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6章 建农场
    “这……。”苏定方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李承乾说话跳跃性太强,老苏心脏虽然很强大,但这么折腾着实有点让人受不了。

    原本在苏定芳看来,李承乾能把他从山野间翻出来,安排一个从四品上的武职,应该算是看重自己。虽然一直没报备,但老苏已经很知足了,必竟长安还有一大堆挂着武散官的职务,天天咸(闲)的顺屁股淌油的混蛋一直没事干。

    至于到兵部报备,有了既定事实,报备应该也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完全没必要担心。等在兵部备了案,很快就会有田产分配下来,到时候再在城里安家置业也不晚。

    然而纠结中的老苏并不知道,如果他再晚走两天,那他就会等到李二陛下的诏书,一个折冲都尉的官职就会套在他的头上。

    “老王,你去通知老钱,让他在城里找一处三进的院子租下来,钱从石炭司里出。”李承乾虽然懒,但却是急性子,跟苏定方说完也没等他说什么,就扭头对王成虎说道。

    “殿下,使不得。”苏定方见李承乾真的安排人去搞房子,当下就要拒绝。

    “老苏,房子不是送给你的,等你将来有住处,还要还回来。”摆摆手制止苏定方拒绝的话,李承乾正言不讳的说道。

    后世职工宿舍的概念李承乾还是知道的,所以他并不介意搞一套大一点的房子让苏定方先住着。

    如果将来老苏喜欢大不了他自己买下来,如果不喜欢,房子一退还可以另选他处,反正以苏定方将来立下的功勋来说,并不差买套房子的钱。

    “喏!”话说到这个份上,苏定方也就不再拒绝,反正自从他跟着纥干承基回到长安的那天起,身上就已经打上了太子一系的烙印,再怎么也摆脱不了,索性不如大方接受李承乾的好意。

    其实不单单是苏定方,就连左武卫的薛仁贵,玄甲军的习君买两人身上又何尝不是印着李承乾的烙印。

    房子的事已经定下,李承乾也算是了了一份心事,看着‘光头王’离开的身影,扭头对苏定方说道:“老苏,这练兵一事……。”

    “殿下过于着急了。”其它事情可能苏定方不如李承乾知道的多,但一提及兵事,老苏却比他强多了。

    “怎么?”李承乾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才几天啊,好些士卒连殿下说的左和右都没分清楚呢。”苏定方笑着说道。

    不过苏定方心中却不得不佩服李承乾的鬼才,竟然能想到那么多的练兵法子,以队列的方式训练士卒的服从性,以对抗的方式训练士卒的荣誉感……。

    其它还有一系列的新式训练法,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仔细想来却都有一定的道理。

    而且听说左武卫里也有一员郎将在对士卒进行着这样的训练,现在已经有些时日,只是不知效果如何,说不得今后有机会要去见识一下了。

    “老苏,老苏,想什么呢?”连续的呼唤将苏定方从走神状态唤醒。

    “呃,走神了。”尴尬的笑笑,苏定方面色有些红的说道。

    “我想成立一家农场,专门饲养一些家禽家畜,然后让那些对抗失利的军士去当饲养员,你认为如何?”见苏定方回魂回了,李承乾又将刚刚的话说了一遍。

    “这,使不得啊殿下,那些士卒只是一时失利,如就此放弃得不偿失啊。”苏定方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因为一次失利就要去当猪倌,这完全就是个馊的不能再馊的主意了。

    “老苏,只怕你是误会了,我说的是一段时间,比如七天,对抗失利的团队要去当七天的饲养员。”看着苏定芳的样子,李承乾知道他是理解错了自己的意图,当下解释道。

    李承乾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干那么不靠谱的事情。

    就算是他真想这么干,只怕老李同志也不会同意,弄不好老李说不定还会让他也去养几天猪。

    听完李承乾的解释,苏定方才算是长长的出了口气,感觉这太子有点不靠谱,简直就是太能折腾了。

    略一犹豫之后,苏定方才缓缓问道:“不知殿下此举有何用意?”

    “培养士卒的集体荣誉感。”李承乾习惯性的蹲到椅子上,这是他到了大唐之后思考问题时养成的一个习惯,每次想事情入神的时候都会这样。

    对着露出迷惑之然的苏定方,李承乾缓缓说道:“我大唐现在国泰民安,已有盛世之像,不少人甚至建议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更有人甚至放出铸剑为犁的风声,这样的情况下,如何保证士卒的战斗力?”

    “真有这样的说法?”苏定方皱眉问道。

    作为一员武将,老苏向往的是开疆拓土的生活,如果真的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那还混个屁啊。

    “很快你就会听到的。”李承乾誓言旦旦的说道。

    很快就要征突厥了,等打完了突厥,只怕那些儒家的腐儒们就要进行这种宣传。

    苏定方沉默了半晌,缓缓摇摇头,按照他的理解,好像还真有这样的可能性。

    “就这么办吧,你先进行一些基础的训练,农场的事情我会回去安排。”默默无语的坐了良久,李承乾从椅子上跳下来,对苏定方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是农场呢?其他方式就不能培养士卒的荣誉感?”看着要离开的李承乾,苏定方问道。

    “别的方式当然可以,不过反正农场也要开,将那些失败的混蛋废物利用一下也不错。”李承乾笑着反问道。

    苏定方依旧有些迷惑,因为李承乾说了半天也没有说为什么要办农场,而且他认为让那些对抗失利的士卒去养猪是在浪费时间,不如让他们加紧训练来的重要。

    “老苏,你以前的那些士卒,我是说那些残疾的士卒都在干什么?”李承乾叹了口气,又问了苏定方让他觉得毫无关联却又有些伤感的问题。

    看着默默无语的苏定方,李承乾对他的理解能力表示担心,拍拍他的胳膊说道:“你不觉得建一座农场,给那些伤残的士卒提供一份工作,是一件好事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承乾的话让苏定方如遭雷击,猛的抬头,盯着李承乾看了半天,他真的没想到,农场的真正作用竟然是这个。

    这样一来的确可以为那些伤残的老兵提供一定的工作机会,让他们免于上街乞讨,或者干脆的冻饿而死。

    最终屹立如山的汉子第一次缓缓弯下腰,弓身一礼,沉声说道:“臣,代那些老卒,谢过殿下恩典!”

    李承乾长长出了口气,看着这个就连自己任命他为从四品副率也没有弯过腰的汉子,缓缓说道:“老苏,他们终是为我大唐做出过牺牲,大唐有义务和责任养他们一辈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