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5章 解放了
    李二陛下最终还是妥协了,给李承乾一份手谕之后,才他彻底从办公室赶出去,心中暗叹这小混蛋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少师,此为陛下手谕,还请少师收好。”回了‘兰若寺’之后,萧老头果然没走,李承乾自然也不会揭穿老萧的想法,只是恭恭敬敬将李二手谕奉上,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这,陛下同意了?”从内心深处来说,老萧一直认为重新厘定度量衡是没有意义的。但对于参与厘定的人来说,却又非常有意义。

    “老大人,我父皇手谕上写的很清楚。”李承乾指指萧老头拿在手里的手谕,笑着说道。

    再次看了一遍李承乾带回来的手谕,反复研究了一下,老萧认为这是真的,而且想来这小子也不会去干伪造手谕的蠢事。

    手谕不假,老萧自然放心,同样恭恭敬敬的将手谕收好,随后才继续说道:“殿下,不知陛下有没有规定厘定度量单位的标准?”

    “呃~,这道没有。”李承乾琢磨了一下,才想明白老萧说的是什么。

    任何单位都有基准,比如大唐重量单位以两为基准,十枚李渊武德年间行的开元通宝为一两,千枚为六斤四两。

    多么操蛋的算法,想知道一斤是多少?回去慢慢算吧,用壹23肆的计数方式来算,保你算的********。

    “不过此事老大人找个时间去我父皇那里问一下便是。”不等老萧继续问,李承乾就接着自己前面的话头说道。

    只是口一个‘我父皇’,怎么听都是在以势压人。

    一个下午,老萧头基本上过的是神不守舍,重新厘定度量衡决不是随随便便定个标准就行的,这里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

    比如怎么和以前的那些标准换算?如何让那些习惯了旧标准的人接受?这些都是问题。

    反正就作者来讲,如果突然跑来一个人,说十进制改九进制了,作者是决不接受的,一是算起来麻烦,二是太特么别扭。

    不过这些对于李承乾来说不是问题,他只管出主意,能不能完成,完成的怎么样和他没关系。

    弄的好了,名传千古;弄的不好……,那就不用说了。

    至于说重新厘定新度量衡是否真的能名传后世的问题,兄弟们想想apLe,这些都是定标准的,比尔和老乔有谁不知道的么?只要用一天appLe,就会想到老乔吧?

    当然,如果重新厘定之后不被人接受,那就不是李承乾的问题了,机会给了,抓不住有什么办法。

    神思恍惚的老萧最后是坐着李承乾的破马车走的,小李同志担心老头子现在的状态找不到回家的路,如果走丢了,麻烦可不小。

    第二天上朝,小李同志如愿以偿的听到老李的口谕,由萧禹总领,长孙无忌、房、杜等人配合,重新厘定度量衡。

    总算是把这个老家伙送走了,李承乾心情大好。

    而且如果老头子表现好一些,以后方方面面的事情配合一些,李承乾同样不介意和他说说重量与容量间的换算,质量和密度的关系等问题。

    老头子喜不喜欢听,愿不愿意听不重要,重要的是李承乾可以在这里找到折腾人的乐趣。

    这段时间‘天将降大人与斯人也……’李承乾听了不下二十次,所以他打算有机会的话让老头子也‘温故而知新’一下。

    总之,今天日个好日子,太子少师有事儿干,不会再来找他麻烦,拉的整个人瘦了三圈的吴辰和‘光头王’已经回来,日子终于可以恢复正常了。

    带着腿依旧有些飘的老吴、老王,李承乾决定去看看苏定方,还不知道老苏在这里待的习不习惯呢。

    “苏烈见过太子。”已经是副率的老苏身形笔直,如高山般挺立,声如洪钟,典型的军中硬汉形像。

    “免了免了,老苏,这几天过的怎么样?习惯不?”走到老苏身边,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好几头的壮汉,李承乾在询问的同时,不禁感慨,幸好军中还有老苏这样的人,如果都跟程妖精一个德性,这大唐怕是要完犊子了。

    “挺好的,同僚也都不错,对苏某颇为照顾。”老苏跟在李承乾身边,向署衙内行去,边走边说,语气中带着一丝以前没有的畅快。

    现年三十一岁的苏烈,十五岁随父征战杀场,一直到了武德六年,刘黑闼挂了之后,才回到故乡隐居不出。

    一生征战十余年,到头来只能作一个农夫,埋于乡野之间,哪怕再如何淡薄名利,心中也是有些不甘的。

    所以当纥干承基找到他,出示了太子印信之后,老苏的心就更也安定不下来,考虑了几天之后,便告别家人跟着那反骨仔进了长安。

    “老苏,有没有想过把家人接来?”进了署衙苏定方办公的地方,李承乾随意的找了把椅子跳上去,和声问道。

    “还是等安定些再说吧。”老苏面有难色,他必竟是刚到长安,自己都还是住在军营,把家人接来岂不是要睡大街。

    “老苏,你这人不实在,有啥难处就说,我这个太子虽然没啥大能耐,但给手下解决些困难还是可以的。”看着为难的老苏,李承乾撇嘴说道。

    “苏将军怕是没有住的地方吧?”和老苏同病相连的吴辰这时开口说道。

    被吴辰的话一提醒,李承乾顿时狠狠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下,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老薛、老席,吴辰、‘光头王’这些和李承乾接触的都是单身汉,住军营还是住青楼李承乾是完全不用管,突来来个有家的苏烈,一时之间还真没想起来住的问题。

    “殿下,无碍的,军中饷银不少,等过段时间某攒够了钱,买一一处院子,再接家人来过不迟。”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一生戎马十余年,竟然没有攒下一处房产的钱财。

    “老苏,你知道你现在是几品官不?”

    李承乾突然间换了话题,苏定方心中也是哀叹一声,看来还是高估自己在太子眼中的地位了。

    “副率,从四品上。”李承乾伸出四根手指,在苏烈面前狠狠的比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为一房子竟然憋成这样。行了,你也别攒钱了,房子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只管给家人写信,让他们来长安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