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1章 识时务的崔冉
    一直在前面带路的崔冉似乎也被颠懵了,大概又跑出将近三里多,才在护卫的提醒下现李承乾没跟上来。

    无奈之下,费了半天劲将马车调过头来,又顺着原路返回寻找李承乾,找到的时候,又是三里多地。

    在车里胡乱的整理一下,崔冉才走下马车,对坐在路边的李承乾问道:“殿下,因何不走了?”

    “崔县令办差尽心尽力,实乃我辈楷模,奈何本宫马车残破了些,实在跟不上县令步伐,是以停在路边检查一下。侍卫也尝试过呼唤过县令,只是……。”说到这里,李承乾摊开双手,作了一无奈的表情。

    “这……。”崔冉此时心中也明白,被李承乾摆了一道,不过路是他领的,说起来也是有错在先,所以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

    “崔县令,我看这里地势不错,不如就在这里如何?”颠簸许久,李承乾也没了和崔冉磨叽的心情。

    “这里?殿下,再往前大概十里左右便是华胥,不如……。”崔冉看着四周荒凉一片,摸不准李承乾要一片荒地到底什么意思,以为他是在作样子。

    “不用了,就这里。”李承乾打断崔冉的话,扭头对吴辰说道:“老吴,带上标记,从前面崔县令调头的地方开始,一直到河滩为止,圈过来,等回去的时候在灞桥那里再打一个。这块地是咱们的了。”

    没有商量,没有测量,什么都没有,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吩咐,完全没有把站在一边的崔冉放在眼中。

    不过也是,堂堂一国储君,的确不用把一个县令放在眼中。

    “殿下,殿下,这不行啊,不能这么圈地啊。”骑马疾驰而去的吴辰崔冉无力阻止,只得扭头苦着脸对李承乾说道。

    “怎么?为何不行?”李承乾一副吃定崔冉的态度,反问道。

    “太大了,这,这怕不是有五百倾了。”谁的地盘谁熟悉,崔冉虽然是世家子弟,但对于自己的署地还是了解过的,李承乾所圈的地已经远远过三百倾,甚至五百倾都说的有些保留了。

    “那就算五百倾,本宫不与你计较靠近河滩经常会闹水患,你却反过来与本宫斤斤计较一点荒地,莫不是以为本宫年少好欺?”李承乾面无表情的说着,言词之间句句诛心。

    储君也是君,欺君?那是要杀头的!

    “小县不敢,殿下误会了。”崔冉又不是傻子,如何肯认下这欺君之罪。

    看着眼含忿忿之色的崔冉,李承乾丢掉手中树枝,叹了口气说道:“崔县令,本宫既然来到此处,说明本宫此行势在必得,你又何必锱铢必较?”

    言罢,抬手止住将要开口的崔冉,轻轻摸了一下鼻梁,继续说道:“本宫要在这开辟出一片农场,待到后年这里就会变成数百倾的良田。原本好好一件互利互惠之事,奈何崔县令……,唉,也罢,君子不强人所难,表兄,我们走吧。”

    “殿,殿下且慢。”‘数百倾良田’彻底将崔冉震住了,仿佛一块天大的馅饼从天上掉下来,自己没有接住,错过好几亿的感觉瞬间爬满全身。

    大唐现在不缺地,缺的是人,缺的是产粮的田,如果真能在自己的治下开出数百倾良田,崔冉做梦都能笑醒喽。

    不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单单这么一份天大的政绩就让崔冉欲罢不能,如果错过,那可真是撞墙的心都有了。

    而且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两兄弟难道真的会这么容易放手?堂堂一国储君被驳了面子,如果回头在其他方面找起茬来……

    所以此时的老崔再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也管不了和王家的联盟,三两步冲到李承乾的马车前面,抓住老马的笼头,崔冉急声说道:“殿下且等等,万事好商量,好商量。”

    “还商量个屁,你不是说不行了么。”长孙冲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此时哪里还有好话。

    “长孙公子,这……,刚刚是小县一时糊涂,一时糊涂。”为了‘数百倾良田’崔冉也是拼了,完全就是把脸放在地上随便踩的架式。

    “崔县令想通了?”李承乾坐在车上歪着脖子看着拉住马的崔冉,语带调侃的问道。

    “通了,通了。这地殿下划多少是多少,小县决不阻拦。”大棒没好使,甜枣建功勋,崔冉是第二个倒在李承乾‘甜枣’之下的官员,虽然职位小了些,但并不影响李承乾所悟的‘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当钱多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就会让磨来推鬼。李承乾抛出的枣太大,太甜,直接把崔冉撑着了。

    老崔是崔家人,但却不是嫡出,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基本已是极限,对家族继续下大力气挺他上位已经不报希望。

    这样的情况下,他才起了为难李承乾,结交王家的心思,琢磨着是否能向王家借力,完成五品升四品的飞跃。

    现在李承乾同样将爬升的希望放在他的面前,到底是顺水推舟将事情办了,然后坐等升官,还是得罪李承乾,赌那飘渺的一线升机,哪怕是个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所以老崔飞快的堕落了,他现在几乎是在求李承乾从他这里划地,划的越多越好。

    崔冉根本不怀疑李承乾开荒的能力,手里握着数万兵马的太子,如果需要完全可以让六率出来开地。

    “好啦,崔县令,既然现在你没有异议了,那我们是否可以起程回署衙了?”李承乾目的达到了,也就不再为难崔冉,主动开口说道。

    “可以,可以,小县引路。”崔冉这次可是彻底服软了,回去的时间竟然是来时的三倍还多,生怕走的快了把李承乾颠着。

    待回到万年县署衙,将所有事情办完,已经是天色将黑,原本再去一次长安县的计划也被迫取消。

    回去皇城的路上,长孙冲有些郁郁,后来实在忍不住,便开口问道:“表弟,这样的人你还想用他?”

    崔冉前倨后恭的态度和见利忘义的作法让长孙冲极度的不爽,这种没有原则,谁给好处跟谁走的人,在他看来就应该徒三千里。

    “用啊,为什么不用?多聪明的人啊。”李承乾终归不是9岁,拥有成人思维的他有着和长孙冲完全不同的看法。

    甚至他现在已经在算计着是不是把崔冉调到石炭司来,让他负责太原方面的事务。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