘光头王’说了句:“回宫”便不再言语。

    马车缓缓而行,在途经东市街口的时候,一位老妪竟然突的从路的一侧冲了出来。

    猝不及防之下,王成虎只得猛拉缰绳,强行改变老马的行进路线,使得马车与老妪擦肩而过,没撞到人,却将她吓了一个跟头。

    这也就是李承乾的马车是匹老马,否则非得惊了不可。

    人都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心情郁闷喝凉水都塞牙。

    马车躲过老妪,王成虎正缓缓将马车停下,打算回去看看,一个清脆如铜铃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站住,光天化日之下纵马疾驰,伤了人又要逃走,真当天下没了王法吗?”

    纵马疾驰?逃逸?这特么都哪儿跟哪儿啊。难道今天遇到碰瓷儿的了?李承乾从车里钻出来,探头向老马前面看去。

    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大,粉妆玉琢的小丫头,正插腰嘟着小嘴,气鼓鼓的站在马车前面,一眼看去瞬间将李承乾萌翻。

    至于小丫头身后的两个一脸紧张的家将,嗯,老实说,李承乾没看到。

    从马车上跳下来,对‘光头王’挥挥手,示意他过去看看那老妪摔的如何,自己却走到小丫头对面上上下下看了一翻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子?谁家的丫头?”

    “哼,本小姐不屑与和纵马行凶之人交谈。”小丫头相当有个性,小脑袋转向一边,留给李承乾一个后脑勺。

    “你不说,那我走了哦。”小丫头的样子不禁让李承乾生出逗弄一翻的心思,没办法,呆萌萝莉杀伤力太大了。

    “你敢!天子脚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你敢就此离开,当心本小姐将你送官。”听说李承乾要离开,小丫头当场飙,可能是太过生气,脑袋后面的小辫子都在一翘一翘的跳着。

    果然是极品萝莉,生气的样子都呆萌呆萌的,看的老宅男李承乾差点化身邪恶大叔。好在现在这个身体年龄小,否则单单那眼神,就非得被小丫头身后两个护卫把他眼珠子扣出来不可。

    “那你想怎么办?”李承乾继续自己逗萝莉的事业,对已经回到自己身边的‘光头王’视而不见。

    “你要赔钱。”小丫头想了一下,作了一个自己认为最合理的决定。

    “可是我没有钱啊,而且你看我的马车那么破。”李承乾故意在自己身上拍了拍,又指指身后的马车。

    “那他呢。”小丫头指指‘光头王’。

    “他是我的护卫,我都没有钱,他更没有啦,是不是?”最后一句是问‘光头王’的,同时给他递了一个眼神。

    得到李承乾示意的‘光头王’很配合,同样拍拍自己的身上,示意没钱。

    “没钱?”小丫头上下打量着李承乾,最后在他腰间玉佩上定住目光说道:“没钱把玉佩拿来。”

    “啊?!”李承乾被小丫头整的一愣,打劫么这是?

    “啊什么,交出来。”小丫头依旧很生气的样子。

    “我为什么要交给你?你到底要赔给谁呢?”李承乾嘴角挑起一丝笑意,‘光头王’都回来了,那老妪想必早走了。

    “当然是那个老……。”小丫头顺手向着老妪摔倒的地方一指,然后就惊愕的现,人没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