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100章 威胁
    ‘程大将军!’想到那个节操无下限的老货,崔冉嘴角抽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数不清的鼻屎如急风骤雨扑面而来。

    妥协与否成了崔冉面临的最大问题,同样作为五姓七望之一,与太原王家有着天然的盟友关系,能给李承乾添点堵,也是这些世家们乐于见到的情况。

    不过如果老程那货真的来了呢?被甩一身鼻屎的感觉会不会很遭?

    犹豫中的崔冉最终决定先拖着,等晚上回去商量一下:“殿下,非是小县不批,确实是一时不知哪里比较合宜,不知殿下可否宽限几日,待小县查清县志,也好给殿下一个准确的答复。”

    李承乾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与长孙冲对视一眼,从椅子上跳下来(身高始终是一个硬伤,不管坐在什么椅子上,李承乾的脚都够不着地),对崔冉说道:“如此本宫不打扰了,就此告辞。”

    能如此容易的蒙混过关,老崔暗自庆幸的同时,也在鄙视李承乾雷声大雨点小,老李选了这样一个储君,日后世家崛起指日可待。

    心中鄙视,但礼数上却作的让人无可挑剔,摆出一副恭谨的样子,老崔从椅子上起身说道:“恭送殿下,长孙公子。”

    李承乾的笑容愈诡异,对老崔摆摆手言道:“罢了,崔县令为官严谨,这是好事,待回去本宫定会奏请父皇,着吏部考功司重新考定。另外,表兄,到时还要靠你为崔县令在考功司里美言几句才是。”

    李承乾话虽说的好听,但暗里的意思傻子都能听明白,分明是要往死里整崔冉了。

    长孙冲的老子长孙无忌此时尚未升任尚书右仆射,依旧是吏部尚书的身份,所以在考功司里说上几句话的能力长孙冲还是有的。

    必竟现官不如现管,顶头上司的儿子说句话,谁知道是不是出自老板的暗示,照着办可能没奖励,但如果不办……以后的小鞋怕是要穿上一段时间。

    几乎瞬间就想清楚这一切的崔冉原本满是笑意的脸当时就一片惨白,冷汗一颗颗不断从头上往下流着。

    开唐之初百废待兴,想要完成‘四善二十七最’考评中的一部分问题并不大,再加上崔冉的家世与背景,每一次考评,他至少能得个中上。

    可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今天如果真让这兄弟两个空手走出这大门,只怕不出三天,一个下下的考定就会放在老李的桌案之上。

    老李会为了一个世家一系的官员,为难自己的儿子么?只怕未必。

    所以到那时,别说京官,京城能不能待对崔冉都是个大问题。

    心思电转间,崔冉改了主意:“殿下稍等,小县突然想起,灞河边确实有块地,只是靠着河,经常会闹水患。”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反正地都是老李家的,为了点意气之争搭上自己的前程有些犯不着。

    “哦?你又有地了?没有就不要勉强,不会给你下下的。”长孙冲脸上写满了不屑,嗤声说道。

    “不勉强,不勉强,只是那块地靠着霸水,怕殿下不满意。”崔冉心中将两个小人被放到脚下拼命踩着,吐槽这帮驴日的二代们,脸上笑容却份外的真诚,看不出一丝的尴尬之色。

    为官多年,脸皮早就练出来了,世家子弟那个不是城府深沉之辈,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还是懂的。

    而且王家与李承乾斗法消耗掉多少资源,其他世家心中多少有数,崔冉可不认为自己家族会因为这么一点点没用的地皮和太子打擂。

    所以该放手时就放手,面子被太子踩了不丢人。

    拉住还要出言讽刺的长孙冲,李承乾收起脸上的笑容,对崔冉说道:“派个人陪我们去看看。”

    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崔冉既然认怂,那就没必要再踩下去。

    李承乾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平白得罪一个世家,和世家的争斗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还是在一个试探的阶段。虽然不知道老头子是什么意思,但如果再挑起一家来,只怕自己回去会挨板子。

    “小县去准备一下,立刻陪殿下过去。”反正已经怂了,崔冉不介意再表示一点诚意。

    就这样,双方妥协之下,一行人准备起程前往灞桥,只是出了衙门看到李承乾的破车时,崔冉瘪了瘪嘴,似乎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按李承乾的想法,老崔的话翻译成现代文应该是装13。

    行行复行行,坐在马车里的李承乾有一搭无一搭和长孙冲聊着天,被其鄙视的体无完肤。长孙冲认为作为‘武林盟主’李承乾必须骑马,总是躲在车里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李承乾是有苦自知,现在离贞观三年越来越近,按史书记载三年的时候他就要瘸,所以最近他不得不加倍的小心,生怕出一点意外。

    路是越来越不好走了,由其是过了灞桥之后,一行人就转到了乡间小路上之后,李承乾的马车不断的出一声声凄惨的呻吟,似乎随时都会散架一般。

    “表弟,丫是不是故意的?”看李承乾被马车颠的差点没从车窗子里翻出来,长孙冲强忍着笑意,对他说道。

    “不用猜,那混蛋一定是故意的。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这老货也是够拼的。”揉着头上被撞出来的大包,看着左侧不远处与小路并行的官道,李承乾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老货敢耍咱们,等回头要他好看。”长孙冲骑在马上,与李承乾的马上并行,盯着前面同样颠的乱晃的马车,阴笑着说道。

    “现在不是时候,等以后再说,否则会让人以为我过河拆桥,划不来。”李承乾像不倒翁一样坐在车里,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不说,其间还咬了两次舌头。

    最终,李承乾决定放弃考查,肠子都快要被颠出来了,哪里还有心情继续走下去。

    与长孙冲对视一眼之后,李承乾果断的让‘光头王’停车,但却没有去通知一路跑在前面的崔冉。

    老货,你在前面跑吧,多颠一会儿是一会儿,小爷不陪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