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5章 忽悠大王
    大唐纨绔们的精神世界是空虚的,李承乾认为自己有义务、有责任充实他们的精神世界。

    简简单单的改编隋唐演义就可以让他们忘乎所以,竞相效仿,这要是把后世的仙侠玄幻整出来,还不得一人踩一滑板当飞剑?当然,这是在有轴承的前提下。

    盘坐在一棵垂柳下面,看着远处四散的弟妹们,李承乾脑子里一个个奇葩的念头不断闪过,渐渐竟有一丝倦意。

    心理年龄2o多,对这个小屁孩玩的东西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之所以跟着李丽质出来,完全是被她萌翻的结果。

    不过当日幕西山,李承乾回到‘兰若寺’之后,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知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竟然再一次将宴席摆到了‘兰若寺’,这让他越有一种破鼓万人锤的感觉。

    悄悄躲在墙外面,听着里面乱哄哄的对话,李承乾知道,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赶紧溜,可巨大的好奇心,让他很想把程妖精和老尉迟这对活宝的对话听完。

    “黑炭,别吹了,连破诗都记不全,还提什么日破三关,夜夺八寨。”这是程咬精。

    “放屁,要不是因为那小子不爷们儿,两坛酒下去舌头就硬了,老夫如何能记不住那破诗。”这是尉迟。

    “你就是记性不好,解释什么。”老程继续。

    “八八六十四路神仙斧法,你只记得三招,还有脸说老子记性不好?”老尉迟一句话等于直接刨到程妖精的祖坟,让他无言以对。

    老程没事儿就炫耀神仙看他顺眼,传他神技,竟然忽略了只记三招这个最大的破绽,此是被老尉迟一提,登时傻眼。

    后面的李承乾没再听下去,因为根本不用在墙外听,老程一声大喝:“将那铁槊掷过来,老夫与这墨炭头拼了”。然后院子里就飞出一只硕大铁槊,直直插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吓的林晓晓尖叫出声,惊动了院内众人。

    “太子回来了。”看着满脸苦涩的李承乾,李二陛下含笑问道。

    “儿臣见过父皇,见过众位叔伯。”既然跑不了,那就只能面对。

    不过李承乾明显低估了老货们的不要脸程度,见礼之后没等直起腰来,程老匹夫的问题就到了:“小子,你且说说,为何老夫只记得三招?”

    “啊?!”李承乾被问的有些愣。

    老子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记得三招,书上那么写的老子就那么说,现在你这老货跑来问老子,那老子问谁去?

    再说,李二陛下已经公然宣称这故事是他写的,李承乾现在能说什么,说漏了怎么办?到时候老李的面子往哪里放?

    看着程妖精那张大脸,还有一对大鼻孔,李承乾突然想到了大话西游,电影里牛魔王一抖身子满身牛虱往下掉的场面。

    不知道老程一晃头,是不是会有大堆的鼻屎掉出来,将自己埋掉呢?

    越想越恶心,越想越可怕,急切间心思电转,脱口说道:“那是因为伯伯武技高强,已达无招胜有招的境界,而八八六十四路斧法经过伯伯整理,已经化繁为简,被精炼成三招。正所谓重斧无锋,大巧不工……。”

    感谢金庸,感谢古龙,感谢梁羽生……,这一刻李承乾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郭靖、杨过,6小风、叶开……等等全都穿越附体。

    一套无招胜有招的理论;一套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理论,听的宴席上众人瞠目结舌。

    秦琼等武将纷纷闭目沉思,房玄龄等文臣交头接耳,讨论李承乾的理论是否真实存在。

    李承乾说的很系统,条条框框,清清楚楚,让人无从辩驳。后世无数武侠迷们整理出来的东西,一时之间竟将大唐文武众臣唬的一愣一愣的。

    关键的问题是所有人都不相信这套理论全是一个9岁的娃娃总结出来的,所以最终一致认为李二陛下是天下第一高手。

    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也越来越佩服自家大小子编瞎话的能力,如果不是李承乾一直在强调‘我父皇说’,老李甚至都认为他说的是真的。

    程妖精二杆子脾气上来了,这老货打算放弃使了一辈子的铁槊,说什么也要回去打靠一柄83斤重的宣花大斧,而且还要不开刃的。

    这下可真要亲命了,如果这老货因为换兵刃,将来有一天挂在战场上,李承乾的罪过可就大了。

    不过面对老头子瞪过来的眼神,李承乾只能无奈的摊摊手,对老头子投以:‘您的手下怎么那么二’的眼神。

    李承乾毫无意外的被老李赶走了,只因一向老成持重的秦琼跑去试验‘唯快不破’了,这要是再让他胡说八道下去,指不定还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侥幸得脱程老匹夫魔掌的李承乾跑的比兔子都快,一个圈礼之后,拖着林晓晓直接闪人,直到离开‘兰若寺’好远之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老混蛋们太难伺候了,而且还不讲道理,这次如果不是凭借着那些是是而非的道理,只怕还真不容易混过来。

    “殿下,那个……。”一直跟在李承乾身边的席君买支支唔唔的,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怎么了?有事儿就说呗。”离开那群老货的李承乾心情不错。

    “那个,是不是真的一招练上一万次就能作到唯快不破?”席君买有一种打探别人**的感觉,所以问的声音比较轻。

    必竟武技这东西有很多不传之密,非嫡系不传,这样贸贸然的打听,总是不好的。

    “这你都信?”‘光头王’憨憨的问道。

    “陛下说的,自然可信。”老实的席君买点头说道。

    ‘光头王’从开始到现在,已经翻了半天白眼,席君买的话更是让他差点把眼珠子翻进天灵盖里。

    自从进了‘兰若寺’李承乾已经摸过不下2o次鼻子,对他十分熟悉的‘光头王’几乎可以百分百的肯定,那些理论是骗人的。

    “老席,其实你只要记住一句话就行。”李承乾也觉得有些无奈,一个两个都那么好骗,今后的日子要过啊,不骗他们太对不起自己了。

    “哪一句?”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李承乾缓缓说道,因为他一直坚定的认为,席君买就是个彪货,所以这句送他最实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