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70章 狗血的事情
    在林晓晓的房间厮混了一夜的李承乾搓着两只小手,打着哈欠去上朝了,房间中留下姑娘羞红着脸躲在被子中不肯出来。

    一整晚时间,除了该作的,李承乾已经把不该作的差不多都作了,弄的林晓晓哼哼唧唧半个晚上,结果他自己难受不说,小丫头也不得劲。

    所以天刚刚放亮,李承乾就被小丫头弄醒,费了很大的力气把他抓在小兔子上的手拿开,再哄着他更衣洗漱,最后还是没赶上吃饭。

    朝堂上还是一如往惜,该睡觉的睡觉,该挖鼻孔的挖鼻孔,又是一个无聊的早朝,李承乾睡眼朦胧的瞥着属于王家一系的朝臣,心中更加期待着明天的早朝。

    等早朝散朝的时候,李承乾一反常态的跑到了秦琼跟前,施了一礼后说道:“秦伯伯,今日可否让仁贵陪小侄出去走走?”

    “殿下可是有什么事情?仁贵现在可是忙的紧,手下士足需要操练,其他各部将官需要熟悉,事情多的很。”秦琼没有答应,可也没有否定,只是询问李承乾找薛仁贵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前几日小侄和仁贵一起去了城外的一处油坊,帮着乡亲作了些事情,现在乡亲们要请小侄和仁贵吃顿便饭,所以……。”面对这些老爹的老部下,李承乾知道拿出太子的架式根本没用,唯一有用的就是实话实说或者嘻皮笑脸耍无赖。

    没办法,这帮老家伙资历太高,李承乾的小身板斗不过,拿出太子的架式只怕这帮老货还真不见得能搭理他。

    “嗯,也罢,言而有信是好事,你让人去营中找他去吧,就说我给他一日假期。”秦琼是爱才之人,薛仁贵的能力更是得到他的承认,能让这个得力的部下和李承乾搞好关系,也是一个不错的事情。

    就像当初他们这些天策将军和李世民这位天策上将的关系一样,现在看李承乾什么事情都惦记着薛仁贵,秦琼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他们当初在秦王府的一些事情,对李承乾的要求也就顺口答应下来。

    “谢过秦伯伯。”得了秦琼肯,李承乾乐颠颠的跑了。

    和那郑老头约好了今天去他那吃牛肉,那就吃他一个狠的,总之不能让那老头子平白算计了。

    老马,破车,老薛陪着‘光头王’一起坐在车辕上,将车箱留给李承乾独自享用。

    恢复了原本姓氏的春晓已经叫林晓晓了,而且还成了李承乾的小老婆,这事让李承乾觉得挺对不起老薛的,思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带林晓晓出来,省得见面尴尬。

    不过老薛却好像忘了林晓晓一样,必竟他现在也只有14岁,而且自打进了军营,得了一个郎将的头衔之后,更是如鱼得水,恨不得将立刻提着方天画戟奔赴边境。

    在唐代兵制中,十六卫每卫下设五府左右,每府4963人(按左右卫大概推算)设中郎将一人,左右郎将两人,所以老薛的官职如果按手下人数算来应该相当于现在的副旅长。

    等将手下从都尉到伙长,那些欺他年少的兵痞打服之后,老薛更是开始了他和李承乾讨论了一夜的练兵计划。

    所以忙碌的老薛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惦记老婆的事情了,可以说除了睡觉,天天都混在操场上,将那些老兵痞们训的苦不堪言。

    而且这一次要不是李承乾让‘光头王’去找他,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只怕他都不会出来。

    时间在李承乾和老薛、王成虎对练兵心得的讨论中飞快流逝,感觉没聊几句,老薛还有一大堆的问题没来得说,马车已经到了那个没有名子的小村子。

    按照前几日约定的时间,李承乾他们这次来晚了,因为找薛仁贵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现在已经是午后时分。

    小村子里此时已经乱成一团,人喊马嘶,哭泣声、喝骂声、乞求声不绝于耳。

    一辆两匹马拉的大车停在村口,车上放着两匹丝绢,整辆车将李承乾他们进村的路全部堵死。

    不远处正有七八个家丁手里拿着棍棒吆喝着往外拉一头健牛,只是牛腿有些瘸,走的很慢,时不时会被那些穿着黑衣的家丁揍上一棒子。

    郑老汉此时也没了前几日在李承乾面前表现出的平淡,哭丧着脸跟在一个类似管事的后面不断乞求着。

    更远的地方一个壮汉倒在地上,身体下面不断有血渗出来,壮汉的身边跪着一个妇人,正在不断的哭嚎着,就连身边的娃娃也顾不上。

    看到眼前的一幕,让李承乾想到了(城管大队?错了,这是历史类,不是都市类)《卖炭翁》,总算是知道什么叫作:豪奴驱将惜不得。

    伸手将双拳紧握,就要冲上去的老薛拉住,在老薛疑惑的目光中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就当先迈步绕过那辆大车走了过去。

    待到距离那几个家丁十多步的时候,在几个家丁上下打量的目光中,一股子暴虐的情绪在老薛心中激荡,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当下一声暴喝:“站住。”

    可老薛没想到的是,那几个家丁打扮的人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赶着向他们这边走了几步,直到离他们四、五步远的时候,才站了下来,用戏谑的目光打量了三人一会儿。

    一个吊着眉的家伙才冷笑着说道:“哟呵,这是谁的腰带没系紧,跑出来你们几个?”

    此话一出,老薛和王成虎当时眼珠子就红了,几乎同时将手按到腰间横刀刀柄之上,同时看了一眼李承乾,似乎只要他一声令下,就要把这几人斩于刀下。

    不过李承乾却不这样想,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一会把这家伙的满口牙全都打掉。”

    一下子搞死了好像太便宜他们,而且直接搞死他们好像后果也挺麻烦,必竟没经官府,就算是太子也没有权利当街杀人。

    刚刚开口说话的家伙已经从李承乾的话中听出一丝丝的杀意,心中哆嗦一下,偷眼看看薛仁贵和王成虎,估计了一下武力值之后,定报出后台震慑一下对方。

    当下有些色厉内荏的说道:“老子劝你们最好快点离开,莫要管我太原王家的事,这事儿决不是你们管的了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