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90章 红火的小村子
    借着王成武和吴辰去弄马车的功夫,长孙冲从李承乾口中知道了豆油的事,兴致勃勃的非要跟着一起去看看。

    老马破车,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离开皇城,一路向着长安城外赶去。车中长孙冲嫌弃的四下打量着,最后撇撇嘴说道:“表弟,你这车啥时候换换?这也太破了。”

    被老头子长孙无忌揍过三次之后,长孙冲终于把称呼换回来,不再使用‘高明贤弟’四个字。

    “换啥?这叫体会民间疾苦,因为这车我还被魏黑子表扬过呢。”拍着快要掉下来的车厢板,李承乾沾沾自喜的说道,毫不在意长孙冲担心的眼神。

    “你可拉倒吧,一会儿在崇仁坊那里把我放下,你这车我是不敢坐了。”长孙冲用手指扣扣车厢地板,竟然扣下好大一块木片。

    “不坐拉倒,回去骑你的小花去。”李承乾一把将长孙冲递到眼前的木片拍掉,翻着白眼说道。

    小花是一匹马的名子,因为长孙冲总说自己的马漂亮,所以李承乾给他的马起名叫小花。只是这兄弟俩吹牛吹的太嗨,等想起告诉‘光头王’去崇仁坊的时候才现,早就错过了。

    到了城外小村,李承乾惊讶的现这里已经起了很大的变化,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再也没有以往清冷的样子。甚至如果不是那匹老马死活不再往前走,就连赶车的‘光头王’都没有现已经到了地方。

    从车上下来,饶有兴致的四下里打量,现村里除了原先油坊的位置外,其它地方都在大兴土木,有的盖新房,有的建仓库,远些的地方两座新的油坊正在施工。

    远处一群衣着华贵的人围在油坊那里,因为离的太远,所以不知道他们是在讨论什么,不过李承乾的目的地就是那,信相很快就能知道。

    长孙冲也从车上跳下来有些好奇的跟着李承乾,‘光头王’和吴辰还有长孙冲的侍卫则是牵着马默默的跟在两人身后。

    至于李承乾的马车,丢在村口的大树下就可以了,周围连拉货的马车都比他的漂亮许多,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有人会偷。

    一路进村,还没到油坊,就看到郑老汉推开人群迎了上来,隔着老远就满脸堆笑的招呼道:“高明少爷,小老儿总算是把您盼来了。”

    “老伯,一段时间不见,你这气色可是越来越好了。”李承乾打量着郑老汉,半开玩笑的说着。

    老头子现在已经没了以前那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衣着虽不光鲜,却也是干净整洁,整个人显的干练许多。

    “托您的福,小老儿现在也算是薄有些积蓄,整个村子也因为这油坊获益良多。”小老头儿笑呵呵的说着,像是占了很大的便宜,看的长孙冲有些好奇,李承乾和这个村子有什么关系。

    “有收益就好,只是我要的那些……。”

    “这您放心,全都给您留着呢,足足好几百斤。”郑老汉边说边引着李承乾等人向着仓库的方向走过去。

    眼看着郑老汉带着李承乾等人往仓库走,刚刚围住老汉的一群人立刻不干了,纷纷围了上来,打算讨‘公道’。

    不过吴辰手把横刀彪悍的往地当中一戳之后,又全怂了,纷纷缩回原地老远的喊道:“老郑头,你不能不守信用啊,我们可是交的订金的。”

    “表弟,刚刚喊的那个好像是迎宾楼的帐房吧?”听到身后的喊声,长孙冲扭头看了一眼后,问李承乾。

    “我怎么知道?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吃的霸王餐。”李承乾翻了个白眼说道。

    不理会身后那帮人的叫嚣,跟着老郑头进仓库。

    老郑头也不含糊,任凭后面一群人怎么喊,压根就没回头,有王爷在身边,谁特么还搭理那帮帐房掌柜。

    仓库里七、八个大大的木桶摆在一个角落,上面盖着木板,看样子是防止落灰。

    老郑头打头,先走过去,没怎么费力就掀起一块木板,然后再将木桶的盖子打开,一股熟悉的笨榨大豆油气息顿时充斥着李承乾的鼻腔。

    趴在桶边上,看里面看看,仓库里黑漆漆的看不甚清楚,好在老郑头在边上拿来一个木勺子,从桶里舀了一些出来,拿到有光的地方让众人观看。

    外面的那些帐房们已经不吵吵了,刚刚长孙冲回头的时候已经被有心人认出来,私底下商量一下,一致认为闭嘴是最好的选择。

    “这就是豆油?除了颜色不一样,看着也没什么嘛。”长孙冲先看看,然后对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却不可置否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接过老郑头的勺子拿在手里认真看了看,无论颜色还是味道,都和后世差不多,除了过滤上有些问题,里面有些杂质,其他并没什么不同。

    当下点点头,对郑老汉说道:“算一下吧,看看一共多少钱。”

    “少爷,不是小老儿矫情,这真要说起来,还得我们给您钱呢。”一听要算钱,老郑头连连摆手,说出一翻道理。

    仓库中这些豆油全都是李承乾6续派人送来的5ooo斤大豆榨出来的,可油榨出来之后剩下的豆饼李承乾却没说处理的方式。

    加上李承乾上次来过之后一去不复返,豆饼时间长了又容易坏,所以老汉没招的情况下就把那些豆饼给卖了。

    卖豆饼的钱放在哪里老汉都不放心,结果又拿去买豆子,买了豆子又榨油。这一次的出的油老汉试着拿到城里去卖,结果一不可收拾,卖到后来最大的酒楼迎宾楼都到他这里来买油。

    “少爷,村里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都是托了您的福,老汉现在怎么可能要您的钱呢。”郑老汉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而且老汉心里还转着其他的念头,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成,这次的手工钱就用那些豆饼顶了吧。”李承乾虽然好心,但决不是冤大头,当然不可能给双份的钱。

    不过老汉的话却让长孙冲听出许多东西,李承乾话音刚落,便凑过来对他说道:“表弟,商量个事儿呗?”

    “行啊,除了豆油,啥都可以。”李承乾回答的异常痛快,却将长孙冲噎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除了豆油,那还商量个屁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