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7章 得与失
    李承乾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摆脱了程魔头的纠缠,揣着一颗流血的心,回‘兰若寺’等着有人来找自己去‘宜令听讼’。

    结果他等的人没来,却等来了舅舅长孙无忌。

    “承乾,见过舅舅。”见到长孙无忌,李承乾有种见到救星的感觉,连忙上前见礼。

    “臣,见过太子殿下。”虽然是甥舅关系,但该有的礼数长孙无忌一样不缺,可见其性格中的谨慎。

    李承乾这次没有再说什么,反正拦也没用,不如随他去。

    “你在等人?”双方落坐之后,长孙无忌见李承乾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由问道。

    “不瞒舅舅,承乾正在等着人来通知我去刑部呢。”长孙无忌知道李承乾有那道‘宜令听讼’的诏书,所以他也没解释为什么要去刑部。

    长孙无忌用看怪物的眼神瞅了李承乾半天,直到把他看的坐立不安后,才皱眉缓缓说道:“你不知道想要‘宜令听诵’需要去尚书省当值么?”

    “还要去当值?”李承乾有些惊讶的问道。

    长孙无忌咂巴咂巴嘴,这个外甥还真是个奇葩,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

    亏自己还以为他是想明白了,主动放弃和王家的争斗,躲回宜秋宫来生闷气,特意跑来安慰他。

    谁知这混小子竟然是不知道规矩,才跑回来的。

    不过长孙想归想,口中还是问道:“你真想杀了那王怀理?”

    “我杀他干嘛?一个弃子,就像曹操说的,鸡肋而以。”李承乾正言不讳的说道。

    他现在很想争求一下长孙无忌的意见,看看这事儿办的到底对不对。

    “嗯。如此也好。”长孙无忌高深莫测的点点头,自言自语道。

    “舅舅,我这事儿到底办错了没有?”李承乾一脸紧张的追问。

    史书记载长孙无忌一生对李家皇朝尽心尽力,所以李承乾还是比较相信他的。

    半晌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长孙无忌才组织好语言,开口说道:“承乾,很多事情不是用对与错来衡量,你现在所作的一切都是在展示你的能力和性格。”

    “如果这次你放弃追究王怀理的事情,会给朝臣留下一个知进退,懂取舍的印像。如果你不放弃,那么就会给朝臣留下一个执着,霸道的印像。”

    看着略有所悟的李承乾,长孙无忌接着说道:“对与错是相对而言的,所以你不必过份的纠结一件事情的对错。对于你来说,重要的是得与失。”

    说到这里,长孙无忌的语气略略加重了一些:“和王家打擂台,你可能得到石炭的控制权,但你同样失去了王家的支持,这其中的得失需要你自己去衡量。现在,你明白了么?”

    明白了么?不明白,李承乾现在很想知道如果自己衡量不出来的时候应该怎么办,所以他自然而然的就问了出来。

    结果他得到的答案是:等。

    如果不能衡量出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那就等着或者拖着,拖到想明白了为止。

    话说的这里,基本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长孙无忌借着要看妹妹的名义从李承乾的‘兰若寺’离开,留下他自己一个人继续琢磨。

    作为一个臣子,有些话他不应该说,可作为一个舅舅,该说的必须要说,长孙家现在和李家已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王怀理不出意外的被释放了,这背后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利益交换,不为众人所知,但表面上看,王家完胜,李承乾完败。

    不过李承乾除了在听到钱管事送来的消息之后,臭着一张脸让他滚蛋之外,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反而事后显的有些高兴。

    “殿下,如果您生气就火,千万别弄坏了身子。”林晓晓看着李承乾吃掉了比以往多三分之一份量的饭食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道。

    “我生什么气?”李承乾有些奇怪的问道。

    “就,就是王管事说的事情,如果您生气就把火出来,千万别憋着,糟践自己的身体。”对于李承乾多吃了半碗饭的事情,林晓晓一直耿耿于怀。

    不料李承乾却反过来问了一句:“我应该很生气么?”

    “当然啦,钱管事不是说了么,坊间都是传言说殿下,殿下……。”林晓晓犹豫着要不要再把钱管事说的话复述一次。

    “你都说了是传言,既然是传言那就不要信了,人家付出那么多辛苦,你还不让人几句牢骚?”不等林晓晓把话说完,李承乾就打断的了她的话。

    “啊?”林晓晓没有理解李承乾话里的意思,脸上满是迷茫。

    “我问你,矿山现在在谁的手里?”李承乾心情似乎不错,一点点的给林晓晓解释着。

    一个下午的时间,在长孙无忌的启或者说引导下,他想明白很多东西。

    “当然是在殿下手中。”林晓晓肯定的说道。

    “那整件事我们付出多少?”李承乾又问道。

    看林晓晓摇头,李承乾伸出一根手指,接着说道:“只有一句话,我们只说了一句‘王家意图谋反’。”

    不等林晓晓反应,李承乾又说道:“可王家呢?他们动用了多少资源?让刑部尚书帮忙不需要代价么?让其他朝臣闭嘴不需要代价么?被连降三级的家伙不需要安慰么?”

    林晓晓有些懵懂的点点头,听李承乾继续说道:“可是最终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一切只是又回到了原点。”

    说到这里李承乾闭上了嘴,没有继续往下说。他很讨厌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可现实却逼着他不得不这样作,这就是身在帝王家的悲哀,总会有人在背后推着你不断的向前,向前,再向前。

    李承乾不在乎、也不关心坊间评论,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王家放出来恶心他的话而以,只要朝中那些大臣不这样看就好。

    就像后世草民对油价的评论也不少,最终结果是该涨就涨,什么都没耽误。

    他现在关心的是那个被刑部革去军籍的校尉,那个叫席君买的校尉,不知道明天‘光头王’能不能把人给带回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