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2章 把问题交给军方处理
    回到‘兰若寺’李承乾便开始伏案疾书,甚至就连吃饭都是林晓晓在一边喂给他吃。

    鬼画符一样的可研报告让李承乾整整忙碌了大半个晚上,搞定之后直接一头扑到榻上头晕脑涨的睡了过去。

    除了大学毕业时写论文,李承乾还从来没写过这么多字,如果不是有原本那个小屁孩留下的书法底子,只怕写断手这可研报告都完不成。

    不过李承乾的功夫注定是白费的,当鬼画符一样的可研报告送到兵部尚书杜如晦手里的时候,老头子只看了一个开头,就放到了一边。

    奇怪的格式,奇怪的用词,完全不知所谓的假设,老杜自认学识丰富,却依旧理解不了这份鬼画符一样的东西。

    所以老杜打算先把这东西放着,等手头的事情忙完了,直接拿给作者他爹看看,或许老李同志能理解他儿子的‘天书’。

    所以,当李承乾蹲在院子里,无聊的看着木匠打磨算盘珠子的时候,老李的召唤不期而至。

    “儿臣见过父皇,承乾见过杜伯伯。”被‘召唤师’老李叫到丽正殿的李承乾老老实实给老李问安,给老杜行礼。

    在老李和长孙面前,李承乾永远都是顺民,想雄起……是不可能的事情,‘天地君亲师’五个字像一座五行大山压在所有人头上,别说李承乾,就是一代雄主李二陛下在老李渊面前,那也得老老实实。

    “免了,过来跟朕说说,你这是什么鬼画符?”抖着手中的七八页纸,老李皱眉问道。

    毫无疑问,老李同志同样看不懂以现代标准格式书写的‘可行性报告’。

    或者说老李和老杜都能看懂,但理解不了上面写的东西,‘可行性报告’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数据和推理之上的。

    比如:报告中所提到的数种灌溉之法,以及以肥养地之法,仓储之法、青储饲料等等一切,大多数是老李和老杜闻所未闻的。

    李承乾很想对老李说,那不是鬼画符,是科学,不过想到鄙视老李学识不够的后果,还是果断放弃。

    “父皇,这叫可行性调研,是进行一项工程之前必须要作的事情。调,是指调查,当地的地理情况、水纹情况等等;研,是指研究,对调查的结果进行反复的磋商,直到研究出合理的方法。”

    老李闭目沉思,老杜拈须颔,至于到底明不明白,只有天知道。

    老家伙一直不说话,那小家伙就必须继续说,否则场面多尴尬。

    所以李承乾不得不硬着头皮,掏心挖肺……错了,是搜肠刮肚的回忆当初在学校时候老师是怎么说的。

    罗里吧嗦的讲了半天,老李的眉头越皱越紧,老杜的胡子也快要被他捻成绺,现在情况很明显,此二位已经越听越懵了。

    “好了,别说了,你就说你为什么把这个送到杜卿那里去的。”为了表示自己已经明白,老李挥手打断了李承乾的胡言乱语。

    “研究啊。”李承乾诧异的说道,刚刚自己不是说的很明白了么,需要调查和研究嘛,老头子们到底在想些什么?

    “研究什么?”李老继续问。

    得,刚刚的一切都白说了,李承乾很无奈的瘪瘪嘴,开口说道:“当然是研究开办农场的可行性啊,这么大的事情总不能说开就开吧。要招上几千工人,哪能这么草率。”

    “那为何要送到我兵部呢?”老杜同志适时的插言问道。

    “农场招的都是退伍的伤残军卒,不交兵部研究交到哪里?”李承乾以同样的语气反问。

    老货,看来那份可研报告这老家伙连第二页都没看,如果看了就会知道为啥找上他兵部了。

    “哦?”听到招工全是伤残军卒老杜面色一变,不由自主的向李二陛下投以询问的目光,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放心的继继‘哦’了一声。

    “不知殿下这农场日后打算以何种方式经营?”事关兵部杜如晦不得不仔细的问问清楚。

    李承乾很想问问老杜,你到底有没有把那份报告看到第五行以下,那里写的很清楚了,农场挂在兵部下面,其产出主要供给十六卫及府军,为什么非要再说一次呢。

    不过看着老爹投来的探究目光,李承乾只能无奈的叹口气,如果不出意外,老头子只怕也没看到第五行以下吧。早知如此就不写这狗屁可研报告了,把自己累的要命不说,还没人看。

    向侍女招招手,示意拿碗白水来,白话的口干舌燥需要润润,然后才开口说道:“杜伯伯,农场的经营方式不重要,它是挂在兵部下面的,主要是用来安置那些伤残的军卒,给他们一个养老地方。”

    “如果伯伯觉得不好操作,把它当成一个特殊的府军也没什么不可以。”

    大唐本就采用的府兵制,平时藏兵于农,现在李承乾搞个农场,不外乎就是集中了一些,和府军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只不过在农场里面地是国家的,不属于个人而以。

    “那么殿下以为农场交由何人管理为好?”老杜再次与李二陛下对视一眼,沉声问道。

    何人管理?老子管你什么人去管,一个石炭司都焦头烂额了,难不成还要老子去管农场么?

    在心里吐槽不断的李承乾摇摇头说道:“这是伯伯兵部的事情,与承乾何干?”

    “难道殿下打算就此撤手?”杜如晦有些愕然,完全没想到李承乾会只扔个计划出来就撤手不管。

    “小侄只是前段时间看到有伤残军卒沿街行乞,心生感概,所以才有了办个农场收容他们的念头,这样一来可以统一安排他们工作,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让他们能自食其力,不至于流落街头,受尽冷眼。”

    李承乾说的悲天悯人,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忽略了农场完全就是他一时兴起,升起的念头罢了。

    “殿下此举……,老臣代天下武卒谢过殿下。”不管李承乾说的是真是假,至少他想作的事情的确如他所说一般。

    老杜看不到的角度,李二陛下轻轻撇嘴,他宁可相信天下有鬼,也不相信李承乾那张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