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2章 啸聚一
    老钱在负责石炭司的事务,没少得到李承乾面授机宜,所以石炭司的正真运作方式,以及记帐方式就连户部那些官员看的都不甚明了,更不用说那些只读四书五经的御史。

    至于其他他武勋贵族,虽然有子弟在司里挂名,但却从来没人到司里去过,只是每月从司里领钱而以。

    所有看过帐册的人都对石炭司彻底放弃,认为这个衙门只是李承乾搞的一个玩具,主要是李二陛下为了锻炼太子能力而设的一个衙门。

    原本一个很好的赚钱买卖,现在却**作的一塌糊涂,不少人心中惋惜的要命,其中尤以王家为甚。

    胡思乱想瞎琢磨,不知不觉间倦意上涌,趴在榻上的李承乾也在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是夜梦中春光无限好。

    待到次日醒来,已是清明四天假期的第一天,睡到自然醒的李承乾终于摆脱了脑晕脑涨的感觉,恢复了生龙活虎的状态。

    老钱已经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不过没关系,作为宫中老人,他已经习惯了等待。

    “老钱,矿山上那几座烧石灰的窑洞弄好了没?”一边洗漱,李承乾一边问老钱。

    虽然不甚理貌,但总比让他在外面等着强。

    洗漱时与人说话是不礼貌的,那么洗漱时让人在外面等着就礼貌了?这种能操不能扣的作法简直让人深恶痛绝。

    “老板,已经弄完了,石灰已经烧了好几窑了。”钱管事老老实实的回答,却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叫李承乾老板(咱中国古代都是叫掌柜,不叫老板,所以这是新名词)。

    “你烧那东西干什么?”刚刚在林晓晓的伺候下把脸洗完的李承乾愕然问道。

    “啊?”老钱一时间对李承乾的问题理解不上去,显得有些迷惑,这石灰窑不烧石灰烧什么?难道还能烧人么?

    “那窑我还有别的用处,回头赶紧清出来。”拾到完了的李承乾顾不上吃东西,就扯着老钱到一边说话。

    他现在总算知道历史上些皇帝宠信宦官的原因了,这帮人最大的好处是听话,至少表面上听话,让干啥就干啥,从来不会说三道四,指点江山。

    回头再看看老李同志安排在他身边的人,太子詹事、太子洗马、太子侍读、太子……。人不少,

    可是这些人大都读书读傻了,一个个就像卫道者一样,只要有一点不符合他们的执政理念,就会直谏、死谏,常常搞的人下不来台。

    两相比较之下,那些高高在上的君主自然喜欢宦官,不喜欢那些忠耿之臣。

    不过这些念头只是在李承乾的脑中一闪而过,并没有思虑太久,他必竟接受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式教育长大,意识形态和历史上那些帝王是不一样的,而最主要的是他了解历史的走向。

    石灰石和煤粉的配比李承乾是不知道的,所以只能说个大概,其它的要等钱管事回去安排人试验。

    粉碎是个简单的问题,多找些人砸就是了。

    转窑太麻烦,李承乾只知道的并不比配比多,具体是个什么样子也不了解,所以还是要钱管事回去试验。

    所以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都是在‘可能、大概、也许’中度过,老钱手中的纸也记了很多的‘可能、大概、也许’。

    最后老钱走的时候还是一头雾水,对于怎么烧水泥完全没概念,只知道小‘老板’要试制一种新东西,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搞定了老钱,李承乾还要准备其它东西。马上就是清明,到了踏青的时候,大妹已经催促过好多次,问什么时候带她出去玩,现在再也拖不过去了。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诗人想的挺美,不过现实情况却是决不允许的,身为大唐太子更不能知法犯法。

    所以宰牛这事儿别想了,还烹羊吧。

    中午用过午膳之后,先和是‘光头王’出宫,去秦琼那里将薛仁贵借出来,然后又一起去西市定下十只羊,待清明之后第二日送到龙原。

    东市的香料铺子也是必须要去,没香料烤出的羊肉不好吃。

    至于酒……,还是别提它了,头疼着呢。

    忙忙碌碌的一天,等到晚上回宫,又借着去长孙那里请安之便,跟李二借了席君买出来,这下子‘哼哈’二将算是凑齐了。

    只是在借席君买的过程中,李承乾试着跟老爹打听了一下,老薛和老席之间谁更厉害一些,得到的答案是没法比。

    继续问,被老李同志告知,席君买靠的是股子狠劲,而薛仁贵靠的是个人武力值。如果不拼命,席君买干不过老薛,反过来老薛不一定能干过席君买。

    事后回想一下,还是老李同志会说话,骂人都不带脏字,非要把彪说成狠。

    少年人都大都羡慕长辈的英雄事迹,所以不管是程妖精家的几个小妖,还是李绩家的李思文,就连魏黑子家的老三叔琬、老四叔璘亦是对瓦岗聚义情有独钟。

    是以‘武林盟主’李承乾中午时分大撒英雄贴,广邀‘武林众豪杰’清明之后第二日啸聚龙原得到了一致好评,‘兰若寺’中回贴成堆,被邀者无不纷纷响应。

    这是李承乾给李二陛下讲故事的后遗证,开始的时候从未想过老李会拿出去吹嘘给那些老部下听。但后来老李没事儿总是‘催更’,上朝更是经常听程妖精大吹法螺,说自己的神仙斧法如何厉害,这才知道老李不地道,早把故事说的满朝皆知。

    现如今朝中这些大臣子弟那个不知,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的秦琼秦叔宝;杀奔雁门,日抢三关,夜夺八寨的尉迟恭;劫黄杠,反山东,立瓦岗的程咬金……

    好在李承乾说到程妖精探地穴之前及时收住了嘴,没说出后来的三年混世魔王,程咬精当皇帝那一段,否则老程只怕没心思吹牛。

    有了这个引子,一众纨绔们自然对啸聚一事份外上心,一有机会必然想应,而且还纷纷自己起了一个牛逼的外号,唯独李承乾的外号没变,是众人公认的‘睚眦必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