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 第67章 又是无题
    春晓和王成虎默默的跟在李承乾后面,时不时的对视一眼。

    从丽正殿出来已经有近半个时辰时间,他们已经四次从‘兰若寺’门前经过,却始终不曾进去。

    “殿下,您在想什么?”当第五次走到‘兰若寺’门前的时候,春晓终于忍不住问道。

    想什么?老子想的东西多了去了,可惜不能说。李二在丽正殿对李承乾讲了不少的帝王心术,一堆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连问的地方都没有的事情。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慢慢收摄心神,李承乾看了春晓一眼,缓缓说道。

    “可是殿下,左面才是回去的路。”眼看着李承乾魂不守舍的就要往前走,春晓连忙将他叫住,指了指他们左边的‘兰若寺’。

    “这么快?”李承乾有些意外的说道。惹的春晓和王成虎再次对视一眼,纷纷暗自摇头。

    拍拍自己的头,李承乾决定不通就不想了,反正老李说过,他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去学习。

    抱着一种阎王爷操小鬼,自在一会儿是一会儿的心态,李承乾调整了一下心情,准备回‘兰若寺’享受自己为数不多可以自由支配的一个下午。

    现在的西池院已经到了天高三尺的程度,整个地面被挖下去接近1米左右的深度,而且工程还在继续,不断有轮岗的侍卫被抓进来开工,那此下了岗的则回去休息。

    总之二十四小时不停工的挖,李承乾不想去找他老子要人,所以只能自食其力,所有到‘兰若寺’执勤的侍卫,主要工作全都变成挖土。

    “殿下,差不多了吧?现在已经没有血腥味了,而且这挖的也太深了吧?”春晓看着眼前硕大的土坑愁眉苦脸的说道。

    “嗯。靠房子那边是差不多了。”李承乾点点头说道。

    然后扭头对‘光头王’说道:“老王,回头跟侍卫们交待一下,我们现在站的这个位置,要再挖这么深,房间那边现在这个程度就可以,整个坑底给我搞成斜的。”

    “喏!”‘光头王’点头应道。

    这个家就是这一点好处,交待什么就办什么,从来不问原因。

    “殿下,挖这么大个坑是要作什么啊?”王成虎不问,不等于春晓不问,这丫头现在就像一个问题少年一样,什么都想知道。

    “我要修个戏水的池子,马上就要到夏天了,没水怎么行。”李承乾笑着说道。

    上一世他可是游泳好手,小时候家住农村的时候,村头就有一条河,李承乾少在里面折腾,虽说不能河底摸鱼,但从河里摸上一两只河蟹还是能作到的。

    然而奈何现在八百里秦川基本全是旱鸭子,李家上下更是这样,找遍整个皇宫,除了那些河花池、养鱼池,李承乾就没见到过一个有水的地方。

    看着眼中闪着疑惑的春晓,李承乾并不打算多解释什么,轻轻摇摇头,挠挠后脑,转身就向外面走。

    和春晓讨论游泳池的问题,让李承乾想到一件重要的东西,没这东西,游泳池就特么是个笑话。

    长安这地方全是土,李承乾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地面有3~12米的风积土层,土层下面才是石头。

    在一个全是土的地方挖一个游泳池如果四周不用水泥垒起来,用不了3天只怕里面就可以养泥鳅。人下到里面游一圈上来连特么汗毛都是黑的。

    “殿下,殿下,您干什么去啊?”李承乾自打从李二陛下那里出来,就一直不正常,春晓更是被他反常的举动弄的莫名其妙。

    “老王,让人去打老钱找来,就说我找他有事,让他快点过来。”春晓的话说原本打找去找钱管事的李承乾停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扭头对‘光头王’说道。

    李承乾现在整个人是蒙的,自从听了老李的话之后,他一直努力想要作到老李要求的那样,但有很多习惯上的东西根本不可能说改就改,所以造成了他现在极端反常的举动。

    “殿下,今天算了吧,您,您今天累坏了。”春晓话说的十分婉转,李承乾应该感谢春晓没说他精神病作。

    “我是不是看上去很不正常?”坐在椅子上的李承乾长长的出了口气。

    ‘光头王’已经安排人去找钱管事了,李承乾此时也回了休息的地方,回想从丽正殿出来之后生的每一件事,李承乾有些无奈的问春晓。

    “嗯!”春晓和‘光头王’同时点头。

    “好吧。”一瞬间,李承乾觉得自己特别苦逼。

    人家传穿越想干啥干啥,自己传穿越就变成了让干啥干啥。

    理想中的纨绔生活离自己越来越远,这样下去穿越者的脸就特么被自己丢光了。将来死了还有何脸面去面对那些穿越的前辈们。

    时间在等待中一点点流逝,李承乾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着着老爹说的话,这么长时间他也慢慢品出了一些滋味。

    老李的意思应该是臣子只有谏言或者建言的权利,是不是要听,要不要去做,这都要看上位者的心思。

    如果反过来了,臣子可以挟持皇帝去作一些事情,那么这样的臣子和君主都是不合格的。

    一个下午的时间,李承乾只想到这些,更复杂的东西,就请原谅一个草根的智慧吧。

    虽然李承乾曾经是个喷子,而且将道理总结的井井有条,但身居高位之后就会现,很多事情和想像中是有出路的。

    孔老头直言敢谏是不错,但是谁能说他没有私心?而且难道按他的要求就能作一个合格的皇帝了么?只怕未必。

    了解一个人只有接触过才有言权,李承乾到了大唐这半年,接触过很多的朝臣,也现很多人和历史记载的并不一样,如果单单依靠后世的那些真真假假的历史来作为与这些人交往的依据,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思绪飞舞中,一直到了撑灯时分,春晓的声音将李承乾的思绪打断:“殿下,钱管事来了,在外面候着呢。”

    “让他说说理由,为什么现在才到,说不清楚,就站外面等着吧。”李承乾抬眼看看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色,沉声说道。
龙8国际