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8章 瓜娃子?
    李承乾很想说再加个席君买我就换,但长孙狠狠一指头戳在他脑门上之后,变成了一句:“喏!”

    换了就换了吧,至少老薛可以没事儿带出去当个打手啥的充充门面,必竟是能和秦琼对打的狠人。

    想想将来关门放老薛的情节,李承乾差点没把口水流出来,对于老李同志后面教训的话半点也没听进去。

    直到老李赶他回去的时候,才想起来还有一件事儿没说:“父皇,儿臣还有一件事。”

    李二和长孙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说吧,还有啥事,一次说完。”

    看李承乾的样子老李就知道,刚刚一顿训斥怕是白说了,这混蛋根本一句没听进去。

    “儿臣打算建个农场,父皇给批块地如何?”这个是正事,就算老苏被调走了,农场也必须要建。

    “你又要折腾什么?那农场又是什么事物?”李二不解的问道。

    对于李承乾时不时冒出来的一些新名词,必须让他解释明白,否则吃亏上当都是小事,留下话柄才是最大的麻烦。

    “就是一个养鸡养鸭还有猪的大场院,因为里面一切和农事有关,所以儿臣叫它农场……。”

    尽量用李二能听懂的词,将农场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李承乾就用可怜惜惜的眼神瞅着老爹,意思是人我都给你了,换块地没问题吧。

    不过老李有老李的想法,按李承乾所说,农场中需要养猪万余头,鸡鸭等家禽无数,这就需要很大的场地。

    如此巨大的场地,如果用来作些别的事情也是可以的,比如说蓄养死士。

    刚刚生不久长乐郡王李幼良谋反一事,让李二的警惕性已经达到了极限,看谁都像是反贼一样。李承乾在这个时候搞这么大一块场地,如果在工人中隐藏一些死士……。

    李二的犹豫看在长孙眼中,如何能不知道他所想的事情,一把揪过李承乾(在老妈面前,啥身份都不管用,说揪就揪),沉声问道:“你的工人从哪里来?”

    “工人?自然是那些伤残老兵,儿臣刚刚没说么?”李承乾吹的正嗨,一下被长孙揪过来追问,有些愣。

    “用那些伤残的军卒当工人?你怎么想的,仔细说说?”不等长孙说话,李二就眼睛一亮,再也顾不想去想蓄养死士的事情,连声追问起农场的具体事务。

    李承乾尴尬的现,原来,李二和他刚刚的状态是一样的,他前面说的那些农场的事情,老头子完全就没听进去。

    “儿臣的计划是给那些伤残的老兵一个存身的地方,干活的话能干多少干多少,主要的工作还是那些在训练中对抗失利的士兵去作。”李承乾大致想了一起,尽可能简单的说道。

    “父皇,他们已经为大唐牺牲了很多,于情于理我大唐都应该养着他们,而且这样也可以解决士卒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可以放心的上阵杀敌,不至于担心那些有的没的。”

    李二闻言轻轻点头,这的确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让那些伤残的军士不至于最后沦落到街头行乞,对社会的稳定也有促进的作用。

    “回去拟一道折子呈上来吧,明天朝会议上一议。”李二深思了良久,最后还是没有点头答应李承乾的要求。

    “父皇,别啊,好歹您先把地批上一块再说。”事情上了朝堂怕是吵来吵去的,怕是没有一段时间解决不了。

    大唐军士的社会地位并不高,那些御史言官哪里会把他们的死活放在心里,想必不会让事情顺利通过,尤其这事儿还是李承乾主持的,为了不让他好过,那些王家一系的御史怕是也会出来阻止。

    “吵闹什么,你当朕不想搞么?可天下这么大,事关数万人,不上朝堂议过,如何能成。”李二的语气中颇有些无奈的意味。

    “呃,父皇,这里怕是有些误会吧。”李承乾迟疑着说道。

    “怎么误会了?你又想动什么歪脑筋?”对于李承乾的话,李二从来都是想过几次之后才会作决定,否则就会被他圈笼进去,被他抓住话里漏洞加以利用。

    “不是鬼点子,父皇,这农场是我石炭司在经营,所有的资金由石炭司出,不用国库一分钱,需要的只是一块地皮而以。”李承乾很无辜的眨着眼睛说道。

    “你石炭司的事?你石炭司没事儿建个农场?”老李同志慢慢有些理解不上去了。

    “对啊。这是企业行为,我石炭司现在认为开农场赚钱,所以就投资建一座农场。就像民间那些商铺一样,难道卖衣服的就不能卖鞋了?至于用人的问题,我石炭司招什么样的工人不用向别人汇报吧?”

    老李有些凌乱,开始跟不上李承乾的思路,事关数万伤残军卒的事情竟然被如此简单的绕过去,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就像石炭司的矿山使用矿工一样,没人会限制到底用了什么人一样,石炭司的农场同样不会有人限制他用什么人。

    不过这石炭司到底是什么什么东西,当初为了培养李承乾,随随便便搞出来的部门到现在已经让老李开始迷惑。

    国有企业的概念再一次从老李的心底浮上来,看来有必要找个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这个被李承乾次提出来的概念了。

    “那你也要回去弄个折子,把这件事写个清楚明白,必竟涉及数万人,不经朝会决对不行。”李承乾的努力还是白废了,老李很执着着认为这事情有必须拿到朝会上去讨论。

    “先批一块地呗,儿臣拿去试试水,探探路子。”李承乾锲而不舍的说道。

    “说了不行就不行,你先下去吧。”老李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对李承乾下了驱逐令。

    看着李承乾一步三回头的样子,长孙皇后不断的摇头,平时挺聪明一娃,今儿怎么就迂了呢。一块地皮的事情,随便找长安县或万年县的县令就可以批下来,为什么非要找老李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