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3章 啸聚二
    大概是冷东西吃多了,大半夜李承乾蹲在榻上,抱着肚子直哼哼,最后惊动了林晓晓,小丫头从自己房间跑过来给他揉肚子,结果揉着揉着两人揉一块儿去了。

    结果第二天,缠绵于床榻的李承乾果断的被大妹丽质堵在了床上。

    看着红着脸跑出去的李丽质,李承乾尴尬的从榻上爬起来,拍拍藏在被中的林晓晓,搓着有些粘的左手,开始进行起床工作。

    至于手为什么会粘……,那是因为长时间抓着一只‘兔子’,捂出汗了。

    “大妹,这么早跑来有事?”一翻忙碌,收拾停当的李承乾终于有时间把李丽质揪过来问话。

    “臭大哥,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李丽质皱着漂亮的小鼻子气鼓鼓的说道。

    迷茫中的李承乾扯了扯耳朵,努力的回忆是否有忘记什么事情,然而,最终却什么都没想起来。

    “踏青,踏青……。”小丫头看李承乾装糊涂,几乎是跳着脚在喊。

    猛的一拍脑袋,总算想起来了,早就答应过大妹会带她出去玩,结果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全都忘到脑后去了。

    “去,必须去。叫上小泰、小恪、襄城、豫章,我们一起去。”李丽质都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让李承乾连忙拍着胸口保证。

    “二哥、三哥他们一早就出去啦,谁像你这么懒。”对于李承乾爽约,小丫头一直很生气。

    “都出去了?”李承乾有些愕然。

    “当然啦,来找过你三次,每次侍卫都说在睡觉,后来实在等不急,他们就先走了。”李丽质用极快的语说着,恨不能现在拉起他就跑。

    早饭看来是吃不成了,李承乾心中叹了口气,拍拍李丽质的头说道:“行,咱也马上出。”

    “别拍我的头,都长不大了。”李丽质嘟起小嘴说道

    在李丽质的不断催促下,仅仅用了一刻钟,李承乾就带着林晓晓坐上了自己的马车,由‘光头王’和租来的席君买驾车,出了‘兰若寺’。

    因为席君买是李承乾答应李二减五天假换来的,所以他坚定的认为老席是租来的。

    马蹄嘚嘚,伴随着李丽质不断的催促,天近晌午的时候,李家兄妹方才赶到约定的地方。

    然后等着他们的却不单单只有李泰众人,还有另外一群人站在对泰等人的对面,而且双方好像是在对峙着。

    “小恪,小泰,怎么回事儿?”车到近前,李承乾没等‘光头王’扶他,直接就从车上跳了下去,朝脸色有些红的李泰等人走了过去。

    李承乾没到场之前,李家兄妹自然以李恪、李泰为主,所以有什么事自然要问他们两个。

    “见过皇兄。”李家兄妹几人没有人回答李承乾的问话,反而以见礼为先,该死的皇家教育,这是要急死人么。

    “免了,到底怎么回事?”看着对面另一群人满脸的戏谑,李承乾自然不会认为对方是来欢迎自己的,所以再次追问道。

    “皇兄,他们非要让三哥和四哥作诗,还说如果作不出来就是怂包,还说……。”自幼在长孙身边长大的豫章不等李泰等人说话,就第一个跳出来,小嘴不停的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小豫章说的凌乱,但李承乾好在有着2o多岁的灵魂,连听带猜也知道了一个大概。

    对面一伙十多个十来岁的小娃娃大都是五姓七望的王家子弟,还有几个是崔家和郑家的,因为在家中听了大人之间的聊天,知道家里和李承乾有些龌蹉,今天偶遇李家兄妹出来踏青,便跑过来找茬。

    然而还没等李承乾再次开口,对面一个大概13、4岁的家伙就抱了抱拳说道:“见过高明兄,久闻高明兄聪慧过人,不知最近可有何诗作问世?不如说几让我们兄弟几个长长学问如何?”

    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了近一头的家伙,李承乾咂咂嘴朗声说道:“某亦久闻五姓七望同气连枝,小觑天下英雄,视天下人如无物,今日一见知果然名不虚传。”

    言罢,不也等对方说话,扭头对身旁的李恪、李泰说道:“小恪,小泰,今天大哥给你们上一课。”

    “皇兄,什么课啊?”李恪小声问道,李泰也同样好奇的看着李承乾,准备听他怎么说。

    “真理只在刀剑范围之内!”李承乾一字一顿的说道。

    然后就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将手指放入口中,同时,一声响亮的唿哨在灞水之畔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声声唿哨开始从不同的方向响起。

    在场的李家兄妹以及王姓子弟脸色霎时全都变了,只不过李家兄妹是兴奋,王姓子弟是惨白。

    一枝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李承乾的一声唿哨及四周此起彼伏的回应,让所有的娃娃都同时想起,李二陛下故事中这句顶顶有名的话,其闻名程度不下于‘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

    可见由李承乾添油加醋,李二陛下斧正的隋唐演义,对这帮无聊的大唐纨绔们影响到底有多深。

    经常和李承乾在一起混武勋子弟甚至还专门和李承乾学习了怎么打唿哨。

    就在王家一众人等互相以目示意,是否要走的时候,急骤的马蹄起从附近的柳树林中响起,紧接着几匹高头大马就从树林中冲了出来。

    “高明贤弟,为兄来也!”带着几个弟弟溜弯的程处默和程处亮兄弟俩到的最快。

    然后……。

    “高明贤弟……。”“高明贤弟……。”

    时间不长,尉迟宝琪、长孙冲、李思文等等一众纨绔齐集一堂。

    “高明谢过几位哥哥。”李承乾双手抱拳言道。

    这段是从水泊梁山里摘出来,混进隋唐演义里一起说的,因为这样讲话比较有义气。

    好汉不吃眼前亏,郑家和崔家的几个小子早在程家几个小妖精赶到的时候就闪人了,现在场中只留下一众挑起事端的王家兄弟。

    而王家兄弟这会儿也没了刚刚挑衅时的气势,全都两股颤颤,有种遇上山贼的感觉。

    再看李家兄妹,完全是另一番表现,全都露出满脸的兴奋之色,恨不得能亲身加入进去,奈何不会打唿哨,好汉们不收。

    “不知高明贤弟招唤我等所为何事?”长孙冲故事听的最多,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见了李承乾连表弟都不叫了,直接就是以贤弟称呼,当然,有时候也叫盟主。

    “某之弟妹无端遭此几人欺辱,还望几位哥哥施以援手。”看过后世太多电影电视剧,在大唐李承乾完全就是个演技派。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再说,王家子弟自然是凄凄惨惨戚戚,而他们带来的护卫们更是让李恪、李泰等人不忍直视,几个女孩干脆跑回车里,不敢再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