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80章 后遗症
    是日,李承乾酩酊大醉,怎么回的宫都不知道,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十分。

    “殿下,您醒了?”林晓晓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李承乾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肯定是她。

    有些时候李承乾甚至在想,这丫头是不是不用睡觉?

    “拿点水来。”喉咙火烧一样疼,李承乾的声音有些嘶哑。

    待一碗水喝完,李承乾抱着脑袋呻吟着倒下去,头疼的要炸开一样,好像里面有十七、八只孙悟空在跳。

    “殿下还是起来吧,陛下要您醒来过去一趟呢。”林晓晓眼中闪动着八卦的神彩,似乎有无数的问题要问,只是碍于李承乾现在的状态,没有说出口。

    李承乾从心底出一声哀嚎,痛苦的从榻上爬起来,用留恋的眼神看了一眼柔软的枕头,无奈的开始了洗漱、更衣。

    不想被弹劾大不敬的话,他就必须快一点,谁让皇帝老爹谁都惹不起呢。

    头痛加上胃难受,索性饭也不吃了,换好衣服之后,李承乾就迈出丽正殿之旅的第一步。

    丽正殿里人不少,看样子应该是在议事,李承乾进去之后先给老李问安,然后又给各位大佬问安,整的跟磕头虫一样。

    不过让李承乾看不明白的是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说不清那些眼神中的含义,不过总的来说应该是好奇和赞许居多,只是岑文本的眼神好像有些尴尬。

    想不明白就不想,李二也没给他多想的时间,见礼完毕就把他叫到身边,和声问道:“太子,丹丘生是谁啊?”

    “啊?!什,什么丹丘生?”揉着涨的脑袋,李承乾迷迷糊糊的问道。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这岑夫子,朕知道你说的是岑文本,可这丹丘生指的是那个?”看李承乾的样子李二也知道他是宿醉未醒,喝多过都知道那是啥感觉,所以也没有责怪他。

    将进酒?李白也穿越了?李承乾现在脑袋里面就是一片空白,虽然他很想告诉李二陛下,岑夫子不是岑文本,但是仅存的理智还是告诉他,最好是闭嘴。

    不过他坐在那里瞎琢磨却忽略了他老子的问题,搞的李二很是下不来台,脸色开始越来越难看,慢慢有暴走的趋势。

    最后还是长孙无忌看出李承乾在走神,趁着李二火之前开口问道:“昨日下午太子可是去了尉迟恭家中?”

    “是的,去了。”这个问题简单,李承乾还能想起来。

    “可在尉迟将军家中饮酒?”长孙无忌继续问道。

    “呃,饮了一些。”两个问题之后,李承乾魂被叫回来不少,余光瞥见李二难看的脸色,心中暗叫不好,长孙皇后可是明令禁止自己喝酒的,看来这回要完犊子。

    “那殿下可记得饮酒之后作过一诗?”孔颖达老头子这会儿也插话进来凑热闹。

    “呃~,这个不记得了。”李承乾摇摇头说道。

    “真不记得了?”李二的声音在李承乾身侧响起。

    “真,真不记得了。”李承乾支支吾吾的说道。

    现在他已经大概能记起来了,昨天喝毛了之后,却实是酒疯吟了一诗,如果按老李的提示来说,定然是李白的《将进酒》无疑。

    可现问题是,如果李承乾记得这事儿,那就必须解释丹丘生是谁。所以与其解释不明白,不如干脆说忘了。反正这事儿死无对证,只要自己咬死了不记得,谁也没招儿。

    “不记得就算了,陛下,太子年纪还小,一次喝了那么多酒忘些事情也是正常。”到底还是亲舅舅长孙无忌,眼见李承乾离挨揍不远,立刻出言为他开脱。

    “哼,逆子。”老李狠狠瞪了李承乾一眼,抬了抬手,最终看李承乾委屈的样子,还是没落下去。

    “可惜啊,殿下是在对牛弹琴,一千古名诗,那尉迟老匹夫竟然只记得七八句,唉……。”李承乾抵死不认帐的行为让魏黑子无奈的摇摇头,不断的埋怨尉迟恭是个笨蛋。

    “那老匹夫练武练坏了脑子……。”长孙无忌附和道。

    “可那老货非要到我等前面显摆,说是太子写给他的,真是老不羞,诗里那一句提到他了,分明是写给文本的。”房玄龄接过长孙无忌的话头说道。

    “唉,只可惜这等千古名诗,我等无论如何都无法补全了。”

    李承乾从在一旁,目光在这些大佬身上扫来扫去,却根本不去接话,脸上也是一脸无辜,任凭一帮老货如何激将也没有露出一丝异色。

    直到最后,老家伙们见李承乾实在是油盐不进,确实榨不出什么油水,才不得不一个个告辞离去。

    “说说吧,全诗是什么,别拿忘了之类的词来忽悠朕。”等众人都走了,李二陛下命人将白绢铺好,手提狼毫,乜着李承乾说道。

    “儿臣真是忘了。”

    “一句一天。”

    “父皇还差几句?”李承乾知道,‘一句一天’的意思是写出一句放假一天,当下眼睛一亮,出言问道。

    “屁话,朕如何知道你写了几句?”老李瞪眼说道。

    “呃~,那,父皇知道几句?”李承乾知道自己问的有问题,便换了一个问法。

    “都在那纸上写着呢,你自己看吧。”李二向边上指了指。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君不见,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千金散尽。

    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乱七八糟,写在纸上的几句残诗,看的李承乾眉头直皱,暗道这尉迟老货就特么记得喝酒了,和酒有关的本基上记个八、九不离十,无关的……,全忘了。

    “一句两天。”伸出两根手指,对着李二比了比,李承乾向后退了两步说道。

    刚刚数过,连半句都按一句算,也才15句,一天一句有些亏了,早知道不如写《长恨歌》,那个可以休一年。只是这个想法也只是在他脑子里过一下而以,一个丹丘生就让他不知道怎么解释,如果是《长恨歌》,只怕除了被解剖,就没别的路走。

    “一天,否则回去抄书,你自己算算最近犯了多少事,抄书要抄到什么时候。”李二陛下头都没抬,就否决了李承乾的提议。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